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玄幻奇幻 → 零之子霍光宸完整版

零之子霍光宸完整版

零之子霍光宸完整版

安非他命Nine

连载中免费

现代科幻漫画《零之子》正在火热连载中,地球上的大学生霍光宸与从光年之外降临的王子芚会有怎样的爆笑故事,该漫画改编自作者安非他命Nine所著同名小说,主角是霍光宸,讲述的是跟千万个普通家庭一样的霍光宸终于找到了人生中不一样的事物,遇到了来自外星的高贵王子并与之一起成长的故事。

445人气更新:2021/11/23

在线阅读

现代科幻漫画《零之子》正在火热连载中,地球上的大学生霍光宸与从光年之外降临的王子芚会有怎样的爆笑故事,该漫画改编自作者安非他命Nine所著同名小说,主角是霍光宸,讲述的是跟千万个普通家庭一样的霍光宸终于找到了人生中不一样的事物,遇到了来自外星的高贵王子并与之一起成长的故事。

免费阅读

  食堂挤挤攘攘,打菜大妈的叫喊和各种食物的气味混在在一起,总不会让人感觉好过。芚和霍光宸对坐而视,气氛十分凝重。芚难以置信,霍光宸居然要吃猪肉,这简直是对野猪的一种侮辱,在零星上可从来没人胆敢做这种亵渎神兽的事。霍光宸愤怒地解释这是家养的猪,两个人都在言语中极力想表现出侮辱对方的意思。

  同班的方索哭笑不得地劝他们俩不要吵了,霍光宸被好友拉住之后还是愤愤不平,不甘心地问:“你不吃肉吗?不吃的话我就拿走了。”

  芚道:“不要浪费蔬菜。”

  两双筷子几乎是在同时伸到对面的餐盘里,把对方不吃的东西夹到自己嘴里。芚微微诧异了一下,突然觉得霍光宸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

  下午的体育课因为学生证原本主人的身份,芚并不用去上课。他抓紧时间在学校里走动,感应王光物质的寄生之处。走过楼道的时候,芚突然感应到絜的气息。那种牵引着的感觉很近,到底在哪里?

  芚跟着感应急匆匆地转过拐角,却被一个人撞到了肩膀。芚下意识地扶住对方的肩:“喂你——”

  那一刹那浓重的黑暗铺天盖地,芚的视觉神经一疼,脑海里出现的地面上血迹斑驳,跪在地上的少年颤抖带着哭泣,脖子上有个豁口的男子不断溢出鲜血的唇角在低声喃喃。

  “对不起!!”

  芚被这一声惊得回神,眼前只有一个长相清秀的青年,神情惶惶而楚楚可怜:“对……对不起……你没事吧?!”

  “……啊,没事。”芚感觉到自己太阳穴上的冷汗,那里的血管仍旧在紧绷着跳动,“你……”

  对方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连连说着那就好,芚却知道自己刚才是绝对没有感知错的,那场景分明是——

  “喂,给我离他远一点。”

  芚转过身去,一身戾气的男子寒声发散着威慑力:“那是老子的猎物。”

  青年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般神色惊慌地躲在芚身后,芚神色平静地说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在对方上下打量的眼神中反问道:“是你吗?”在方才的记忆中鲜血淋淋的那个男子…

  把对方反手擒拿住的时候芚故意使用了能力窃取到少量记忆,汤丽人有点不满地从楼梯上下来:“你们在做什么?阿芚,允许你见习体育课并不意味着可以在上课的时间随便乱逛哦。”

  芚松开刚才在身下滔滔不绝骂脏话的人,点了点头:“知道了。”

  汤丽人叫另外两个人赶紧回教室,末了不放心地吩咐芚回去上自习,芚应了一声转头看向两人跑远的方向。

  絜的气息消失了,这样看来并不在刚才那两个人身上。

  那到底在哪里……

  芚返回教室,没多久就在座位上睡着了。他在学校里整整找了两天了,然而那一点点的信息残留并不足以让芚找到新的寄主,这会儿教室里十分安静,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洒落到芚的脸上身上,带来温柔的暖意。他本意是趴着休息一会儿,没想到竟然迷迷糊糊地睡死过去。周围传来隐隐约约的人声,直到被霍光宸一脚踹在桌角所带来的震动给完全惊醒。

  “喂,大少爷,起来!没听到上课铃声么!”

  芚终于捂着胀痛的额角冷冷地看了他一会儿。

  啊啊,真是个没礼貌的男人…

  夜晚的教学楼熄灭了全部的灯光,只靠月光氤氲而生的各种影子层层叠叠,随风而动显得有些渗人。

  芚在生物实验室里仔细确认每一张课桌上是否有光物质残留的信息,周围的铁架上摆满了玻璃罐,里面用特殊的化学药水浸泡着不同的被开颅破肚的小生物,门后甚至还有一个没有皮肤露着内脏和颅内的塑胶人体器材。

  窗外很吵闹,芚捏了捏眉心,还是走到窗边看了一下,校门口不算明亮的路灯下霍光宸在和两个男生吵吵闹闹。怎么又是他?芚无可不可地转过身,这不是现在他该关心的问题。

  他现在的状况绝对称不上好,体内残存的光物质在两天水米未进的前提下并不能支持他自身营养所需的氧、热和营养,那一刻背对窗外黯淡的光,芚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脚踝和小腿甚至有点颤抖。他下意识地伸手想撑在就近的课桌上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然而在视线模糊之中他误判了课桌离自己的距离,按在了并不十分稳当的椅背上,大部□□体顺势倚上去的下一瞬芚连同椅子一起“咕咚”地倒在了冰凉的水泥地面上。

  这简直是最糟糕的时候了,芚感受着疼痛和外面走廊上传来的动静,迷迷糊糊地想。

  “方索,你去医务室……救箱……”霍光宸打开门,“有……倒在里面了。”

  那声音随着霍光宸进来变得很清晰了,芚努力想要握紧双手给自己一点力气,然而指尖全是冷汗,颤抖得不像样,最终他只能勉强抬起眼。

  “……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芚同学。”霍光宸冷冷地走过来蹲下,那目光凌厉得像是要从他身上剜出什么东西,“不会是没力气讲话了吧?”语毕霍光宸竟然伸手捏住了芚的几缕发丝在指尖缠绕把玩。

  芚把呼吸控制得很小,他想这种样子居然被他看见,实在是太狼狈了:“……走开。”

  “喂……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霍光宸眼神一变猛然发力,竟生生拽着芚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来!

  两人目光相对的那一刻,芚眉心嫩白的皮肤上突然毫无预兆地浮现出一个印记!同一时间霍光宸的瞳孔也像芚一样,发出亮如灿金的光!刹那间他们周身的环境似乎变了,不再是阴冷的充满浸泡着标本的福尔马林气息,而是一种宛如置身于茂密森林,草丛微动石块嶙峋,澄澈湖面充溢着萤火点点的冷清。芚将对方惊愕的神情尽数收进眼底,周围的景象扭曲消失伴随着霍光宸下意识地松开了他,紧接着芚连你字都没能说完,对方的手却一下掐上了他的脖子!那力道越收越紧,芚仍是勉力伸手扣住了霍光宸的手腕。

  竟然是他……竟然是他!芚看着那透亮的,不属于地球人的楔形瞳孔与熟悉的线条,露出一点像是自嘲般的笑:“呵……终于找到了。”

  “你在说什么?”霍光宸深深地皱起眉,那模样看起来竟然颇令人生畏。

  “放开我。”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这两天滴水未进,没力气和你拼。”

  霍光宸愣了一下,盯着芚苍白的脸看了两秒,还是如对方所言低声道:“方索要回来了,解释先欠着。”

  芚任由对方将自己架起来。霍光宸是他的光物质转寄体,自己身为母体,哪怕不下暗示不用能力对方也会有种潜意识的服从,等将光物质取出来,他们就不必再有纠葛……谁还有心思管什么解释?

  腰上的手臂有种炽热的温度,芚被霍光宸搀扶着回了后者的家。皇室环境培养出的良好礼节让芚在看见汤惠人的时候想要打招呼,然而霍光宸并不给他开口的机会,迅速地用空着的那只手将他的校服领带外□□下来丢到沙发上,把人带回卧室一把扔在床上。

  芚还没从今晚的二次撞击中缓过神来,霍光宸已经阴着脸一手掐着他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一手不由分说地抄起床头柜上的矿泉水灌进芚的嘴里。

  温凉的水流流进食道的同时也猝不及防地呛进了气管,芚用尽全力一把将水瓶连同钳制住他的手一并推开,连从嘴角流出的液体滑进衬衫里也浑然不觉,只顾着咳得撕心裂肺。

  “啧,看来你还挺有劲儿的嘛……”霍光宸本来就焦躁着,芚推开他的那一下让他心里陡然升腾出一种暴虐的情绪,然而他看着芚连脸都咳红了,便默默忍住了冲动,只是把打湿了的外衣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工装背心。

  “……你,”喉管生疼,芚没办法压住那咳嗽,“为什么对我的态度差别这么大?”

  “因为我看到你就很心烦。”

  霍光宸一步一步地走过来,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压力让芚立刻双手撑在床上以保持平衡:“所以,你把我带到这里只是为了泄愤?”

  “你到底是什么?”霍光宸并没有回答他,反而缓缓地摩挲芚的侧脸,那神态仿若无比亲昵,“为什么我……”

  “……哼,不是你吧。”霍光宸再次滑落到芚脖颈上的手似乎没有任何威胁,只是温柔的爱抚而已。

  “让你心烦意乱的,是从我这里偷走的,”芚的双眸亮如灿金,眉心属于絜特有的丌印浮现出来,“我们零星人的东西!”

  “零星人?”霍光宸停了片刻,像是听见了一年份的笑料一般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哈……你的意思是你是外星人?哈哈哈哈哈……”

  芚知道霍光宸是不信的。不过那又如何,地球对于他而言也是外星,这世上无法解释的事情有很多,当做无稽之谈一笑了之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在霍光宸复杂的眼神中开始吃对方母亲做的蛋炒饭,芚在对方要求解释之后沉默了片刻,才嗤笑般道:“你以为我愿意沦落至此?”

  在学校里不眠不休地搜寻了两天光物质的踪迹,没有属于地球的钱币还真是件挺麻烦的事。芚回想起刚到地球时空气呼吸起来的艰难,“而且我还真是对贵国的环境大吃一惊。”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就是有能耐在这种环境中生存。”霍光宸一脸皮笑肉不笑,“唔?你刚才不也喝了水吗?”

  芚自己也愣了愣,他想起之前看到有男生打完篮球之后直接在自来水龙头那里喝水,很口渴的时候自己也趁没人注意尝试了一下,那种仿佛咬了生肉般的恶心不适感在他把自来水吐出来之后还持续了好一段时间,这会儿他也有点后知后觉的惊讶:“……嗯,好像这次没什么事……”

  看来只能和矿泉水么……霍光宸嘴角抽搐了两下:“既然对地球不满就赶紧回去……等等,这里有你的同胞在?!”

  “应该没有,我国对地球的记载还是挺久以前的。”芚漠然道,“而且,在你没还给我前,不能走。”

  “别把人说得像个贼一样。”霍光宸略不爽的指着他:“我没拿你什么东西。”

  “哼……”芚起身,故意压低声音:“那只不过是你以为罢了。”

  霍光宸警觉地看着芚起身向他走来。

  “在哪里?我的絜是从哪里进去的?”芚将手按在霍光宸胸口,“算了……不管从哪里进,最终还是会回到心脏。”

  芚的手温度要低很多,霍光宸不知怎么的没伸手把他推开,反而直愣愣地看着对方亮起来的瞳孔和再次浮现的印记。

  “mi goe herr, di ndo fyiderlo unlvirset…(我伟大的主啊,你的恩赐充满整个宇宙…)”芚用零星的语言吟诵着,地球人的心脏不在胸腔正中让他若有所思。霍光宸看着自己胸口与芚掌心相贴的地方冒出金色的光晕,像是他看过的动漫里的魔法。我什么都不知道,他要对我做什么?这个认知让霍光宸一下子怒了,几乎是立刻就要反抗了。

  然而芚不知从何而来的惊人的力气,竟然一把将霍光宸按倒在地,甚至撞翻了放着蛋炒饭的桌子,继续把咒语念完:“tlgiv mi mlo nvldeuhid, uest ivta mu hiuge! (请原谅我的愚昧,重新接受我的灵魂!)”

  金色的光晕汇聚成一个圈徐徐流动,光芒大盛的倏而竟然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小法术?……也不过如此嘛!”霍光宸叹了口气,“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哪知芚竟像是被激怒了,以闪电般的速度用手肘施力抵住霍光宸的喉咙,弹出一把折叠刀抵在脆弱的颈动脉边:“虽然不想承认被你这种人救过……既成事实,我就满足你一个遗愿吧。”

  霍光宸又惊又怒:“你他妈——等等!我还没想死呢刚嘲讽你是我不对——喂你别冲动啊!”

  “我根本不在乎你讲的话。”芚终于说了出来,“关键是絜无法取出,我只能尝试杀了你。”

  在霍光宸愤怒的眼神中芚俯身,将额头贴上霍光宸的:“你被寄生时的记忆我看到了,我可以作为母体传输影像给你。”

  仿佛共通的记忆内夜空中璨如流星的光物质划过天穹,冲入了霍光宸的体内!

  “永别了,我会好好安葬你的。”芚不再理会霍光宸的说辞和反抗,举起刀就要刺下去。

  他不会懂的。

  他怎么会懂,这个已经极度缺乏光物质能量的身体,再不进行补充的话……孰轻孰重一目了然,那背一条命又如何。

  “慢——慢着!”霍光宸勃然色变,冷汗立刻流了下来,“住手!!!”

  不能动。

  身体的每一寸肌肉每一块关节都像是僵住了,仿佛连意识都□□控了,握着折刀的手在不受控制地痉挛,芚痛苦地抽气:“你做了什么……放、放开我!!”

  霍光宸也是还没从惊怒交加中恢复过来,他下意识地抓过手机,定睛一看,自己的双眼有种异样的金色:“哈哈哈……好厉害……我是怎么做到的?”

  “取消它……”芚觉得自己的牙齿咯咯作响,没想到这辈子还会有被自己的絜反抗的下场,如果再不做点什么,他就要被这陌生的,如跗骨之蛆的阴冷逼疯了:“取消它!”

  “取消?等你杀我吗?”霍光宸又笑了起来,他以一种极其缓慢折磨的速度一根根掰开芚握着折刀的手指,不紧不慢地拿冰冷的刀面拍拍芚的侧脸,尖锐的刀尖擦着皮肤滑到喉结,“现在局势逆转了哦?呐,你被我控制了?”

  那笑容突然诡谲了起来,霍光宸在芚的注视下表情像是个十恶不赦的魔鬼:“真是有意思啊~是因为你说的那玩意儿吧?”

  正在这时,汤惠人敲门的询问让霍光宸一时分了神导致解除了控制,芚试图借机反抗,然而他再次被霍光宸一拳击中腹部而按在地上。

  “好险啊,差点就被发现了……对你可真是一点都不能大意啊。”对方贴在耳边的呼吸和声音如同对死刑的宣判,“我改变主意了。不想被送去做解剖实验的话,你就留在这儿做我的仆人吧。顺便好好教教我怎么用这东西。”

  桎梏在怀里的身体不再反抗,霍光宸就当他默认了,也就满意地放开了他:“反正你也没地方可去,就这样定了吧。我还……真是期待啊。”

  芚坐在地上的一片狼藉里,突然感觉地球人并不都像典籍里记载的那样:“……这就是你的真面目么?”

  “谁知道呢。”霍光宸转过身对他勾了勾嘴角,只可惜那笑容里一点笑意都没有。

  晨间枝头上的雀儿在打架。霍光宸心情很好,哼着小曲儿走进教室,芚默不作声地跟在他后面,教室里一片议论,走到座位上的时候芚发现自己的课桌上被写满了一些不堪入目的句子。霍光宸的脸色也不太好,然而芚一言不发地接受了。真是低劣,芚心想。方索看起来十分担心,便用手搭上芚的肩膀,芚只觉得眼前一花,他又看到了几秒其他的记忆片段,愕然挣脱开方索的碰触。

  霍光宸的询问芚搪塞了过去,他在对方表露出不知是否是真心的关心时冷冷地回敬了回去:“这就是地球人。”

  霍光宸无话可说。

  晚上再次回到霍光宸家,他的父亲也在。汤惠人出门买菜去了,芚在遇上光宸爸爸之前就被强行塞进了卧室里。他在门背后断断续续听见霍光宸和霍盾的争吵声,不想留一个并不相熟的人在家里长住不也情有可原么?芚甚至有点苦中作乐地想,如果真的不用待在这里,吃喝和远离光物质是一回事,最起码那他就可以不必时时刻刻都得挨着霍光宸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不大对头。对于父亲的严厉说辞,霍光宸肯定是会生气的,从门缝里偷偷看过去,他的身上似是有一层朦胧的影子,咬牙切齿的样子简直充满了戾气。

  那一刹那芚几乎是要以为,霍光宸已经开始受到光物质影响了。

  汤惠人提着菜篮开门进来的动静打破了父子僵持的局面,霍光宸仍旧面色僵硬,然而周身那股戾气立刻消散了,转瞬即逝就像是某种错觉。他下意识地将抬起的手改为抓了抓头发,搪塞了两句捂着胀痛的额角回到自己的房间。

  芚跪坐在地铺上,将储存空间里的行李提包拿出来,换下自己厚重的零星礼服。

  “你从哪儿拿出来的?之前也没见你背过包。”霍光宸坐在床沿,想起方才愤怒的时候似乎有个人在耳边对他蛊惑,差点令他有了想对霍盾动手的冲动,狐疑地打量着芚的动作,“喂,那东西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吧?”

  芚并不理会他,只是自顾自地将衣服一件件叠好。霍光宸看了他一会儿,起身从衣架上取下自己的短裤丢给芚:“你穿这个。”

  芚立刻就黑了脸:“这……这不是童装吗?!”

  零星约定俗成的是只有男性幼儿才会穿短裤,通常六七岁之后就会改穿长裤。对于成年的零星人来说,穿短裤只会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情,尤其是像芚这样的王室成员,如果有外人看到自己的腿,那是十分失礼的。

  “哈?!你家童装这么大尺寸?”霍光宸不耐烦道,“哪来那么多废话。”

  “没有成年人穿这个吧?”芚据理力争,“根本遮不住腿部!”

  霍光宸眼神晦暗不明,片刻后他冷冷地笑了笑:“叫你穿你就穿,我可不想自家床单被你的裤子弄脏。另外,你有权利拒绝吗?”

  芚一怔,低头咬咬牙,攥着短裤的手过度用力,连指关节都泛着青白。

  于他而言过短的布料堪堪遮过大腿根,霍光宸不知廉耻的目光还在他裸露出来的皮肤上反复逡巡,芚微微羞恼的同时,心下也十分复杂——霍光宸到底是想要怎么样,只是出于某种猎奇心理,为了羞辱、看他出丑,还是有另外不为人知的目的?絜一旦按照霍光宸的意思反抗他,又有多少的把握能在对方反应过来对他动手之前先下手为强,一击即中?

  这种屈辱,还要忍受多久?

  隔天汤丽人找芚谈了话,无非是对他课桌上被写了那些满是恶意的话表达了关心和会找出是谁做的并进行处理云云,芚不卑不亢地一一回答了,他已经在昨天的体育课上自己借工具清理过了,还顺便帮班上的女生搬了一些书籍教材。

  预备铃结束的同时学校广播提出了最近会严查近期部分学生结群欺负弱小的情况,霍光宸闻言问芚:“老师刚才找你干嘛?说上次那事儿?”

  “没什么。”芚不咸不淡地回答。

  霍光宸的表情似乎是忍了忍,还是继续说:“……这广播没准儿指的是你和那个被龙哥欺负的男生……”

  “龙……?”芚马上想起自己曾经看到的那个清秀男生的记忆,“你是说若崎吗?”

  “哈?你认识他俩?”霍光宸十分惊讶。

  “之前见过一面。”芚思索了一下,“说起来,他俩好像是青梅竹马……”

  “什么?!”霍光宸因惊愕而忘记控制音量,挨了训还差点被老师请出教室。

  芚为此感受到了一丝丝报复的快感。

  晚上回去的时候霍盾去朋友家下象棋,不用再一次冷场霍光宸简直松了口气。汤惠人习惯了,随口说了他两句,以一种母亲特有的,对儿子杀必死的撒娇请求方式让霍光宸出门去帮她买两张手机充值卡:“光宸,谢谢啦——妈妈爱你哦!”

  那是身为人母,对自己的孩子发自本能最为醇厚最为纯洁最为不加掩饰的柔情爱意。

  而那些遥远的,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画面像是死死缠绕生长进入心脏的荆棘,以记忆为养分,一碰就疼痛不止,鲜血淋漓。芚忍不住开口:“夫人……您需要帮忙吗?”

  “不用~芚,你坐那等着吃吧。还有,叫我阿姨就行啦,你那是什么称呼~听起来很生分呢。”汤惠人笑眯眯地转过头,她没看漏那一瞬间芚眼里流露出来的失落,还是个孩子啊,她想,“啊!我突然想起来,土豆还没洗,芚你能不能帮我洗一下呢?”

  芚欣喜道:“好的!”

  汤惠人充满温柔和鼓励地摸了摸芚的头,表扬他:“真是个好孩子~”

  芚在这时隔很多年的,温情的母爱下像是被迷惑了,笨手笨脚地在汤丽人的指导下放下戒心,开始第一次进厨房的新鲜体验,那份感激的心情让他连霍光宸什么时候回来了,又站在他们交谈的背影之后神色阴郁地看了多久都没有注意到。

  “你什么时候跟我妈关系那么好了?连中年妇女都勾搭啊?”霍光宸在临睡之前终于忍不住对此发表了饱含嫉妒和不爽的想法,“长得好看,走哪儿都受欢迎啊~”

  “我没有!”芚听后简直很生气,他不敢相信霍光宸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但比起自己的嘲讽他只是下意识地想说汤惠人很好,他只是对那份丝毫不含城府的亲近感到受宠若惊,“我没有勾搭她们!只是——”

  谁会喜欢他?那一刻芚想起他在母星上承受的一切,显而易见的阿谀奉承与笑里藏刀,不被看好的目光和背后的窃窃私语,大大小小的势力纠纷,人心叵测到只是一回想起来就脊背发凉,甚至他连本该最亲近的妹妹都不敢过多交流;“……况且……我根本就不受喜爱……”

  “被谁啊?”霍光宸转过头来,状似不经意地顺口问。

  芚惊觉自己说出来了不该说的东西,他赶紧逃避一般把自己埋进被子里,背对霍光宸表示自己不会回答:“我要睡觉了!晚安!”

  “哎!话才说到一半啊!”霍光宸顿时有种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的焦心,然而片刻后他只是盯着芚,慢吞吞地躺下,“真是的……你别忘了我为什么留你在这里哦,晚安。”

  芚不自觉地揪紧被子。要尽快……摆脱这被动的处境。

  “芚,妈妈离开一下。”艾蕾娜摸了摸年幼的芚柔软的发顶,“你要好好看家哦。”

  “是的,母亲。请您放心。”表情天真稚嫩而对将来还一无所知的芚笑容非常乖巧,艾蕾娜离开后他搬了个小凳子,满怀期待地守在雕梁画栋的门口。

  太阳光投射的阴影转了好几度了,年幼的芚有点昏昏欲睡,母亲好慢啊,他模模糊糊地想。

  “哥哥!”穿着小洋裙的隐从喷泉池旁边绕过来扑到他怀里,“嘻嘻!陪我去花园玩嘛!”

  芚有点小纠结——关于隐是不是偷偷跑出去玩了——他十分为难地看着自己疼爱的妹妹:“隐,我很抱歉,不行……母亲让我在这里看家……”

  隐嘟起粉粉的小嘴,肉嘟嘟的小脸泛着一层幼童特有的色泽,抱着芚撒娇的可爱模样让他差点就心软了:“就一会儿嘛~~”

  “等母亲回来后哥哥一定陪你去,你想玩多久都行,好吗?”芚摸了摸隐的后颈,尽力安抚妹妹。

  隐不开心地把一张小脸蛋皱起来:“这种事交给守卫就好了呀!”

  芚觉得有道理,但是答应了母亲的事就该做到,为此他还是犹豫不决。

  隐终于放弃了。她从芚的怀里脱身出来,神色一下变得讳莫如深,那种表情在一个年幼的女童脸上是极其违和的,让人在陡然间动弹不得不寒而栗,随即隐的声音也变得不再甜美,那是混杂了某种尖锐的失望和恨意的冰凉语气:“真是的……哥哥你这么乖顺的话——”

  “可当不了王啊。”

  那种如跗骨之蛆的寒意和惊厥深入骨髓,芚猛然间惊醒,发现自己被冷汗浸透了,湿漉漉地像是才从水里爬出来一样。

  这只是个梦。芚捂着疼痛到几乎要裂开的太阳穴,掌心的汗水和潮湿的额发黏在一起,不停自我催眠。

  凌晨的空气又湿又冷,霍光宸在床上睡得很沉。些微从窗帘外透进来的月光下他的面部轮廓显得俊朗而柔和,与他对芚展示出来的性格几乎是相矛盾的。我真的如隐所说,乖顺太久了吗?如果趁现在杀了霍光宸,那有了机会顺利返回零星,就能意味着我并不是那样吗?可是那么做的话……阿姨会伤心的吧?她是那样善良美好的人,如果我杀死了她的儿子,她会特别难过吧?会恨我吗……对我这种人都能温柔以待,让她难过的话,真的是……太残忍了。芚思考了很久,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在争斗,如何选取是一个艰难的抉择,这个过程是如此的漫长,以至于外面连夜间精神奕奕地虫鸣都低声了下去,才将手里原本打算当做凶器干掉霍光宸的闹钟放了回去。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加油昂

  • 耽美网友

    没错,是我! 那个喜欢骚扰各种小姐姐的坏家伙儿?

  • 耽美网友

    我又来鸟

  • 耽美网友

    只要大大不打死我,我就没事来催大大加更

  • 耽美网友

    很好啊,继续努力吧

  • 耽美网友

    那个那个,游戏描写什么的,你们就看着意思意思吧……我只有这水平了……

  • 耽美网友

    说的我是不好意思了,感谢支持!

  • 耽美网友

    爱豆姓名:王琳凯 张数:20 是否滤镜:十张滤镜 是否关注和收藏:已关注收藏 有偿or无偿:有偿

  • 耽美网友

    杰园党请出去!

  • 耽美网友

    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说。可能会显得不大好。

为您推荐

玄幻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