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综合类型 → 嫁错了表兄以后江涵影最新完结

嫁错了表兄以后江涵影最新完结

嫁错了表兄以后江涵影最新完结

江涵影

连载中免费

《嫁错了表兄以后》是江涵影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心想嫁入高门的魏烟,最后还是嫁给了那个冷面无情的世子,世子俊美无双,所向披靡,只是唯独对女人横眉冷眼,嫁过去的魏烟心想,她嫁过去之后只要裹紧自己的小被子过日子就行了,婚后的魏烟:咦,世子怎么和她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

206人气更新:2021/11/23

在线阅读

《嫁错了表兄以后》是江涵影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心想嫁入高门的魏烟,最后还是嫁给了那个冷面无情的世子,世子俊美无双,所向披靡,只是唯独对女人横眉冷眼,嫁过去的魏烟心想,她嫁过去之后只要裹紧自己的小被子过日子就行了,婚后的魏烟:咦,世子怎么和她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

免费阅读

  初春,乍暖还寒的天气,魏烟站在自己的小院里,喝了一口暖茶,脸上的忧虑之色仍然不减。

  娘的病已经有大半年了,整个冬天,娘都一直咳嗽不止,尤其这骤然变冷的天气,娘就会越加咳的厉害。

  魏烟放下茶碗,披上衣服,直往娘的院子里去。

  还没到娘的院子里,魏烟就听到屋子里来的娘连续不止的咳声,魏烟小跑着进了魏夫人的屋子。

  一到屋子里,魏夫人正喝完药,把药碗递给婢女,魏夫人就招呼魏烟过去。

  魏烟坐在魏夫人身边担忧的问,

  “娘,你的病是不是又严重了?”

  魏夫人脸上展开了一丝笑意道,

  “也没什么,都大半年了,不见好,但也没加重。烟儿不必担心,我还没有看见烟儿成亲,是不会有事的。”

  魏夫人看着魏烟脸上笑容更甚。

  魏烟仍旧不放心,

  “要不,我们再换个大夫,有病乱投医,说不定哪个大夫医术高超,就把娘的病冶好了。魏烟凑近魏夫人,拉起魏夫人的手。

  魏夫人用手轻拍了拍魏烟手背道,

  “没事的,等天暖就会好了,再说了,都找了好几个大夫了,再找也怕是无济于事,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魏夫人上前将魏烟搂在了怀里。

  屋子里,母女两个正在说话,那边,婢女绿莲撩了帘子便进了屋子里来。

  一到魏夫人面前,绿莲便一脸气鼓鼓的,

  “小姐,夫人,那个陈氏来了。”说着,绿莲还撇了一下嘴角。

  魏夫人转过头来,先前脸上的笑容一凝道,

  “她来这儿做什么?”

  “不知道,说是来见夫人,还带了孩子过来。”绿莲的声音更是嫌弃。

  魏夫人放开魏烟,起身下了床,

  “叫她进来吧。”魏夫人坐到桌边,魏烟也扶着娘亲,站在娘亲的身边。

  绿莲出去后,引进来一个年经白皙的女子,满身纱衣,走路翩翩如蝶,尤其她眉间的风流艳色,更是让人一下嗅出了几分轻浮的味道。

  陈氏进来上前,先给魏夫人行了个礼,接着起身道,

  “姐姐,妹妹来打扰姐姐,没有别的事,是把孩子特意抱给姐姐养。”

  “老夫人说了,这孩子是魏家大房唯一的男丁,姐姐无子,想要过到姐姐这边扶养。至于妹妹,以后还可以再生,一个孩子而已,妹妹也不在乎,全当是孝敬姐姐当日允许妹妹进门的谢礼吧。”

  说着,女子招手,叫婆将孩子抱过来。

  婆子赶紧上前,把孩子伸手一递,让魏夫人接。

  魏夫人坐在桌边,手里端着茶碗,压根眼睛也没撇一下。

  她只是坐那侧对着孩子淡淡道,

  “孩子是妹妹生的,理应妹妹抚养,纵是我无子,也不能让人家母离子散,何况我还有个女儿,这孩子实是没有必要再放在我这里。”

  说话间,魏夫人又喝茶。

  陈氏站在那儿被呛了一下,当时没反应过来,想了一下,陈氏又道,

  “这孩子是我心甘情愿送给姐姐的,一个孩子而已,妹妹年轻,可以再生,可是姐姐的身体虚弱,再生孩子也怕不容易。”

  说着,陈氏更是从婆子手里接过孩子,再次递到魏夫人面前。

  魏夫人冷笑了一下,转过头来,

  “我本来身体就欠佳,自己还照顾不好,如何照顾得了这孩子。”

  魏夫人的目光,不经意落在了孩子身上。

  刚生下来才满一个月孩子,浑身白皙,肉墩墩的,看起来倒是十分招人喜欢。

  只是这孩子是自己的夫君和外人有染留下的证剧,这看着的心情突然就说什么也喜欢不起来了。

  魏夫人叹一口气,将目光收了回来。

  陈氏见魏夫人铁了心不收,抱着孩子也没有办法,转手将孩子交给婆子间,朝婆子使了个眼色。

  婆子心灵手快,当即明白了陈氏是什么意思。

  抱着孩子,几步走到了旁边的罗汉床边,放下便走。

  同一时间陈氏朝魏夫人低身行礼,然后起身便走。

  一切都在别人还来不急反应间,待大家明白过来,陈氏已经走了门口。

  绿莲一怒,几步到罗汉床边抱起孩子便追。可此时陈氏早就跑远了。

  绿莲抱着孩子站在门口看着魏夫人不知所措。

  魏夫人,撇一眼,也没多说话转身,几分疲惫的朝床边走。

  魏烟扶着,边扶魏夫人,魏烟边给绿莲使了个眼色,把孩子示意她先抱下去。

  绿莲抱着孩子走了,魏烟扶着母亲坐床边安慰道,

  “这孩子想必是领了老夫人的旨意,要送过来,等明天,我再跟老夫人说说,我们可养不了这孩子,若是再养出些什么毛病来,还得赖着我们虐待幼子。”

  魏烟起身,扶着魏夫人躺下。

  魏夫人脸上露出些许笑意,看着魏烟欲语又止。

  女儿长大了懂了许多事,但这些长辈们的纠葛纷争,她倒不想让魏烟扯进来。

  魏夫人,拍拍魏烟的手,示意魏烟回去歇息。

  魏烟辞别了母亲后,从正院往自己的小院子里走。

  夜色冷清,还刚下过雨,道上没什么人,连几个零星的下人也不出来。魏烟转过一处转角后,便见一个男子的身影朝西北角去。

  那边是陈氏住的院子,平时,也就那一两个婢女,男的下人也是不能去的。这深更半夜,有男子出入,终是引人生疑的。

  魏烟转过身来,仔细看着那个黑影,不过仔细看来,那个身影倒是更像他爹。

  魏烟不由得转过身来,朝西北角那边走去。

  还没到陈氏的院子,魏烟便听见,男人女人暖眛对话之声,

  “叔叔你来了?”

  女子话音落,男子却没有出声。接着女子道又道,

  “叔叔来这一次可真不容易,一边要敷衍着官署,一边又要防着夫人,怕夫人知道。”

  女子声音落下,四下静了一刻,接着又响起男人开口的声音,

  “夫人还在病中,若是知道我来你这儿,她一定会气得病重,所以,我们的事尽量不要让她知道的好。”

  男人话音落,院子便传来两个人的移步之声。

  是男人女人开始往屋子里走了。

  边走,那女子还边道,

  “你家夫人的命可真好,明明是个孤女,却到了王府锦衣玉食的娇养长大,嫁了合意的夫君,成了亲后,夫君也是一心一意的为夫人着想,这样的女人可真的让人羡慕。”

  “像我这样的,要夫君宠爱,还得偷偷摸摸的。”女人的声音里开始流露出嗔怪,

  “这次我把孩子都给了夫人,夫君你可要再与我生一个啊!”说着,女人的声音里又透出几分期待。

  然后便是一声清晰刺耳的关门声了。

  这声音落在魏烟的耳朵里,魏烟的心也跟着抽痛了一下。

  她可记得,当时,母亲知道父亲在外有了别的女人后,父亲可是跪在母亲面前,祈求认错的,还发誓以后绝不碰这女子,后来女子有了身孕,在老夫人的打压下,母亲没办法,又不得不同意这陈氏进了府。

  陈氏进府后,父亲倒是没怎么理这小妾,母亲和父亲的感情还勉强维持得下去,只是没想到,父样一面敷衍着母亲,一面私底下还和小妾亲近。

  这要母亲知道了,还不得气得当场吐血。

  还有这个小妾陈氏,从开始诱惑他爹,到进府也不知道她安的什么心。

  魏烟越加心痛。转身就朝原路走。

  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魏烟躺在床上辗转难眼。

  折腾了半夜才算睡着。

  听到了父亲与陈氏之间的龌蹉后,魏烟一晚没怎么睡好,第二日一早,绿莲便跑了过来,说魏夫人的病又重了。

  魏烟顾不得一切,穿好衣服就奔到了娘了屋子里。

  向来安静的魏夫人如今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大夫一边给魏夫人把脉,一边皱眉。

  而后,大夫起身来到了桌边就写了一道方子。

  魏烟一看,上面竟是一些名贵的药材,还有雪耳。这些是渭安高官大户都很难讨弄的。何况,他们家不过是个五品侍郎府,现下连五品侍郎都不是了,父亲如今一个户部司库,哪里弄得到这些名贵的药材。

  魏烟拿着药方问大夫,

  “大夫,这些药都十分名贵,便是城中有钱人家也讨弄不到,我们到哪里能弄到这些药呢?”

  大夫也知道这些药对他们不好弄,思躇一下,对魏烟道,

  “据我说所知,这些药,都是由城外运来的,渭安的药先到边城,边城那边或许更好买一些。”说完大夫背起包袱便走了。

  魏烟端着药方,脑子里全是边城两个字。

  边城她是知道的,在渭安城西不远的一处小城,可是这来去也得一半天的时间,不过现在去还来得急。

  魏烟顾不得收拾,甚至连饭都没吃,只带了几个饼子,便和绿莲上了马车,往边城去。

  边城在西,要走西城门,魏家的马车刚到西城门,便遇上了一队官兵进城,当街热闹,百姓拥堵,加上管制,魏家的马车根本出不去,只能靠一边让行。

  路过的队伍,有百姓拥护呐喊,上面有大宁朝和瑞王府的旗帜,想必是瑞王府打了胜仗,班师回朝了。

  魏烟往队伍中望,她忽然想到了三表兄萧彦庭,听说他要回来了,这该不是他的人。

  魏烟问一旁的绿莲,“这可是瑞王府三公子的队伍?”

  绿莲也不知道,出去打听了下,才知道,是瑞王世子的人,将话转述给魏烟后,魏烟点头,略露几分失望。

  绿莲道,

  “瑞王府三公子是小姐的未婚夫,可是瑞王世子也算小姐的二表兄,论亲戚,都是一样的。再说了,我听说这次,是世子带人导入了敌人的腹地,打得北邦国落花流水,不得不割地让步谈和。”

  “世子可真厉害,如今百姓心中人人无不敬佩世子呢!”

  “只是……。”

  她说到这儿,忽然停了下来。

  “只是什么?”魏烟突然好奇。

  “只是听说,这世子下手狠辣,连俘虏的战俘都不放过,在潞州,屠城三天,把三千人都杀光了。”说着绿莲不寒而栗。

  魏烟听了这数字,直咧了一下嘴。

  杀了三天,那得杀多少人啊,她向来知道,三表兄为人温和,就是上战场也是一名儒将,却没想到,同是一根生的这世子表兄,却是如杀人如麻,如同个大魔头。

  魏烟想了想抓紧了衣角。

  以后她嫁进瑞王府可不能得罪了他。

  魏烟和绿莲被截在城里足等了一个时辰才让出城。

  魏烟他们出城的时候已是中午,到了边城就是下午了,好不容易找了两家,花低价少买了一些雪耳,魏烟便往回赶路。

  这几天阴雨连绵,刚从边城出来,天又开始下小雨,雨后,路上泥泞,马车就走得更慢,马又淋了雨,根本不愿走路。

  魏烟他们也没办法,一直晃到了天黑,离城却还有十几里路,照这样下去,关城门之前能不能赶回去还是个问题。

  车夫更加着急的赶马车,呵斥声不绝于耳,魏烟他们在车里也坐得焦急。

  城外这个时间要么没有客店,要么客满,她们在马车坐一夜不说,重要的是娘的病情还会耽误。

  魏烟挑帘往外看,

  就在魏烟挑帘还未挑开的时候,一把剑便从空中飞了过来。

  绿莲练过两下,有剑来,绿莲忙一把推开了魏烟,跳出马车外,就见漆黑的夜里,稀薄的微光下,围着马车几个黑衣人,他们也不说话,上来就打,车夫已经倒地,看到绿莲,那几个人也冲着绿莲奔过来。

  绿莲冲后面魏烟喊一声,快跑,便一个人飞身下去,和几个人的纠打在一起。

  绿莲是练过几下子,可是她那不过是三角猫的功夫,也抵不过这些江湖大盗。

  魏烟还有娘亲,还有家人,他们打不过这些江湖大盗,也没有必要都留在这里送死。

  魏烟不顾一切,抱着娘的雪耳,下车就往树林里跑,林里漆黑,不辩方向,魏烟也不管哪里,只深一脚浅一脚的穿行在林间。

  寒雨像冰箭一样往身上扫,魏烟跑了好久,实在跑不动了,便在山里停了下来,抬眼,不知怎么走的,竟然有一间破屋子。

  这可能是附近猎人打猎暂住的屋子,魏烟眼睛一亮,就钻进了屋子,屋子本来就没有门,魏烟进来,也是直接而入。

  站在门口,魏烟往外望,雨还在下着,那伙人没有追来,她倒是很庆幸。

  不过绿莲他们的安全,还让魏烟心里七上八下,

  魏烟很想去救绿莲,可是她什么功夫也不会,回去了只能白送死。

  魏烟用手抹了一下额头雨水,顺带着,抹了一点泪珠。

  山中匪寇,为了财物,下手狠毒,绿莲本来就会那么一点功夫,那么多人打她一个,不死也是没了半条命。

  魏烟站在门口越加锁紧了眉头。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的林间,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奔跑的身影,闪电阵阵断断的微光下,他直奔着眼前她站着这屋子来。

  魏烟赶紧往后躲,她看见,那人手里拿了一把剑,凶神恶煞的模样和山中匪寇相差无几。

  魏烟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来追她了。

  她吓得身子一抖,迅速往后退,背后扎到了什么东西,是一个草垛。

  魏烟摸索着,就躲到了草垛的后面。

  接着,那黑衣人便进了屋子。

  出乎意料的,魏烟以为他进来会拿剑搜寻,但那人进了屋子后也躲了起来,连魏烟都不知道他哪去了。

  屋子里黑,静得就像只有魏烟一个人在一样。

  可这屋子明明就是两个人。

  魏烟吓得脸色苍白,不敢动。

  过了一瞬,黑衣人没动静,门外却响起了脚步声,继而又进来一个人。

  比先前那男子提着长剑不同,后进来的男子却手里只握着了一把短的匕首。

  他一进屋,目光在屋子里搜寻,最终握着匕首的男子目光锁定一处后,二话不说,直接飞起一腿,便将眼前档住他视线的草垛踢开了。

  草垛一倒,后面的黑衣人便直接冲了出来,兵刃相交,二人直接打了起来。

  你退我进,你进我退,两个的伸手倒也相差无已,不过看得出来,长剑,短匕首,都是拼了命的想至对方于死地。

  魏烟躲在草垛里,早已被草垛埋住,本来,她只是在后面躲得好好的,那男子一脚踢得草都落到了她身上,给她埋了起来。

  她有些不舒服,这草扎得她浑身难受。

  魏烟轻轻扒了扒草,从里面探出些头来。

  反正那两个人打架,应该不会注意到她这边。

  魏烟小心的从草垛中爬出来,偷偷的,她爬到了草垛的另一边,伸着头,向外面窥视着情况。

  现下,那两个人打得更是不可开胶,面前,两个男子,一个黑衣,不辩年纪,看身材,宽厚结实,下手熊壮有力。另一个,身形消瘦,高挑欣长,持着匕首,档长剑,动作干净利落。

  魏烟不懂如何打架,这两个谁是好人,坏人,谁更厉害,她分辨不清。她只想这两个快点打完,她好快点离开保命。

  反正这两个人不走,她是绝对不能动的。

  魏烟回过头来,继续躲在草垛后面,等着。

  兵刃碰撞的声音,又持续了一会儿,接着,便听见一男子,发出一声轻微的痛呼的声音。

  魏烟忍不住又向外看,只见闪电断断续续的白光下,一把长剑正刺中了拿着匕首男子的腿。

  他躬着身子,在那里本能的捂着腿不敢动。

  他对面的男子发出得意的狂笑,

  “不败将军,今天腿要断了吧,你打死了我那么兄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被别人杀死吧?”

  说着,男子抽回自己的长剑,举剑正要削受伤男子脖子时,受伤男子突然立直身子,飞起一腿,直接踢到了举剑男子的脑袋。动作之快,叫人来不急眨眼。

  长剑男子被受伤男子,一腿踢翻在草垛中,还没来得明白怎么回事,受伤男子便上前一步,抓起长剑男子的衣领,对着他脑袋,直接几拳头,给长剑男子打得七窍流血。

  接着,他拎着被打懵的长剑男子,直接一个甩手,扔到身后的墙上。

  头撞到墙的男子,身子正要瘫倒下去,受伤男子,前走几步,拎起长剑男子,一手便卡死了他的脖子。

  脖子被卡住 ,长剑男子彻底喘不过气来,他张开双手,想要抓住眼前卡住他脖子的东西。

  可是他的手停在半空,却使不上力气,只能瞪大眼珠子,看着眼前的仇人,恨毒至极。

  片刻后,长剑男子停在空中的手渐渐垂下去,受伤男子,才松了一下手。

  接着,他不给对方任何机会。直接,另一只手上的匕首,在男子脖颈处一划。

  长剑男子便彻底倒了下去。

  闪电在闪,长剑男子,垂着头,像没有了任何支撑。拿着匕首的男子举着匕首的手还停在空中。

  高高扬起的姿势,无时无刻不章显出,他动作的利落,手段的狠辣。

  还有那匕首上滴着的血,更是勾勒出他此时立在那儿的身影,顿时化成了一个地狱小魔鬼。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我的天啊终于有人和我一样写小裴和娜娜了我哭。

  • 耽美网友

    “恭喜小姐姐。”

  • 耽美网友

    加油,还不错。

  • 耽美网友

    打call啦

  • 耽美网友

    小沈沈我来了

  • 耽美网友

    写的很好啊,求更啊

  • 耽美网友

    跟我走吧, 我们去兴风作浪。

  • 耽美网友

    大大的文章好棒

  • 耽美网友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 耽美网友

    敲桌子,催更惹催更惹,

为您推荐

综合类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