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都市言情 → 超级衙内最新章节

超级衙内最新章节

超级衙内最新章节

蚊香升起

连载中免费 天作之和娱乐圈穿书

    故事由此开始......一位被神识净化的人幸运的被重生在90年代初期。他是21世纪10年代高级金融顾问拥有出色的才华,可惜,天妒英才,在刚刚升职的酒会后,因车祸而亡。

    神使者给他三个愿望,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到现实生活中,用自己的知识成就他的梦想。

    他回到了八十年代末,借助别人的身体,成为高官的后代。

    故事曲折中带着浓厚的笑料,不时的扮猪吃老虎,生活中穿插着众多红颜。偶尔高调跋扈,带着一种纨绔游离在生活百事中。

    上天给他一次重生,一个深厚的背景,从新的生活,让他选择仕途,手握权利时看到事物百态,从办公室政治斗争到派系斗争,让他逐步的成长。。。。。。。。。

0人气更新:2020/02/14

在线阅读

    故事由此开始......一位被神识净化的人幸运的被重生在90年代初期。他是21世纪10年代高级金融顾问拥有出色的才华,可惜,天妒英才,在刚刚升职的酒会后,因车祸而亡。
    神使者给他三个愿望,而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到现实生活中,用自己的知识成就他的梦想。
    他回到了八十年代末,借助别人的身体,成为高官的后代。
    故事曲折中带着浓厚的笑料,不时的扮猪吃老虎,生活中穿插着众多红颜。偶尔高调跋扈,带着一种纨绔游离在生活百事中。
    上天给他一次重生,一个深厚的背景,从新的生活,让他选择仕途,手握权利时看到事物百态,从办公室政治斗争到派系斗争,让他逐步的成长。。。。。。。。。

免费阅读

    第1章 澳洲龙虾()

    烈日当空,毒辣辣的光线,照在这片基本看不到绿色植被的土山丘上。干裂的山丘上出现一道道网状裂痕。

    小小的山路蔓延在连成一片的山丘上,像一条盘扎的细蛇。

    张子健双手扶着膝盖弯着腰大口的吸着气,用那仅有的一点唾液湿润着干裂的嘴唇。

    灼热的空气像小刀一样割裂着肺腑。“狗剩叔。咱能歇会不。”张子健,抬起那沉重不能再沉重的头,看着不远处走在蔓延的土山路上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约三十多岁,身穿一套洗的快发白的蓝色中山装,头带蓝色的本山帽。黑黝黝消瘦的脸,单薄的身子被沉重的行李压的弯曲。

    “不能再歇了。翻过这座岭,在走十里就到县城了,再歇,就赶不上火车了,狗娃,叔知道你大病后体弱,坚持一下,以后到了首都你就再也不用吃苦了。”狗剩叔又慢慢的走到张子健的身边说道。

    张子健没有说什么,看看毒辣的阳光,迈开着沉重的步伐往前走。

    重生来到这个落后的世界已经一个多月了,没想到自己被神仙忽悠到一座穷的不能再穷的小山沟里。什么权啊,钱啊,张子健已经绝望了,只好等待机会走出这座穷山沟,用自己前世的经验从新发展。

    张子健这具身体的主人去了哪里他不知道,可能去了西方极乐世界,也可能在南无阿弥陀佛,甚至在地狱,这已经不是他关心的事了。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叫狗娃,大名也算巧合,也叫张子健。是他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老爸起的,一位首都下乡知青,在他出生的前一晚上,踏上回首都的班车,从此再也没有音讯。

    那一年也就是一九七三年七月中旬,在那一年同样也是邓老第二次复出,狗娃的爷爷跟随着邓老也回复了革命工作。

    匆匆一过,十六年过去了,狗娃已经变成了大小伙了,可是从娘胎开始,就落下病根,身体一直很虚弱,他的老娘在生他的时候不幸离世,带着一种不甘的悲伤离开人世。狗娃是被一位老八路养大的,现在是成了村里的老支书。

    狗剩叔是现在村里的村支书,正在狗娃十六岁生日那天,突然得了一场大病,正是狗剩叔,背着狗娃走出十几里山路到镇卫生所,才救得他一条小命,正是这个时候,金融硕士,大型金融集团的投资顾问张子健走进这位狗娃的身体里。

    张子健默默的走在前面。他身上唯一的重量是身垮着军绿色的单肩背包,里面是换洗的破衣服。

    千层底的新布鞋是狗剩婶赶了两晚上给做出来的,深蓝色的裤子腰带用跟布绳栓在上面,上衣是70年代绿色军装服,那是狗剩叔当兵时候穿的,头上还带着一顶不次于本山帽的绿帽子。这可把张子健郁闷的不轻。本不想带,可是狗剩叔说,这是当代青年的象征。不带帽子不好看,进了城,人家都带,你不带,跟不上革命时代的步伐。

    这就是让张子健无语的地方,特殊时期不是早就结束了吗?怎么动不动就革命精神呢?看来,那场红色的风暴深害了很多人的大脑。

    要说张子健和狗剩叔这次去首都,还是因为狗娃他爸终于想起他这个儿子,用其他途径发一封电报打到县里,委托县领导代找自子的儿子,当地县领导一看事首都民政总局来,当下认真查找。说来这也好找,有人名,有地址,一找一个准,县里出路费,让村里人把人送到首都。

    当张子健从狗剩叔说起自己的身世,有位入阁的爷爷,还有位京城某厅的副厅长。顿时心花怒放,看来神仙没忽悠他,这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可是这狗剩叔知道谁要找张子健啊,村里养了16年的狗娃如今也是高官之后了,以后有什么事,咱首都也有人了,不是。

    道路是艰难的,上天再给张子健一点磨砺。咬紧牙关,不怕闷热的天气,踏上光明而又美好的生活。

    绿色的火车皮,显得陈旧,座位还是带着老式的竹木椅。车厢里的人多,动物也多,鸡鸭鹅和人挤在这节闷沉的车厢,车窗已经打开到最大,可是车速上不去,进来的风还是热的,整个车厢乌七八糟的。

    杂乱的人声,鸭鹅还在伴唱,无聊的人不顾车厢浓重的异味还吸着烟。车厢两边的十几扇车窗也成可摆设。张子健不明白四十多迈的时速,竟然刮不出这些异味去。带着悲汗的心情,只好咬紧牙关坚持下去。

    经过两天一夜的颠簸,终于到达首都,两天啃了三次窝头的张子健这时胃里缩成一团,饿的一阵阵痉挛,苦不堪言。

    好在车站有人举着牌子迎接,是张子健父亲的司机。坐上一辆半新的普桑,这才让张子健舒服点。

    饿的有些眼晕的张子健不知道司机拐了几道弯,走了多少路,终于在一家中等的饭店停下了。

    “领导下午有个会,没能亲自来接你们,下班后就过来,让我先陪你们吃顿饭。”一路上不说话的司机中终于在目的地说话了。

    张子健率先打开车门下车。帮着狗剩叔拿上行李就往忘饭店走。这家中等的饭店门口站着两位迎宾。看着两位土老帽走进大厅,也忘记说欢迎光临了。门口左边就是收银吧台,站在里面的一位富态的中年妇女接着就说了:“这里是高档饭店,怎么能随便进入呢?我说你们两个怎么看门的,衣冠不整就让两土帽子进来了。”

    司机跟在后面听见这位老板娘一说,暗自摇了摇头,跟上前说道:“我说老板娘,你这鸿运来什么时候成了高档饭店了。这是张厅家里来的远方亲戚,让我带你这来吃个饭,你不欢迎啊,我们这就找别家去,一会张厅过来找不找,可别说我没带来啊。”

    “哎呦,刘师傅,你看我这张嘴,您别介意啊,张厅家的亲戚,看我这双瞎眼。我这就安排雅间啊!”老板娘一看是张厅长的司机刘师傅赶紧的改口。这要是转到张厅长哪里,以后在给自己找点别扭,那可划不来。

    雅间很快安排好,雅间中的吊扇也开到最快,八人标准的圆桌,上面摆着茶具酒杯,酒杯上面还有叠成花状的餐巾。

    张子健挨着狗剩叔坐下,司机刘师傅坐在他俩的对面,一位小姑娘提着一暖壶水过来泡茶。司机刘师傅拿出烟来让让狗剩叔。

    张子健知道自己和狗剩叔的打扮让人瞧不起,现在都89年了,首都都流行时装了,自己还穿着70年代的服装,这不明显告诉人家自己都是土杆子,土老帽进城了吗?别说被老板娘瞧不起,要是搁在张子健身上,看到这一身打扮,也会赶自己走。

    司机刘师傅,让狗剩叔点菜,狗剩叔客气的让刘师傅先点,扭过投来对着张子健说道:“一会你爹来了,可得,还爹啊,十几年了,你们毕竟是父子。”

    狗剩叔这一说话,可差点把刘师傅手中的菜单给吓掉地下。

    一开始,还以为农村老家过来看看大领导的穷亲戚,多少年了,在首都,都流行,别看大马路上穿着和破烂似地说不定是哪家领导的穷亲戚。刘师傅内心惊讶啊,张厅长他是知道的,身后的老爷子厉害啊,九位内阁之一啊,还是最年轻的一位。别看现在张厅长在首都卫生厅当副职,那是在镀金,过个一年半载的放出去,可就是重量级的人物了。那可是年轻的实力派人物啊。张厅长在农村还有个儿子,这事。。。刘师傅知道这事可不能乱说,张厅长现在的夫人可年轻,虽说还有个两岁的孩子,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儿子,多半是私生子。这事就当没看见,没听见,身为贴身司机,还是知道该怎么给领导保密的,心里一阵暖洋洋的,看的出来,张厅长很信任自己,这么隐秘的事情让自己接待,那是信的过。

    “在这里,也就前脚后脚的功夫,呵呵,张厅长里面请。”老板娘打开雅间对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说道。司机刘师傅,这时也赶紧的起来。

    张子健一听张厅长就知道传说中的老爸来了。狗剩叔也立刻站起来,有些激动的眼泪在眼眶中转悠对着张厅长说道:“建国哥!”

    “碰”的一声狗剩叔身后的椅子倒地,走到张建国的身边,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张建国眼泪也跟着流出来了,喃喃的说道:“狗剩兄弟。”随后,两人紧紧的一个熊抱。

    狗剩叔拉着张建国的手扭头对着张子健说道:“狗娃,过来,这是你爹。”

    张子健和张建国,两目对在一起,相互打量。张子健看的出来,张建国的眼中有些激动,同时也就些愧疚。

    “这娃,来的路上,不是说好了吗?还不快叫人呐。”狗剩叔有些着急的说道。

    张子健还真叫不出口,在前世,自己就是一名孤儿,通过孤儿院专项基金才考入南开金融学院的。打自己记事就没有父母的概念,以前也向往着有父母,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哪种羡慕,慢慢的埋藏在心底。

    张子健看了看狗剩叔,站着没动,随后一想,上天既然安排了我有位好父亲,我就好好的享受哪种纨绔子弟的生活吧,感受一下父爱,可惜没有母爱,要不我还真能实现我以前有个温暖家的梦想。

    “爸!”声音不大,但是谁都能听到。这声爸,对张建国来说,可是太久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哦莫,你什么时候开的文?祝书大火

  • 耽美网友

    呼…刚刚码完两章节,这篇「朱雀」会因为意米茶跳跃式写作方式,所以会有现代、古代、回忆、隐藏人物、支线故事…交叉汇集而成,这边先跟大家说一声,免得看倌有看没有懂,不过相信看倌们会渐渐习惯的,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留言给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而不尽,为您解答疑问

  • 耽美网友

    宣布一下,由现在开会,我收回忘月的可更权,因为作者手机掉了

  • 耽美网友

    我来了,先留言再看文?

  • 耽美网友

    哇!已经有三个人收藏了吗?耶!!!

  • 耽美网友

    我又来打call了 这本是你给我老婆写的定制啊哈哈♡ 加油喔♡ 我那本要保持周更喔

  • 耽美网友

    国庆高产,日常咕咕咕(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 耽美网友

    大大加油,今天还会不会更新呢

  • 耽美网友

    嗷嗷嗷写的好棒的说!!!

  • 耽美网友

    大大要加油哦!你可以的!

为您推荐

都市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