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综漫同人 → 斗图大陆顾青舟叶墨凡最新列表

斗图大陆顾青舟叶墨凡最新列表

斗图大陆顾青舟叶墨凡最新列表

铂金色

连载中免费

《斗图大陆》是由作家铂金色所写的古代幻想作品,主角是顾青舟和叶墨凡,小说讲的是在以图相斗的斗图大陆里,被大家视作花瓶的男神顾青舟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画祖叶墨凡是他的马甲,那表情包大帝和可怜无助的男神将发生怎样有趣的故事.......

414人气更新:2021/11/23

在线阅读

《斗图大陆》是由作家铂金色所写的古代幻想作品,主角是顾青舟和叶墨凡,小说讲的是在以图相斗的斗图大陆里,被大家视作花瓶的男神顾青舟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画祖叶墨凡是他的马甲,那表情包大帝和可怜无助的男神将发生怎样有趣的故事.......

免费阅读

  利用表情包的药效加成,顾青舟只静养了三天,就待不住了,硬被他师父墨雪涛压着继续静养。

  顾青舟这几天就像打通了武侠小说中的任通二脉,灵感源源不断,又画出了难以启齿的作品。

  比如他给额头换药照镜子时,看着自己流泪不止的双眼,异象顿生,提笔就画出个表情包。

  【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作为一只很能吃的橘猫,一定要选好角度露出小脸,挡住大肚皮,努力睁大水汪汪的眼睛,

       可怜无辜盯住对方,这样就可以一直不用努力平躺骗吃骗喝。

  喵喵喵?什么玩意!

  这表情包的功能,居然是增加说服力,配合水汪汪的眼睛使用效果更加十倍。

  “……”我不要面子啊!

  师父安排的养伤地点,环境安静舒适,也是画院最安全的地方之一,紧邻画院师长们的住处。

       平日连学生都没几个敢经过,今天外面却格外吵闹。

  顾青舟拖着病体出门,混在人群里,才知道是王师弟家里来人了。

  王家人不认识他,画院同窗们却都知道王师弟怎么死的,在他面前形成了一圈真空。

  “这就是顾青舟?听说和王路仁关系很好,看来是真的,都披麻戴孝了。”

  “……”顾青舟额头裹着绷带,伤还没好。

  “你看他哭得多情真意切呀,怪可怜的……”

  “喂喂,他哪里是哭王路仁?他是绘心被摘,眼睛出问题了!”

  “太惨了,顾青舟没绘心,又伤了眼睛,现在岂不是更加废柴了?”

  “他害死了王师弟,又没了绘心,看他还怎么有脸在画院继续待下去!”

  要不是时间不对,这些窃窃私语都会以笑声收尾。

  顾青舟摸了摸额头的绷带。他听过太多恶言恶语,谁叫他占着墨先生唯一的弟子身份,

        每月领着丰厚的资源,却始终是一名画徒,辜负了画院的栽培?

  虽然这些人都卡在临摹境,也许一辈子成不了画师,但不妨碍在他面前找优越感。

       毕竟他曾经是画院最有前途的耀眼新星,从云端跌进泥里,还享受着旁人羡慕的资源供给,怎么不叫人眼红嫉妒?

  这些恶意顾青舟已经见识过太多。如果他心态被影响,就更难成为画师。

  好在,最艰难的一步,他已经踏过去了。

  成为画师以后,他与他们已经不是同类人。

  顾青舟这几年,一直被人冷嘲热讽和孤立,根本不觉得这些人的行为让他难受。只是王师弟的死,是他心里迈不过去的坎。

  那桶加料的泉水,不管王师弟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被人利用,还是疏忽大意,逝者如斯,现在都没必要提及。

  关键是抓住凶手!

  王家人来得快,去得也快,不知道画院私下给了什么补偿和承诺。见热闹没得看,众人便都散了。

  顾青舟又变成了一个人,其他人避他如瘟疫。也不知是以为他彻底废了,还是怕被他牵连丢了性命。

  他养伤这几天,硕果仅存的朋友没一个来看望,看来都不能指望了。

  不知道好友谢春风什么时候回来,顾青舟突然有点想念对方了。

  在这画院中,他最亲近的人是谢春风,对方外出历练已经有段日子了,他现在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顾青舟一路闲言闲语不少,却没有一个人对他心怀杀意,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那晚闭关的画室前。

  画室位于小院内,院门被人贴了封条。他左右打量,也许是画室位置偏僻又出过命案,大白天也见不到一个人。

  顾青舟见四下无人,便小心地揭开封条,推门而入。

  门嘎吱一声推开了,门缝抖散一层细灰,虽然不多,却还是呛得顾青舟直咳嗽,他现在的身体弱不禁风,半点风尘就经不住。

  顾青舟没来得及观察案发现场,一阵清脆的玉石相击声,从身后突兀传来。不用转身,他就知道是师父来了,好快的速度!

  “原来是你撕了封条,让为师白跑一趟,徒儿呀,你何时能让为师省心?”

  “师父——”顾青舟嗫嚅道。

  “吞吞吐吐打什么鬼主意?”墨雪涛不等顾青舟开口为自己辩解,就从背后环住他肩,夹着他脖子,拎着往回走。

  “跟我回去静养!为师的玉貌花容,要因为操心你长皱纹了,你赔得起吗?”

  “赔不起!”顾青舟瑟瑟发抖,“师父您用错词了,是俊美无俦!”

  “乖徒儿,瞎说什么大实话。”墨雪涛受用的眯起双眼。

  “……”师父,不提瞎,咱们还是好师徒!

  被墨雪涛一路夹脖子,扭送回他静养的房间。顾青舟已经直翻白眼,只剩下了半条命。

  “哎呀呀,就你现在这副身子,还想去追查凶手?”墨雪涛执扇把玩,轻轻敲打了几下手掌道。

  “师父,您听我说,我有办法找到凶手!”

  墨雪涛噗哧笑出声道:“这件事画院会调查,不需要你一个学生出头。

       天塌下来自会有高个子顶着。你一个新晋画师,难道比画院的师长们还能有本事?”

  “……”在这方面,他可能真比师长们还厉害。

  “师父,我已经晋级画师了!”顾青舟认真道。

  也许是他的目光太自信,又异常笃定。墨雪涛收回不以为然的笑容。

  他隐约猜到这份自信,跟顾青舟觉醒画师的“第一本命灵图”有关,画界在这方面有禁忌,就算猜到也不点破。

  “你有什么想法?”墨雪涛以平等的口吻询问道。

  “师父,我觉得如果凶手还留在画院中,早晚会来杀我灭口,因为我与他正面接触过。”

  顾青舟说起了这段时间的想法。

  “凶手以为我死了,又杀王师弟灭口,可我还活着。只要往外传播,说我看过他的长相,

        等我养好头上的伤,复原那段记忆,就能找到他。他会坐不住的。”

  “你觉得摘心手还留在画院?你想以自己为饵?不行,太危险了!”

  “师父,如果他真这么厉害,就不会只盯着我一个画徒下手了。摘取画师的绘心,

        岂不是品质更好?况且现在我已成为画师,有自保能力。关于这点,从众人的反应看,师父是否还未对外透露?”

  “未透露。”墨雪涛颌首。

  “我希望师父继续保密。”

  “你想扮猪吃老虎,为师不同意!你拎起来都没分量。”

  “……师父!您总不能把我关在房中静养一辈子吧?难道画院一日不找到摘心手,我就一日不去上课吗?”

  顾青舟见第一个理由说不通,只能换个说辞。如果不在凶手面前露露脸,他永远别想找到对方。

  “有道理,来,喝下这碗药,好好休养。”

  “……”

  非常时期,只能使非常手段了。

  顾青舟百般无奈,轻声念道“点睛”,暗自点在表情包上发动技能。完全忘记刚画出表情包时,自己是拒绝的。

  “师父你看着我的眼睛。”

  【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我顾青舟就算饿死!死外面!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用一次这表情包!

  真香!

  顾青舟努力睁大双眼。

  他的双眼经过调养,已经不再流泪不止,却依旧水汪汪的。说服力增加十倍。

  徒儿现在看着怪可怜的……

  墨雪涛只看了一会儿就心软了。

  “为师答应你。”他同意道,“你若在房里待闷了,每天去听课半日也无妨。再多身体就吃不消了。”

  他说完犹豫了一下,没忍住道:“好徒儿,你的第一本命灵图效果,不会是撒娇吧?”

  “……”

  “不必告诉为师,我懂规矩,要保密!”再次回到学堂上,物是人非,顾青舟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在接触到异域的意识后,有时候他清醒知道自己就是顾青舟,有时候又突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了。

  但当他踏入学堂,接收到众人厌恶或是怜悯的目光,他不再迷茫。

  他依旧是众人眼中的顾青舟,一个该死的幸运儿!

  今日授课的是刘师长,只在顾青舟进来时扫了他一眼,动作没有半点停顿,

       将一副青绿山水画悬挂在正中间,点拨了几句绘画技巧,就沏了一杯茶水,自顾自倚在躺椅上翻阅书卷,让众人各自临摹。

  顾青舟顶着众人视线,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铺平宣纸,压好镇纸,抬头默记要临摹的画作,构思着如何下笔。

  “顾青舟这么快就来上课了?”

  “额头上的白布还在渗血,到现在没结痂怪吓人的。”

  “摘心手呀!直接捅个血窟窿,人没死就是命大了。”

  “……”这些人什么眼神?药膏颜色也能看成渗血,眼神比他还不好使。

  顾青舟换药时看过伤口,眉心只留下一处红点,并不影响容貌。

  红点是师父说了,他看不出颜色。不过伤口虽然已经不可怖,想要彻底养好,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

  众人窃窃私语,刘师长也不管,绘画靠悟性,修行在各人。哪怕这些人一辈子当画徒,

        成不了画师,影响的也不是他的前程。

  顾青舟开始还为这些人的窃窃私议分心,开始作画时,周围一切声音便被他隔绝了。

  顾青舟这些日子没有和众人一起上课临习画作,自己画出了不少表情包,虽不至于内心膨胀,

       却也有些飘然,总觉得成为画师后,哪怕绘心受损,对自己也没有造成天翻地覆的影响。

  如今看着悬挂在学堂上的山水画,却切实回归现实,感到脚踏实地后出现了落差感和困顿,是他之前没注意到的。

  在顾青舟拥有纯净的青根绘心时,对青绿色彩的把控极其敏锐,如今……

  面对桌上摆放好的一盒盒颜料,他感到无从下手,因为分辨不出颜色。

  果然不能闭门造车,他这些日子居然没注意到他的短处……不,应该是下意识逃避了。

  在眼睛恢复前,他擅长的青绿山水画技,怕是彻底废了。

  顾青舟轻吁了口气,盖好颜料,一盒一盒将它们收纳起来……

  这过程虽然轻柔无声,在一群低头调色的学生中,却显突兀。连刘师长也从手里的书卷移开视线,扫了眼他在做什么。

  顾青舟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另辟蹊径,打算画一幅水墨画。

  他桌子上有松烟墨、油烟墨两种墨。

  松烟墨,淡黑无光泽,墨中略带青色,偏冷意,淡而不薄。适合用来书写,

        而不常被拿来作画,偶尔作为深紫的底色,画蝴蝶、紫牡丹之类。

  而油烟墨的墨色光泽,浓淡层次丰富,墨色略带茶色,带来暖意和深意,适宜画山水。(以上引用知识点)

  心中有了判断,顾青舟在砚台中添水,手腕轻移慢行,研磨油烟墨锭。

  他磨墨的动作又遭来一些好奇窥探,顾青舟全都视而不见。

  刘师长被书卷挡住的脸,微不可查点了点,书卷掩去了唇角勾起的一缕轻笑。

  这些小动作,顾青舟一无所知,他躁动的心,随着研磨过程慢慢平静如水。眼里只剩平铺在案几上的生宣。

  待调好墨汁深浅,顾青舟悬腕落笔,以手肘为支点,带动腕、掌、指上下左右移动、旋转。(引用知识点)

  山脉、石间坡、山峦、山峰,不同山体自他笔下成型,山涧溪水,也在腕力运笔下勾勒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顾青舟额头渐渐流下汗滴,苍白的脸色越发煞白。

  怪不得师父每天只许他听课半日,就算他想逞强也做不到,身体的虚弱无力感,忠实反馈到脑中。

       他羸弱的身体,根本支持不到画完整张作品。

  内心一声喟叹。顾青舟停笔,手腕不受控制的微颤。

  周围的声音重新入耳,屏蔽感官的完美作画境界被打破,从与天地灵气沟通的玄妙状态,重新蜕变为凡人。

  难怪师父坚持要让他静养,他对自己身体状态的认知,还没师父对他透彻。

  他先前绘制表情包,都是线条简单的小幅画作,就算连画十幅八幅也不累。

      竟到现在才察觉身体糟糕到,连完成一幅画卷都支撑不了。

  顾青舟打量眼下的半成品画作,失望的摇摇头,连自己都不满意,怎么让别人认可?

  先不说水墨深浅变化暴~露出的问题,光是用笔就存在缺陷,线条粗细不均,

        主次不明,不是临摹的图结构有问题,而是他笔力不够,没画出山峰的巍峨远近,也没画出流水的绵绵蜿蜒。

  退步太大了……

  顾青舟对此无可奈何。他逞强好胜将画作勉强完成,只会伤上加伤,除非以后都不想用自己的手作画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刘师长案几上的一炷长香烧尽,众人都画得差不多了,

       刘师长打了个哈欠起身,所有人立刻停笔,噤若寒蝉等待检阅。

  刘师长手拿戒尺,从每人面前经过,多少都得他一句评价,也有挨罚的。

  顾青舟调息半天,手指还是哆嗦,这是失去绘心的后遗症,手中筋脉不畅,气弱提不起劲。

  他画出来的东西退步明显,又自作主张以水墨临摹青绿画作,做好了挨戒尺的准备。

  “顾青舟,手伸出来!”果然,刘师长看完半成品,胡子都翘起来了。

  “请师长责罚。”顾青舟闭上眼,将手递了过去。不过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戒尺。

  刘师长只是将手指搭在他腕部,把脉完很快松开。已经清楚这名学生失去绘心,先天有损。

  “以后我的课,你随意吧。”刘师长道,“损有余而补不足,非你之过。”

  “师长还未对他的画作点评!”旁边有人小声嘀咕道。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新坑浩麟上市,大家多多支持~

  • 耽美网友

    让我们一起喊:更文!更文!更文!

  • 耽美网友

    挺好看的,加油?

  • 耽美网友

    大大加油!!!

  • 耽美网友

    国庆节快乐啊♡

  • 耽美网友

    默读着简介莫名感觉像歌词?

  • 耽美网友

    等待墨白更文,什么时候更文, 我什么时候多投花?

  • 耽美网友

    看好你

  • 耽美网友

    加油大大,看好你?

  • 耽美网友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为您推荐

综漫同人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