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科幻穿越 → 快穿女配想开了于寒舟免费无删

快穿女配想开了于寒舟免费无删

快穿女配想开了于寒舟免费无删

五朵蘑菇

连载中免费

《快穿女配想开了》是由五朵蘑菇原创所著,主角叫于寒舟,讲述了她们漂亮,富有,才华横溢,爱慕者成群。却像被下了降头一样,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搞得面目全非,蠢得不可思议,坏得令人发指。有一天,她们想开了……

304人气更新:2021/11/23

在线阅读

  故事递提供五朵蘑菇大神最新作品《快穿女配想开了》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快穿女配想开了最新,快穿女配想开了无弹窗,《快穿女配想开了》是由五朵蘑菇原创所著,主角叫于寒舟,讲述了她们漂亮,富有,才华横溢,爱慕者成群。却像被下了降头一样,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搞得面目全非,蠢得不可思议,坏得令人发指。有一天,她们想开了…… 

免费阅读

  苏凝烟失踪了两年,她自己知道没有死,但是万凌云不知道。他寻了她半年,音讯全无,自然以为她死了。

  爱情这回事,变心这回事,在对方死了两年之后发生,实在算不得过错。

  万凌云的恶心之处,都在后面。

  “回来之前,我并不知道你们……”于寒舟看着他道,停顿了下,“我应该料到的。毕竟,已经过去了两年。”她歉然地看着他,“早知如此,我不回来了。”

  才怪。

  她回来,是因为她还活着,她要让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还活着,比如她的父母,她的兄长,她的朋友。她要好好的活下去,便要了结跟他的恩怨。她到这里,是为这个来的。

  “烟儿……”万凌云的声音颤抖,眸中水光闪动,“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哪怕杀我,我都认,你原谅我吧。”

  他后悔莫及,心痛难当。

  她受了重伤,这两年之中无法送信回来,每天想着他,不知道多难过,而他在干什么?他爱上了别人!

  他看着她身上穿的衣服,戴的首饰,她这两年过得该有多朴素?一对隐居山谷的祖孙照顾她,能把她照顾得多好?她这番回来,心中含着怎样的期待?

  她看到凉亭里的那一幕,该有多伤心?而她现在平静地与他对话,心中该是怎样的惊涛骇浪?她努力压抑着,不跟他争吵,是不想让他难过?

  他觉得自己简直该死!

  于寒舟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但她猜测他此刻心中一定不好过。他是个有良心的男人,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滓败类。她道:“我不怪你。”

  “只怪命运弄人。”

  命运跟苏凝烟开了个大玩笑。她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错,无端端遭受了这样的灾难。

  但命运素来如此,赠予总有好有坏。接受好的东西时没有抱怨,那么当厄运降临时,便不要怨怪。

  万凌云还要说什么,于寒舟对他摆了摆手:“我累了。”面上透露出几分疲惫,“你出去吧。”

  万凌云纵有满腹的话想说,然而看着她疲惫的神情,挣扎片刻,终是退出了去。

  “吱呀”一声,门被关上。于寒舟褪下鞋子,合衣躺在床上。

  于寒舟醒来时,睁眼看见床边趴着一个小豆丁,俊秀白皙的脸上有一丝好奇,趴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

  “娘。”见她醒了,他眼睛一亮,脆声叫道。

  于寒舟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慢慢坐起来。小飞让开一点,看着她弯腰穿鞋子。于寒舟穿好了鞋子,走到梳妆台前,坐下来,理起头发和衣衫。

  小飞蹬蹬蹬跑过来,站在旁边仰头看着她:“你是我娘。”

  于寒舟透过镜子看着他,唇也未张,淡淡地“嗯”了一声。

  她的冷淡让小飞有些无所适从。脚下挪了挪,往后退开半步,眼中有些迷惑。

  于寒舟没有哄他。这个秀气的小男孩,长相很是讨人喜欢,但她心中对他没有柔情。

  透过窗户,能看到天色已是傍晚,她站起来,打开门走出去。

  小飞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不时看她一眼,似乎想跟她说什么,但是又不敢开口。

  小严已经起了,在院子里,蹲在竹丛旁边玩蚱蜢。看到她出来,立刻站起来,丢掉手里的蚱蜢:“姐姐,你醒了?”

  于寒舟对他露出一点笑容:“休息得怎么样?”

  她的平静,让小严安心了一些:“我很好,姐姐休息得好吗?”他很担心于寒舟,发生这种事,他总觉得她心中不像表面上呈现出来的那样平静。

  于寒舟对他笑了笑:“我休息得很好,晚上想吃什么?”

  小严还有些拘谨:“我都可以。”

  似乎是见她和小严有说有笑,旁边的小飞胆子大了,伸手拉住了她的,并且拽了拽:“娘,我晚上想吃奶黄豆沙包。”

  于寒舟垂下头,淡淡地道:“好,让厨房给你做。”

  小飞仰头看着她,又问:“娘,你想吃什么?”

  于寒舟想了想,说出几道菜来。小飞的脸上露出惊讶:“这几道菜我也喜欢吃!”

  于寒舟便笑道:“你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口味和我一样,有什么稀奇?”

  约莫是说了几句话,小飞不那么拘谨了,竟然开始拉着她的手摇起来:“娘,这两年你有没有想我?”

  于寒舟却没有太多耐心同他说话,余光瞥见万凌云朝这边走来,抽出了自己的手。

  万凌云是来叫她吃晚饭的。

  苏凝烟的口味怎么样,他与她夫妻多年,自然是知晓的。

  “烟儿,”他走至她身前,神态像是对待祖宗般小心翼翼,“饿了吗?饭已经备好了。”

  于寒舟点点头:“那走吧。”

  小飞见万凌云过来,立刻跳到他旁边牵住了他的手。他虽然对回来的母亲有些好奇,但毕竟跟父亲更熟悉,牵着万凌云的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进了餐厅,他环视一圈,问道:“悦悦呢?”改口之前,他管江悦叫“悦悦”。

  约莫是万凌云吩咐过他,他此刻没有再叫江悦“娘”。

  听了他的话,万凌云连忙看向于寒舟,仿佛害怕她会生气。但于寒舟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走到位置上坐下,还对小严招了招手,示意小严坐到她旁边。

  万凌云顿时松了口气,随即,便是难以言说的滋味。心头密密麻麻的痛,像是有无数根针在扎。

  她如此不在意,他不相信她是真的不在意,他认为她心中一定极为伤心,此刻是用尽了力气在控制自己的愤怒和悲伤。

  他更心疼了,简直心痛如绞,甚至想呵斥旁边的儿子,呵斥他没有眼色,乱说话。但他看着五岁的儿子,纯真的小脸上没有丝毫心机,他便呵斥不出来了。心头感到无力,还有深深的自责,全都是他一个人的错。

  万凌云很快收拾好了表情,坐在于寒舟的旁边,为她布菜。小飞有模有样,学着万凌云的样子,夹自己喜欢吃的菜给于寒舟,还贴心地说道:“娘,这两年你受苦了。”

  于寒舟没忍住,微微挑起眉梢。真是有趣,原剧情中,苏凝烟那么伤心,情绪激烈到疯狂,他们不体贴她,小飞甚至说她是坏女人,要江悦做他的娘亲。

  而万凌云的心中未尝没有埋怨。

  虽然他自己大抵是不会承认的。但他每天晚上翻来覆去地想江悦,不就是觉得江悦更合心,他更喜欢江悦吗?现在他绝口不提江悦,如此小心翼翼地对待她,恐怕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爱着的已经是另外一个女人了。

  这一对父子,典型的“谁弱谁有理,谁强谁活该”。只因为她没有歇斯底里,没有吵嚷打闹,便关切体贴起她来。

  她欣然受了。

  饭后,万凌云送于寒舟回去,他梳理过了心情,有条有理地解释了许多,求她原谅。

  他看起来情真意切,但于寒舟一个字也不信。这都是假的,是浮在表面上的。

  是水中月,是镜中花。

  一旦她流露出妥协,答应晚上跟他躺在一个房间里,他就会睡不着觉,会惊梦,会在醒来之后茫然地披上外套,走到院子里,遇到江悦。然后两个人相顾无言,默默不语,情愫在两人之间静静流动。他会明白,他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是谁。

  何必呢?她何必成全他?

  她来这里,是为了跟他了结。做一个不歇斯底里的,不仇恨憎恶的,有风度,有修养的女人。结束龙泉山庄的夫人的身份,恢复红梅山庄的大小姐的身份。

  不是为了成全别人的爱情。

  “你派人前往红梅山庄了吗?”她问道。

  万凌云怔了一下,说道:“还没有。”怕她误会,连忙解释道:“我本来打算挑些礼物,让下人一起带过去,毕竟岳父岳母帮着照顾小飞很多。”

  他消沉的那些时日,实在无暇顾及儿子,便送去红梅山庄,让苏凝烟的父母照看。

  于寒舟点点头,没有跟他计较此事,说道:“正好。明天你派人出发时,带上小严。”

  万凌云有些疑惑:“夫人让他去做什么?”

  于寒舟答道:“他和婆婆救了我的命,婆婆唯一的要求就是让我照顾他。让他送我回来,其实没打算让他再回去。我打算把他安置在我爹娘那里。”

  万凌云垂在身侧的双手捏紧了,哑声道:“龙泉山庄也可以安置他。”

  于寒舟笑了:“我岂会把他安置在一个我触手莫及的地方?”

  她站定脚步,身处一片树影中,神情看不清楚,只有一双眼睛如星子般闪亮:“万凌云,我不是跟你赌气——我们和离吧。”

  “我不同意!”万凌云几乎是立刻大叫道。

  他的表情又惊又痛,仿佛怕她即刻就要离开,伸手过来抓她。于寒舟后退一步,闪身避开了,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仰头看着他。

  心中并不觉得意外。

  剧情中,若非苏凝烟黑化,几次三番伤害江悦,万凌云就是纠结死、痛苦死,也不会承认对江悦的情意,跟苏凝烟分开。

  于寒舟不做这个好人。

  她一丁点儿恶毒的事也不会做,绝不会给他递这个台阶。

  她要看看,没了她这个“恶毒女配”从中作梗,他们如何毫无负担、开开心心的在一起?

  “我不是跟你商量。”于寒舟道。

  万凌云顿时急了,居然又踏步上前,抓她。

  于寒舟这次没有躲开,她甚至上前迎上他,一手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用力点着他的胸膛,厉声说道:“别的女人睡过的房间,我不睡。别的女人住过的心房,我也不住。”

  万凌云停顿住,怔怔地看着她。

  只听于寒舟又道:“别告诉我,你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万凌云脸上的怔怔逐渐转为悔痛:“烟儿,我,我……”

  他想否认,想辩解,但是对上于寒舟仿佛剖开人心的锐利眼眸,身体逐渐颤抖起来,眼眶红了,颤声恳求:“烟儿,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你想想小飞,我们的儿子,你舍得离开他?你曾经多么疼爱他……”

  于寒舟一声轻嘲,打断了他:“早前我见他很喜欢那个女人。我走后,他不会过得差,我没什么放心不下。”

  没有再跟他纠缠,转身回到房间。

  万凌云站在那里,看着清丽的身影消失在竹丛后,久久挪不动脚步。

  胸口被她点过的地方,余痛不绝。

  他想起她刚才的话:“别的女人住过的房间,我不睡。别的女人住过的心房,我也不住。”

  他无声重复着这两句话,心中陡然剧痛,痛得像要裂成两半。

  于寒舟安然睡了一觉。次日醒来,她打开房门时,就见门前跪了一个男人。

  万凌云仍旧是昨日那副装扮,看起来根本没有回去,头发上带有薄薄的露水,仿佛跪了一夜。

  “烟儿,”见她出来,他仰头看着她,声音嘶哑:“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但,昨天你有一句话不对。”

  他伸出右手,按上自己的胸口:“这里只有你,没有住过别的女人。”

  他情真意切的模样,使于寒舟几乎要笑出来:“所以,你和一个你根本不爱的女人上了床,并打算娶她,让她做你儿子的后娘?”

  万凌云的表情变得难堪起来,几乎是恳求地看着她,重复道:“烟儿,这里只有你,只有你一个人。”

  于寒舟面色淡淡,抬头看向院子门口,只见门外露出了一点衣角,看着颜色像是女子穿的,她收回目光,对万凌云道:“你先起来吧。”

  万凌云不肯起来,她也不强求:“如果我留下来,江姑娘怎么办?”

  万凌云一怔,表情带了些愧疚,低下头道:“我会安置好她。”

  “万凌云,人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于寒舟缓缓说道,“你同她已经……你不能辜负她。你已经辜负了我。”

  万凌云身形一颤,几乎跪不稳,他心中大痛,仰头看着她,嘴唇颤抖着,想要说什么,但于寒舟只是垂下头,怜悯地看着他:“这是最好的办法。”

  话音落下,不等万凌云有所动作,院子外头冲进来一道娇俏的身影。

  江悦来到近前,看着于寒舟,脸上有羞愧,有坦荡,有决绝:“我不知道你还活着,否则我绝不靠近他一步。我不是故意破坏你们的家庭,现在你回来了,我立刻就走!”

  她看了万凌云一眼,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又看向于寒舟,深深一弯腰:“无意伤害了你,对不起!”

  话落,转身跑走了。

  她的忽然到来和忽然离去,让万凌云吃了一惊,立刻站起来。

  但他跪了一夜,腿早跪麻了,刚一站起来,身形就是一个踉跄。他匆忙扶住一把竹子,才没有摔倒。

  “江悦!”他叫了一声,看着门口的方向,想要追出去似的。

  于寒舟没有理会,转身来到小严的房门口。

  小严早就醒了,他就住在于寒舟的隔壁,外头的动静,他听得一清二楚。他心中有尴尬,有愤怒。此刻听到敲门声,才打开门。

  见是于寒舟,他担忧地道:“姐姐。”

  于寒舟对他点点头,露出一个微笑:“收拾下东西。一会儿你要跟他们一起出发,去我娘家红梅山庄。”

  小严怔了怔,点点头。

  他欲言又止,于寒舟笑了笑,说道:“别紧张,我很快也去。”

  小严想说的不是这个。他想回家了,他离开家很久了,他想婆婆了。但是于寒舟现在遇到了困难,他不好离她而去,因此便没问她,自己为什么要去红梅山庄。

  于寒舟猜到他心中所想,脸上的笑意微微敛下来,带了点认真:“小严,你回不去了。”从随身携带的荷包里拿出一封信,递给他:“这是临走前婆婆交给我的,你打开看看吧。”

  养伤的半年中,她教小严认了不少字。小严打开信,立刻看起来。信的后面,有婆婆和他约定的暗号,他看了立刻明白,这是婆婆写的信,眼眶顿时红了。

  他没说什么,只是抬头,对于寒舟点了点头。

  于寒舟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会好好对你,不会把你卖了的。”

  小严破涕为笑。

  吃过早饭,于寒舟叫了管家,点了人,带上小严一起往红梅山庄去了。临走前,于寒舟对小严说道:“如果我爹娘他们有什么问你,你直说就是。”

  小严点点头,走了。

  于寒舟目送他们离去,转身回了山庄。万凌云站在山庄门口,看着她走近,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仿佛被无情的女人抛弃的可怜丈夫。

  他的身边是一脸懵懂的小飞,看起来像是一对被抛弃的父子。

  于寒舟想笑。

  “一定要这样吗?”万凌云问道。

  于寒舟道:“这是对你、对我、对江姑娘最好的办法。”

  “那你怎么办?”万凌云的眼睛红红的,“你怎么办?你为自己想过没有?”

  说完,他哽咽地道:“我怎么办?你走了,让我怎么办?我这一生如何度过?”他紧紧握着小飞的手,身形微颤,堂堂七尺男儿,像个委屈的大孩子。

  于寒舟没忍住,笑了起来:“我回来之前,你过得不是很好?”

  含情脉脉地看着江悦,浓浓的情意藏在眼底。

  说完,她脸色冷下来,擦过他们,头也不回地走了。

  万凌云如何安置江悦,于寒舟没有问。他们爱怎样,便怎样,同她毫无关系。

  但万凌云却来找到她说:“我把她送走了。”

  于寒舟一点兴趣也没有。

  她的冷淡终于激起了万凌云的愤怒。

  从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努力挽回,为什么会这样?

  理智同时被唤醒,他怀疑地看着她,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按在门板上,喝道:“你是谁?你不是烟儿!你是奉贤山庄的人?!”

  奉贤山庄,正是当年埋伏他们,害得苏凝烟坠下山崖的仇家。苏凝烟“死”后,万凌云重创了奉贤山庄。此时,他怀疑面前的女人是奉贤山庄派来搅乱他心神的奸细。

  他身上寒气散发,冷意逼人,像针一般朝于寒舟刺来:“烟儿不会这样对我,她爱我,不会如此平静!你一来到便平静得过分,你是谁?”

  于寒舟的眼皮都没有掀动一下。

  她挣了挣自己的手腕,没有挣出来,便放弃了,抬起眼皮看着他,声音依然平静:“你要我怎样?歇斯底里,疯狂怒骂,与你厮打?”

  “我已经失去了爱我的人,失去了我的儿子,难道连自己也要失去?那样你就甘心了吗?认为我还是爱你的,你就满足了吗?你想要的便是这样吗?要我面目全非,为你疯狂?!”

  万凌云被她问得怔住。

  于寒舟一用力,抽出了自己的手:“在不值得的人面前流露脆弱,是傻子才会做的事。”她的眼中没有丝毫温度,“我再难过,也不会在你面前哭。”

  万凌云看着她漠无表情的模样,只觉得熟悉又陌生,忽然心如刀割。

  “我没有爱上别人,你冤枉我。”他颤着唇道,“你是在往我的心上插刀子。”

  “是你先在我的心上插刀子!”于寒舟仰头看着他,一手按上自己的心口,厉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有什么立场指责我?有什么脸指责我?最受伤害的人,难道不是我?”

  她仰头看着他,一声比一声凌厉:“我就连保持平静,想要维持最后一丝体面,也不能了吗?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上天这样对我,你也如此对我?”

  她愤怒的目光直直杀向他,万凌云被她的一声声质问逼迫得狼狈后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于寒舟抿起唇,冷冷地看他一眼,扭头就走。

  她同这个男人,再无一句话可说。

  到了晚上,小飞却抱着小被子来到于寒舟的房间:“你不要偷偷哭,我来陪你睡。”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支持哦,我把我的花花全送给大大了。

  • 耽美网友

    太后救出来了?怎么救的

  • 耽美网友

    作业好多啊。。。要死了。。但我会更新的!柠檬也要更新哦

  • 耽美网友

    看到萌萌,我就是没有感情的收藏杀手,我不管,萌萌新书大火!!!!

  • 耽美网友

    什么时候在更新

  • 耽美网友

    爆照格式: 收藏本店铺+关注

  • 耽美网友

    加油呀大大!

  • 耽美网友

    师傅,我来了吖! 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 永远为你捧场吖!

  • 耽美网友

    加油吧,作者,我相信你

  • 耽美网友

    加油加油,更新啊

为您推荐

科幻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