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都市言情 → 他要奶昔三分甜宁憬陈乃昔最新章节

他要奶昔三分甜宁憬陈乃昔最新章节

他要奶昔三分甜宁憬陈乃昔最新章节

Skila

连载中免费

《他要奶昔三分甜》是由作家Skila所写的校园言情作品,主角是宁憬和陈乃昔,小说讲的是男神宁憬是学校公认的不可攻破的高岭之花,可偏偏转学生陈乃昔不信这个邪索性开始对宁憬的花式追求,那最后小学鸡沙雕少女陈乃昔能否成功打开抑郁症男神宁憬的心门.......

530人气更新:2021/11/23

在线阅读

《他要奶昔三分甜》是由作家Skila所写的校园言情作品,主角是宁憬和陈乃昔,小说讲的是男神宁憬是学校公认的不可攻破的高岭之花,可偏偏转学生陈乃昔不信这个邪索性开始对宁憬的花式追求,那最后小学鸡沙雕少女陈乃昔能否成功打开抑郁症男神宁憬的心门.......

免费阅读

  陈乃昔从未有过这样复杂的心情。

  少年的嗓音温润中透露着冰冷,好似堆积多年的冰川,不带一丝温度。目光笔直地落进他的眼中,

       她好像沉进了一片死气的大海,直直沦陷,禁锢其中无法动弹。

  胸腔里的心跳逐渐加快,一下又一下鼓动着她的耳膜,躁动着的情绪不断飞舞,

        直到小碧莲喊了声放开她,陈乃昔才恍然从怔愣中回神。

  眼眸往一边扫去,正巧看到小碧莲拿起木板砸向少年的后膝窝,陈乃昔一惊,没来得及让小碧莲停手,

      只听到一声不大的闷响,少年皱起眉头疼得倒吸一口凉气,松开了掐在她脖子上的手。

  小碧莲往他腿上击打的这一下明显不轻,放开陈乃昔,他抱着腿跌坐在地上,

       精致的眉峰因疼痛紧紧蹙起,就连额头也覆上一层薄薄的虚汗。

  见他吃痛的模样,陈乃昔没由来地有些心虚,想起小姐妹给她说打错人的事,连忙坐起身问:“怎么回事?谁说揍错人了?”

  那妹子说:“昔姐,她们说彩姐前男友在上面打电话还没下来。”

  “靠?!”陈乃昔平时虽然冲动嚣张,却不是个蛮横无理之人,得知伤了无关人士,还是个帅哥,

       心里别提有多愧疚,赶紧站起来去扶对方:“不……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要在碰到他时,少年狠狠地把她的手拍开,末了,抬起头冷冷地瞥陈乃昔一眼,表情中是不加掩饰的厌恶和愠怒。

  陈乃昔明白这事是错在她,也不介意对方的态度,继续道歉:“真……真的对不起,我、我没想到会认错人。”

  “呵。”少年嗤笑一声,没做任何回答。

  看他慢慢从地上起身要离开的模样,陈乃昔又硬着头皮说:“我……我送你去医院吧。”

  “让开。”

  “我我我……赔你医药费。”

  “我叫你让开。”

  见他这副模样,刚才打电话那姑娘顿时不爽了。她是跟着陈乃昔混的,

       这种时候肯定是要站出来帮她昔姐说话:“你这人什么意思啊?昔姐都给你道歉说带你去医院了,怎么还这种态度?”

  少年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抖着肩冷笑道:“态度?难道我还要对你们感恩戴德?”

  “我们也没这样说,你至少也表个态吧!”

  “表态?”少年从兜里掏出手机,“那去警局吧。”

  几个妹子还以为他来真的,尤其是前几天被抓到警局还被学校开除的陈乃昔,连忙劝他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说。

  所幸少年没有报警的打算,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走到一旁捡起地上的书包,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陈乃昔总觉得这心里头空落落的,小碧莲过来拍拍她的肩膀,

       安慰道:“他不追究正好,你别太在意啦,欺负阿彩的那个鳖孙我们回头再收拾。”

  提到那个渣男,陈乃昔一肚子的火:“妈的!今天竟然被他逃过一劫,回头要是被我找到,看我不neng死他。”

  “下次咱们确定了人再行动,可别再像今天这样,”小碧莲说,“哎,不早了,叫她们盯人的下来一起回家吧。”

  陈乃昔点点头,抬腿就踢到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发现地上有一个便携的钢圈单词便签。捡起来翻了两下,

      上头都是英语单词和一些注释,陈乃昔把手放进钢圈里吊着便签抖到封面那页,

      一眼便注意到在上方笔峰刚健遒劲的两个大字。

  ——宁憬。

  她几乎是瞬间就确信了这个单词本是属于谁的。

  当晚,陈乃昔失眠了。

  躺在床上一闭眼,脑海里满是宁憬。少年眉骨处流下来的血液划过脸部轮廓,

       面颊上的伤痕将他英俊的面容衬得更加妖冶,然而那双黑色的眼眸却含着浓浓的忧郁,像一阵抹不开的黑雾,久久不散。

  陈乃昔不解,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究竟是发生过什么,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等到次日她从床上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问她妈:“妈,我什么时候去市一中,我好想上课啊!!”

  正在包饺子的乃昔妈缓缓抬起头,一脸疑惑地问:“你谁?我网友?”

  如陈乃昔所愿,两天过去,新的一周到来,她终于可以作为学生去市一中上课。

  这天上午去学校之前,她先和在一中教书的舅舅联系上,到了市一中便跟着舅舅一起去找她未来的班主任。

  班主任是个年轻女老师,教历史的,也姓陈,戴一副金丝边圆框眼镜,个头矮小,面容和善,

       说话时嘴角都一直保持上扬的弧度。

  周一的早读是升旗仪式,陈乃昔没去参加,而是等到第一节课打了上课铃,才跟着陈老师去班上。

  市一中的教学楼是中间走廊两边分布教室的常规设置,从走廊上打量两旁的教室,这才刚打上课铃,

        学生们已经乖乖回到位置上就坐,有的开始朗读课文或单词,有的静待老师到来。

       这气氛,压根不是比她以前读的威远比得上的。

  师生二人走进高二十八班的教室,鉴于陈乃昔是中途插班,班主任只好把她安排在后面的位置。

       她倒是对这个位置的地理环境十分满意:最后一排,靠后门,前面是个个高魁梧的少年,

      从桌子到椅子都写满了为所欲为四个大字。

  陈乃昔很明确自己来市一中上课的目的,上午第一节课刚下,

       她就戳了戳高大的前桌问:“嘿,大兄弟,问你个事,你知道咱们学校有个叫宁憬的不?”

  那兄弟先是侧过头听陈乃昔问什么,等后桌姑娘说完话,转过身来回答:“知道啊,咋能不知道。”

  “听你这语气,他在学校很有名?”

  “那可不,长得帅学习好家里还有钱,听说今年他收到了一百多封情书。”

  回忆起他那张脸,陈乃昔觉得收到一百多封情书好像也没啥夸张的。

  犹豫几秒,她又问:“那……他有女朋友吗?”

  “别说女朋友了,不管男的女的都没看他和谁走近过,挺孤僻的,就连和他说话也不怎么搭理。”

       前桌说完,停顿一下,一脸八卦地问,“小姐姐,你对宁憬很感兴趣?”

  感兴趣吗……?

  陈乃昔稍稍一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确是想了解关于宁憬的更多事,

       想知道他的眼底究竟是藏了怎样的过去,这种向往与好奇交织的心情,大改没法单单用感兴趣来解释。

  笑了笑,陈乃昔模棱两可地说:“帅哥嘛,谁不感兴趣。”

  “这样的话……小姐姐,来,我给你说个宁憬的八卦,就在上周发生的!”

  陈乃昔眼睛一亮,跟小狗似的两手端在胸前放桌上,连忙问:“什么什么?”

  这男生看来也是个喜欢八卦的人,环顾了一眼四周,侧着身子凑上来,郑重其事道:“宁憬上个星期被人打了!”

  “……哦。”

  “据说是因为咱们学校一女生喜欢他,然后喜欢这个女生的男生嫉妒宁憬,才找人把宁憬给打了,”

       说着,前桌又压低声音,一脸神秘莫测,“那女生,还是咱班的呢。”

  陈乃昔眨眨眼,对前桌勾了勾手指头:“我也给你偷偷说个八卦。”

  “嗯?”

  “打宁憬的人是我。”

  前桌:“??”

  男生愣了两秒,突然大笑起来,拍着桌子道:“小姐姐你还挺幽默啊,你看你这小身板,

      和宁憬走在一起跟人拎水壶似的,怎么可能打得了人嘛。”

  “嘿,你见过有长一米六的水壶吗?”陈乃昔边说边撸着袖子,正巧阿彩打来一通电话,

       她对前桌示意一下,接起就听到里头说要去做人流的事。

  把阿彩甩掉的死渣男这两天玩失踪,人影都没见一个,也不是说没有机会找到他,

       但阿彩那里可拖不得,陈乃昔肯定举双手双脚支持她把孩子拿掉,修理渣男可以慢慢来。

  不过那丫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为了省钱要去一个黑诊所做人流,登时没把陈乃昔气得两眼一翻。

  乃昔的父亲是个妇产科医生,从小她就听多了什么女学生没钱去正规医院打胎随便做了人流而导致终身不育的案例,

       包括她身边都有这样的人,这阿彩怎么就脑袋不管事呢?

  非但如此,还哭哭啼啼地把电话给挂了。

  陈乃昔那个气!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傻子,她看阿彩已经从傻子进化成了傻逼。

  挂念着好友会不会真想不开去黑诊所打胎,她也顾不得今天是第一次上课,第二节课后的大课间,

       按照前桌给的指示,去了学校宿舍楼附近找到一扇很久没用的铁门准备翻出去。

  走上前握了握铁门的栏杆,上面红色的锈渣沾了她满手,看了几个着脚点,陈乃昔双手并用,拉着栏杆慢慢往上爬。

  翻墙逃课她是老手,加上以前还学了点拳脚功夫,这对她来说就是小case。

  感觉到右脚上的鞋有些松,陈乃昔担心自己的鞋掉,加快了速度往上爬,要到铁门顶时,

       一道清朗的男音突然响起:“那个同学,停下来。”

  心头‘咯噔’一声,陈乃昔还以为被老师给逮个正着,翻到门上一只脚跨过去,

       她趁空隙间往下一瞥,正好把那个穿着一中蓝色长袖制服的身影收进眼中。

  那人留着一头常见的三七分短发,一手拿个写字板,一手撑着拐杖向铁门的方向走来,

       细碎的阳光洒在身上,像是镀了层淡淡的金边,替他扫去了那晚的阴沉气息,多了分清冷,多了分温文尔雅。

  如果不是在眉骨处贴了一张白色的创可贴,那应该会更加帅气。

  陈乃昔想。

  下一秒,陈乃昔激动地喊:“你你你你……是你!!”

  宁憬皱了皱眉,疑惑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是我啊!陈乃昔!就上次打你那个。”

  “……”

  话一出口,陈乃昔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站在下面的宁憬显然也愣了一下,微微眯了眯眼,打量着坐在铁门上的陈乃昔。

  少女一头黑色的大卷发被扎成了马尾,一张可爱的小圆脸有些婴儿肥,

        那双眼角稍稍下垂的狗狗眼水灵灵的,看起来温顺又乖巧。原本是一张过目不忘的面容,宁憬却是在提醒后才想起她是谁。

  呵,竟然还好意思介绍自己。

  把拐杖倚在自己身体上,宁憬立起手上的写字板问道:“你是哪班的?”

  陈乃昔有些意外宁憬居然主动问她是哪班的,顿时心花怒放,脱口就答:“高二(18)班。”

  闻言,少年便低头在写字板上记了什么东西,陈乃昔有些疑惑,定睛一看,才注意到他袖子上戴着写有‘执勤’的红色袖标。

  心中一凛,那种喜悦的心情顷刻间荡然无存,陈乃昔猜他应该是在记自己逃课,

        顿时就急了,连忙央求:“诶诶诶同学,你等一下,听我给你解释。”

  宁憬装作没有听到,转身就走。

  “同学你听我说啊,我有急事,你能不能行行好,别记我名字。”

  “哎呀宁憬,我没骗你,我真的有急事,你就放过我这次嘛,等明天,明天我给你好好赔罪加道谢行吗?”

  陈乃昔又喊了两声,他依旧是这幅置若罔闻态度,无奈之下,陈乃昔只好下去找他理论。

  可右脚刚从外面收进来,松掉的鞋子便一下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小小的抛物线,砸到宁憬脚旁。

  陈乃昔:“……”

  被自己这发骚操作囧得没话说,陈乃昔干脆从铁门上跳下来,对着找好的落地点一跃,

       大腿处传来轻轻被勾到的外力,只听一道‘刺啦’声,她‘啊——’的一声尖叫,落地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嗷——!”尾椎骨传来的痛感疼得陈乃昔大喊,下意识地去摸摔到的地方,手一放过去,触到的是温热的肌肤。

  低头看去,她裤子的斜后方,从腿根到膝盖这里被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露出了她白花花的大腿。

  只是破掉的裤子比起尾椎骨的疼痛丝毫不值得一提,陈乃昔双手撑着地面想要起身,一件衣服突然盖到了她的头上。

  衣料上淡淡的薰衣草味窜入鼻腔,她眉梢一动,撑在地上的手不再动弹,过了一会,她才拿下头上的衣服。

  宽大的制服外套掉落在腿上,刚刚被踢飞的那只鞋也不知何时躺到了她的面前。

  缓缓仰起头,宁憬拄着拐杖离去的背影倒映在瞳孔里,犹如慢放的电影,一帧一帧地定格在他迈步的一刻,

      明明是远去的景象,却像是踏进了她的梦中。轻揉着摔疼了的尾椎骨,陈乃昔看看腿上的裤子,估计今天没办法出去找阿彩了。

  给阿彩打了通电话,她好说歹说一番,终于把对方劝下。末了,陈乃昔让她发来一张那臭渣男的照片

       反正一个学校的,万一哪天就碰上了。

  做完这一切,陈乃昔起身把宁憬给她的衣服在腰间栓好,扶着腰去医务室看看摔伤了没。

  随便抓了一个同学问医务室的方向,她走到门口,就可怜巴巴地对里面喊:“舅妈,我摔着了!”

  屋内的两位校医皆是一顿,被叫‘舅妈’的那位看到陈乃昔走进来,连忙放下手里的水杯迎上来:“咦?小昔,怎么了这是?”

  “我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摔着屁股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快来来,我帮你看看。”舅妈把陈乃昔扶到医务室的床上,

       看她腰上还系了件校服外套,刚扯开,一眼就看到了小姑娘那破了条大口的裤子,“怎么摔个跤还把裤子给划破了?”

  “就不小心刮到的,舅妈你还是先帮我看看吧。”

  舅妈快速帮她检查了一番,所幸陈乃昔这边没有什么大情况,休息一会就行。

  躺在医务室里的病床上,陈乃昔看着被她放到椅子上的制服外套,伸出手把它抓了过来。

  回想起刚才少年离去的背影,她轻轻勾起唇角,心里不由得泛起一丝雀跃。

  大脑里忽然闪过什么东西,陈乃昔微微一怔,然后坐起来大声问了句:“舅妈,你知道咱们学校有个叫宁憬的同学吗?”

  舅妈被她结结实实吓了一跳,抚着胸口心有余悸地说:“你这臭丫头,要问就好好问,一惊一乍的。

      宁憬我当然知道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就是……问问你知不知道他哪个班的,他刚才帮了我,我想去给他道谢。”

  “哦这样啊,他和你一个年级,一班的,王主任那个班。”

  得到想要的消息,陈乃昔没在医务室逗留太久,一个人回了教室。

  有了校医那边证明她摔伤,缺课的事老师自然没有计较,等到当天晚自习放学回家,

       她第一件事就是把宁憬的外套洗了烘干。当然这还没完,她接着拿挂烫机把衣服熨了一遍,

      喷了一下偷偷从她爸屋里拿来的男士香水,最后放进新买的礼品袋里才宣告结束。

  忙活一通,时间也不早了。等到明天她就去把衣服还给宁憬,顺便还要为上次的事好好道歉,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用报销医药费的借口要到对方的联系方式才是此次作战的核心。

  翌日。又是第二节课后的大课间,陈乃昔拿着昨天摔跤的借口顺利地逃脱了课间操,

       然后等到班上的同学都离开,才拎着自己的小礼品袋去找高二(1)班的教室。

  十八班的教室在一楼,爬了三层楼梯,到四楼的走廊上,几个站在教室门口说话的学生立即吸引了她的眼球。

  陈乃昔仔细一望,发现宁憬也在其中。

  走近几步,那些人说话的声音随之传进了耳里。

  有一个女生说:“你的腿不方便还是我们检查吧,你在教室里休息就行。”

  宁憬说:“给你们添麻烦了,抱歉。”

  另一个男生说:“都一个班的,抱什么歉,反正班级轮流执勤,我们一个学期才轮到一次,也没多少工作,你别介意。”

  宁憬又给几个同学道了谢,大家方才散开。

  看到其余人离开,陈乃昔抓着手上的东西小跑过去,冲要回教室的宁憬喊:“宁……宁憬。”

  少年闻声停下,见到来人是陈乃昔,一句话也没说支着拐杖继续走。

  陈乃昔一个箭步冲到一班门口挡住他的去路,把手里的口袋举起来:“这是你的衣服,谢谢你昨天帮我。”

  片刻后,宁憬说:“我不要了,拿走。”

  “诶?这、这是校服诶,我来还给你,还有上次你掉的单词本,我也放在里面了。”

  “不要。”宁憬冷冷地说着,从陈乃昔和门的缝隙之间侧身穿过往里走,

        陈乃昔这才注意到他身上还是那款蓝白的长袖校服。

  可就算校服再多,哪有一件衣服说不要就不要的?

  “衣服我洗干净了,不脏的,而且你不要了放我这我也穿不了啊。”

  “那就扔了。”

  “你等等,上次是我不对,害你的腿受伤了,对不起,”陈乃昔对着宁憬鞠了个躬,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的错,我愿意赔偿你医药费,你……能不能原谅我啊?”

  她这一番话说得真诚,若不是那天见过她边打边骂人时的泼妇模样,宁憬恐怕都会觉得她是一个听话的乖乖女。

  只是对于这件事,宁憬说不上什么原谅不原谅。当时他选择了离开没有报警,就是不想和这群人有什么牵连。

  走到过道口,宁憬把拐杖支在原地,侧头瞥了瞥陈乃昔,语气冷淡:“知道了,不过离我远点。”

  知道宁憬性格孤僻不好相处,陈乃昔也不介意他的态度。迈着小碎步跑上来,她笑着说:“那我帮你报销医药费。”

  宁憬收回眼神,顺着过道走到靠窗边第三排的位置,在书包里掏出了一小叠白纸走过来拍到陈乃昔旁边的桌上,

        道:“仅支持现金支付。”

  “啊?”以为会按照她的剧本进行的陈乃昔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反转,大脑当机一下,然后拿起那堆纸条快速浏览了一遍。

  看到照CT和药品费用单的价格,她咧着嘴苦笑一下,抬起头看宁憬:“这……我现金没带够,可以用微信吗?分期还。”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Kris 好A 我好喜欢

  • 耽美网友

    俺来也!今天才发现开新书了,祝书大火!

  • 耽美网友

    楼下我你粉???

  • 耽美网友

    兄弟加油

  • 耽美网友

    ||ヽ(* ̄▽ ̄*)ノミ|Ю

  • 耽美网友

    艾玛,作者你这本好有意思

  • 耽美网友

    222222

  • 耽美网友

    爱你师傅 啦啦啦啦 嘻嘻

  • 耽美网友

    希望你能喜欢❤❤

  • 耽美网友

    喜欢|,萋萋酱好棒

为您推荐

都市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