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综合类型 → 太后怕过谁河沐最新章节

太后怕过谁河沐最新章节

太后怕过谁河沐最新章节

河沐

连载中免费

《太后怕过谁》是河沐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郅珩一直认为苏家野心勃勃,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便想方设法的将那小太后苏璞玉给拉下台,只是没想到,拉着拉着就把自己给赔进去了,对此苏璞玉表示:堂堂摄政王大人要追求我?那还不如赐我一杯毒酒呢....

563人气更新:2021/11/23

在线阅读

《太后怕过谁》是河沐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陆郅珩一直认为苏家野心勃勃,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便想方设法的将那小太后苏璞玉给拉下台,只是没想到,拉着拉着就把自己给赔进去了,对此苏璞玉表示:堂堂摄政王大人要追求我?那还不如赐我一杯毒酒呢....

免费阅读

  “唉,你听说了没,陛下久病缠身未愈,太医们都束手无策。”

  “这个我知道,我有个小妹在宫中当值,听说是自从慧明皇后去年没了,陛下便开始整日郁郁寡欢,所以才导致如今疾病缠身的样子。”

  朝安最大的问香酒楼中,苏璞玉正脚踩着旁边板凳的下面,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吃着桌上的菜肴,便听见身后传来几个浑厚的议论声。

  听见熟悉的人后,她倒是微微怔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又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吃着,耳朵却无聊的继续听着后面的声音。

  “你还别说,咱们陛下不仅仅治国有道,还是一个足足的痴情种。”

  “可不是,陛下和慧明皇后可是青梅竹马,一直恩爱如常,我听我那小妹说,陛下当年是不想纳后宫的,不过考虑到外人以此诋毁皇后,最后才在皇后得建下议随意的招了几个贵妃娘娘入宫,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若是慧明皇后还在……”

  听到这里,苏璞玉倒是同意的点点头,这话说的到不假,那皇上对她阿姐确实深情。

  “你们说,陛下能不能熬过这次疾病?”

  正说着,外面突然又匆匆忙忙跑进来一个灰衣大汉,只见他径直的往苏璞玉身后那桌人走去,还未来得及的坐下,便听他说道:“哎,我刚看见告示说苏丞相要将自己的最受宠的小女儿送入皇宫,说是准备要给病重的陛下冲喜!”

  大汉惊讶的声音虽然不大不小的,却也让整个酒楼中的人的听了去,一时间,四周的人便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噗!”刚端起茶杯喝口茶苏璞玉在听见大汉的话后,直接一口茶水喷了出去。

  “什么告示?你这消息是从那听来的,确定吗?”有人好奇的连忙问道。

  那大汉刚坐下,便又迅速出声解释道:“当然是宫门口的皇榜告示啊,好像是刚贴出来没多久,那里已经围了一群人!”

  说完,顿时便有人好奇的起身,匆匆的往外面跑去,看样子应该是去宫门口凑热闹去了。

  “苏丞相真不愧是朝中的顶梁柱,这个时候居然愿意将自己的小女儿送入宫中,我依稀记得丞相府中的小女儿也才及没多久吧!”

  “是啊,我还听说……”

  后面几个人依旧继续无聊八卦着,而这边的苏璞玉脑海中却早已是惊涛骇浪,她滴个亲娘,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她这个正主居然都不知道!

  回过神来的苏璞玉便直接扔下酒菜的银两,便起身也准备去宫门口瞅瞅。

  只是苏璞玉确实不曾想到,皇榜那里早已是被凑热闹的人围的水泄不通了,她一眼望去,全是黑压压一片的脑袋……

  无奈之下,最后苏璞玉也只好忘却止步,转身往丞相府走去。

  其实苏璞玉便是他们口中丞相府中的小女儿,不过这事她之前真的一点风吹草动都没听过,此时不免很是奇怪,以她父亲丞相大人的话来说,陛下他应该是撑不了多久了,她有些搞不懂为何这般突然的便要将她送进宫中。

  丞相府坐落在朝安的中间偏北方向,苏璞玉刚回来,便看见自己的娘亲林氏正坐在自己的屋子里,看样子应该是在等她。

  “娘亲!”苏璞玉喜笑颜开的跑了过去。

  林氏见一身女扮男装的小女儿,不由无奈的摇摇头,明明是呵斥的声音,语气中却又满是宠溺:“你啊,又偷偷跑出去玩!”

  话落,苏璞玉无辜的吐了吐舌头,转而便直接挽起林氏的衣袖,微微撒娇道:“我整日呆在屋子里太无聊了嘛!”

  “行了,别摇晃了,我这把老骨头都要散了!”林氏笑着抓着苏璞玉的双手,然后温和的看着她又说道:“既然你都出去了一趟,应该也知晓了你要入宫的消息了吧!”

  说起这个,苏璞玉便只好放开林氏,伸手拉过一旁凳子缓缓坐下,这才抬眸盯着林氏道:“嗯,都直接贴皇榜了,估计整个朝安的百姓都知道了,我又怎能不知晓!”

  说着,苏璞玉顿时便委屈的眨了眨眼。

  “唉~”林氏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到最后却也只能是轻叹了一口气。

  “爹爹向来事事都会听我自己的意见,我实在想不通这次爹爹为何会这般,而且你们明明答应过我,说好我的婚事全由我自己做主的!”苏璞玉想了想,还是开口缓缓说道。

  其实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苏璞玉真的很气愤,只是回来的路上她又仔细的想了想,以爹爹对她的宠爱,这事肯定另有隐情。

  说完,林氏静静看着她,过了半响才终于开口解释道:“璞玉,其实这事是……是陛下的意思。”

  闻言,苏璞玉不由疑惑的望着林氏,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不是,好端端的那人怎么会突然要她入宫,什么意思,莫不是就是因为她和阿姐有几分相似?

  若真是去她所想的这般,苏璞玉只能说她真的是看错当今圣上了,她还以为他对阿姐是真心实意的。

  似是猜到苏璞玉在想些什么,一旁的林氏刚准备出声时,外面便又匆匆进来一个人影。

  来人身材挺拔,身着淡蓝色的常服,俊朗的面上却是一脸的急躁不安,目光落在在苏璞玉身上时,正要说话时,余光方才看见一旁的林氏,他顿时微微行礼道:“娘,你也在这里啊!”

  来人正是苏璞玉的大哥苏青戊。

  “大哥,你怎么过来了?”苏璞玉看见他连忙笑着问道。

  她的话倒是成功将苏青戊拉回神,他这才又连忙看着林氏问道:“娘,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要把小妹送进宫去?”

  那边的林氏不由倪了他一眼,瞬间便教育道:“都是娶妻生子的人了,怎么遇事还这般毛毛躁躁的。”

  苏青戊被说的有些惭愧,只能安静的低着头听教育。

  说了一顿他,林氏这才回头看着苏璞玉继续说道:“这事具体的情况,你父亲并未来得及和我多说,不过若是为娘猜的没错的话,陛下这是想让你进宫帮忙照顾昇儿。”

  昇儿便是当今的太子殿下,他也是阿姐唯一的孩子。

  听完林氏的话,苏璞玉便忽然有些明白过来,因为皇上此生只有阿姐一个人,所以他唯一的血脉便只有昇儿了,如今的宫中却已没有其它可靠之人,他又自知自己时日不多了,便想着让丞相府落在还仅有五岁的昇儿背后,而府中唯一有资格进宫的人也只有她苏璞玉一个人了。

  苏青戊显然也明白过来,不由又出声说道:“不是,就算这般,怎么能让小妹进宫,这不是让她……”守活寡吗?

  “这……我又岂能不知,可是如今圣旨已下……你父亲又是那般赤胆忠心……又能怎么办呢?”林氏说着说着,声音便有些哽咽,眼眶中也盈满了泪水。

  苏璞玉刚回过神来,便看见这一幕,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抓住林氏的衣袖,说道:“娘亲别哭啊,我……”

  话还没说完,林氏便反过来将她抱在怀里,哭诉道:“我可怜的儿啊!”

  苏璞玉:“……”

  一旁的苏青戊见了,也是鼻头一酸,丢下一句“我也就进宫找陛下!”便转身准备离去。

  苏璞玉一边安慰这林氏,一边连忙朝他喊到:“大哥,你快回来,这事等爹爹回来再说!”

  她着实有些头疼,这事明明是该她伤心难过的,怎么现在却是她安慰别人了,她自己都还没来得及想想这是究竟还如何是好。

  好在苏青戊在她的劝说下,终于打掉了进宫找陛下理论的念头,林氏也总算是止住了眼泪,苏璞玉这才松了一口气。

  直到傍晚的时候,苏丞相方才从宫中回来。

  甫一走进家门的苏丞相便收到了三双目光的注视,他望着屋里自己的夫人和一双儿女纷纷紧紧盯着他时,他迈出的步子不由顿了顿,愣了半响才终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你……你们都在啊!”

  “爹为何一定要将小妹送进宫?完全可以在咱们旁支中找个人送去的!”苏青戊最先沉不住气,一开口便质问道。

  “胡闹!”这三人当中,苏丞相最不怕便是自己的儿子,顿时便板着一脸呵斥道:“皇后的位子岂是能随便让人去坐的!”

  苏青戊瞬间便别噎住了。

  这边的林氏也开始拿起手帕,似是准备抚面流泪的样子哽咽道:“可怜我儿啊,正是最好的如花年纪,却要在那深宫中度过了……”

  苏丞相最怕的便是林氏掉眼泪,虽然知道她是在做戏给自己看,他却还是有些心疼的有过安慰道:“夫人,这事……”

  林氏不予理会,继续哭诉道:“我可怜的儿啊!”

  苏丞相:“……”

  可怜的苏丞相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最后只能佯装怒气的说道:“好了,这事已经成了定局,谁都不要再提了!”说完他又看着苏璞玉继续道:“璞玉放心,入宫之后断然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闻言,苏璞玉刚要张嘴,边听见那边的苏青戊突然又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惊喜的说道:“对啊小妹,入宫之后你的身份以后便是最大了,若是哪天碰到喜欢的人,完全可以把他偷偷的把人养在身边!”

  话落,林氏也是一顿,连忙附和道:“这个可以,为娘支持!”

  苏丞相:“……”

  苏璞玉:“……”

  入宫的前一日晚上。

  苏璞玉将自己的东西收拾的满满当当,这才得以空闲的时间去仔细瞅了瞅床上林氏送来的凤冠霞帔,光是坐在上面纯金的凤冠就格外的耀眼,在明亮的烛光下烨烨生辉。

  虽然苏璞玉对这可有可无,不过这凤冠霞帔确实漂亮的让人挪不开眼,她依稀记得当年阿姐穿上它的时候,整个人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美好。

  思及此处,她伸手摸了摸衣服上绣的凤凰,柔软舒适的感觉从指尖传来,想想明日她就要穿上这个嫁给阿姐的夫君,虽说这实属无奈之举,她也不清楚这叫什么破事。

  颠了颠那凤冠。

  吓!这么重,她的脖子怕是不想要了吧。

  “咚咚!”

  门外突然传来两声敲门的声音,接着苏璞玉便听见自家亲爹的声音:“璞玉,爹进来了啊!”

  话落,屋里的苏璞玉倒是微微怔了一下,不过很快她便起身往外屋走去,此时的房门也被苏丞相推开。

  “爹,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苏璞玉有些奇怪的盯着他开口问道。

  苏丞相闻言,顿时便佯装微怒的说道:“怎么,我来见自家女儿还不成?”说完,他似乎又觉得自己语气过于硬气,害怕吓到自家女儿,他又平静了一会才继续说道:“为父就是来和你说说话而已。”

  苏璞玉扯了扯嘴角,有些无语,她爹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

  忍不住嘴角上扬的笑意,苏璞玉只好跑过去拉着苏丞相道:“好了,是女儿的不是,爹你快请上座。”说着,便推着他往前面坐下。

  苏丞相面上严肃的没说话,却任由苏璞玉推着自己过去,直到看见她又转身倒了一杯茶水过来,他才一副很是勉为其难的接下。

  抿了一口茶,苏丞相这才抬眸认真正视着苏璞玉缓缓说道:“明日入宫之后,你便要为自己做好准备,陛下他……应该挺不了多少时日。”

  话落,苏璞玉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苏丞相会突然和她说这个,不过她还是点点头道:“爹爹,女儿知晓了。”

  又仔细和苏璞玉说了一番宫中具体的事情,苏丞相这才起身准备离开,他伸手刚攀上木门时,突然顿了一下,半响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后面苏璞玉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苏丞相并未回头,微微低着头说:“不要怪爹爹。”声音有些闷闷的。

  说完,他便开门回去了。

  屋里的苏璞玉倒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半响才回过神来,她莫名的笑了笑,其实她并未怪他,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丞相大人,男子汉大丈夫总有舍小家为国家的精神。

  翌日,苏璞玉告别父母后,便在整个朝安的欢呼声中,身披凤冠霞帔,风光无限的出了丞相府。

  路上的时候,头顶上的凤冠实在是压的慌,苏璞玉只得偷偷将它拿下来,然后轻轻的搁置在自己的双腿上,她这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瞬间舒服不少。

  仔细想想,自从去年阿姐去世之后,她便再也没有进宫过,也不知里面的变化大不大,马车悠悠的在大道行驶着,苏璞玉思绪有一搭没一搭的飘了老远。

  街道的四周似乎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群,苏璞玉没一会便被嘈杂的声音拉回神来,直到马车缓缓到了宫门口,外面也终于安静下来。

  马车里的苏璞玉刚重新将凤冠戴上的时候,便突然听见外面变来争吵声,隐隐约约中她听见一个声音带着微微的怒气喊到:“让开!”

  “王爷,这个……”

  后面苏璞玉听的不是很清楚,便只好抬手敲了敲窗口,对自己的贴身婢女问道:“如月,前面发生何事了?”其实她倒是有些疑惑,整个朝安都知道她这是要进宫当皇后,谁会这个时候跑来冲撞她。

  “回小姐。”外面的如月如实说道:“好像是摄政王拉了一车不知是何物要出宫,正好和咱们的队伍撞上了,摄政王执意要先出去,不肯让路。”

  闻言,马车上的苏璞玉这才恍然大悟,她当是谁呢,原来当朝的摄政王陆郅珩,对于这人,她其实了解的也并不是很多,只是知道他的身份和她父亲苏丞相不相上下。

  说起来这摄政王陆郅珩的父亲,便是当今圣上的胞兄,如今这皇室血统凋零的宫中,除了苏璞玉阿姐的孩子昇儿之外,也就剩下这唯一的摄政王了,所以任谁见了他,也都得礼让三分的。

  虽然苏璞玉倒也不怕这人,不过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后她还是给陆郅珩让了路,等他出去了之后,众人这才重新往宫里走去。

  这件小事苏璞玉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她轻轻撩开窗户的一角帘子,望向外面的红色宫羽隔墙时,苏璞玉不由轻叹了一口气,这里倒还是和原来的模样。

  由于圣上身体不便,一些繁文缛节便都一一省了去,苏璞玉倒是也没做什么,只是接了一道册封皇后的圣旨。

  傍晚的时候,她便被人引着直接来到了圣上的寝宫,苏璞玉刚踏进门坎,便听见里面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

  那声音,听的仿佛是要把肺咳出来一般。

  后面的宫女轻轻帮她关上了殿门,苏璞玉微微愣了一下,这才抬步往里面走了进去,直到看清里面躺在床上人影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宫中嫔妃侍寝倒是这般吗?

  当今的圣上便是如今床上面容苍白的陆祈讳。

  在苏璞玉的印象中,陆祈讳的模样还停留在她很小的时候,那时的他总是喜欢粘着自己的阿姐,脸上永远挂着宠溺的微笑,不管阿姐说什么,他都认真的听着,对阿姐也是百依百顺。

  年少的苏璞玉,一直以为他能和阿姐恩爱到白头的。

  陷入往事中的苏璞玉并未注意到床上的人已经朝她看了过来,她依旧愣愣的傻站在那里。

  “璞玉,你来了!”陆祈讳的声音有气无力的,仿佛下一刻就能断了似的。

  那边的苏璞玉终于闻声回过神来,她这才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然后便自顾自的拉开一旁的软榻坐了上去,尽管面前的人乃是一国之主,苏璞玉依旧没有什么害怕的意思。

  想她因为阿姐的缘故,倒是从来没觉得这人有多威严,她小时候在皇宫可是闹腾了不少祸事,也没见这人生气过,如今想想,当年的她确实挺造孽的……

  还好托阿姐的福,她现在才能活蹦乱跳的,不然她怕是不知掉了多少回脑袋了。

  “许久未见,陛下怎么这般憔悴不堪了?”苏璞玉坐在软榻上,盯着床上的人不咸不淡的说道。

  话落,陆祈讳倒是突然笑了,说:“璞玉你的性子倒还是和小时候如出一辙,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还好还好!”苏璞玉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点点头,然后又顺手拿起桌上的一颗橘子剥开吃着,嘟囔道:“一天都未进食,可把我饿坏了!”

  闻言,陆祈讳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又开口道:“璞玉可是在怪朕下旨让你进宫?”

  “不敢不敢!”苏璞玉摇摇头。

  陆祈讳也不恼,继续说道:“朕的时日已不多了,你阿姐生前最放心不下的便是昇儿了,等朕离去后,这深宫中便只剩他一个人了,他才五岁年纪便要面对这天下,朕也只得出此下策招你进宫。”

  苏璞玉手上的动作一顿,不过却并未出声。

  陆祈讳见了,便又趁热打铁般劝说道:“以后璞玉便是这宫中,除了昇儿身份最大的人,到时候你想怎样都行,若是璞玉不愿意,昇儿小小年纪被毒害了恐怕都不知道……”

  他话音刚落,床尾后面便突然蹿出来一个小小的身影,直接抱住苏璞玉的大腿,她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的低头望去时,便看见突然出现的昇儿一脸委屈巴巴的的抬眸盯着自己。

  “姑姑,你不要丢下昇儿!”

  软糯的声音中夹杂着微微的哭腔,听的人心都要碎了,只管令人什么都答应他。

  “好了好了,昇儿不哭啊!”苏璞玉还没来得及想到昇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便直接将他抱起来轻声哄到。

  “那姑姑不会留昇儿一个人吗?”

  闻言,苏璞玉正准备张嘴说些什么,余光却发现床上的陆祈讳也是一脸拜托的模样盯着她。

  苏璞玉:“……”合着这父子俩和她打感情牌呢!

  “昇儿不哭了,放心吧,姑姑会一直陪着你的!”虽然知道这两人应该是早就计划好的,不过苏璞玉也不可能真的撂挑子真的不干了。

  就算是为了阿姐,她肯定也会保护好昇儿的。

  床上的陆祈讳听见苏璞玉的回答,似乎顿时便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如重释放的躺在那里。

  “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再次传来。

  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苏璞玉又连忙将视线落在陆祈讳身上,幽幽的说道:“陛下,有些话还是要提前说清楚的,我可不会给您守活寡!”

  陆祈讳:“……”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戳戳?

  • 耽美网友

    谢谢梦的大力支持,么么哒?~

  • 耽美网友

    多甜呐

  • 耽美网友

    其实这是个短篇集?

  • 耽美网友

    第一次想写小说,或许有不足之处,尽情原谅。我会坚持写下去,带你们看看领略那个世界的人和故事?

  • 耽美网友

    (͏ ˉ ꈊ ˉ)✧˖°加油!

  • 耽美网友

    大家喜欢我吗?

  • 耽美网友

    呜.开了新文也不告诉我! 我还是不是你的最爱了! 嗨的我不能做第一个评论的!气死!

  • 耽美网友

    我的阿玖

  • 耽美网友

    日常报道

为您推荐

综合类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