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历史军事 → 这病治不了,也得治完结+番外全文最新

这病治不了,也得治完结+番外全文最新

这病治不了,也得治完结+番外全文最新

季阅

完本免费 强强

  《这病治不了,也得治》作者:季阅【完结+番外】  文案:  太子“体弱”多病,时常请传言里‘医术高明且品性高洁’的圣手太医宋太医随侍。  这位宋太医眼角细长,薄唇无情,整个人都透露出“不好惹”的气场。  ……不像什么正经太医。  这就是偏见了,宋太医最正经了,真正不正经的其实是——  太子:“太医,我有些头疼……”

0人气更新:2020/03/20

在线阅读

  《这病治不了,也得治》作者:季阅【完结+番外】

  文案:

  太子“体弱”多病,时常请传言里‘医术高明且品性高洁’的圣手太医宋太医随侍。

  这位宋太医眼角细长,薄唇无情,整个人都透露出“不好惹”的气场。

  ……不像什么正经太医。

  这就是偏见了,宋太医最正经了,真正不正经的其实是——

  太子:“太医,我有些头疼……”

  宋太医:“请殿下注意体统,不要动手动脚……您脉相平稳,并无异样。”

  太子:“并无异样?可我最近食不知味,夜不能寐……脑子里想的都是宋太医。”

  宋太医:“……”

  太子:“敢问太医,这病该如何医治?”

  宋太医:“这病……真治不了。”

  腹黑忠犬太子攻X医术高明黑心太医受 1V1 HE

  食用指南:

  1、剧情、医术方面尽力周全,勿考究。

  2、不是一般的好看,球球你们康康吧!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春景,李琛 ┃ 配角:沈欢,乌达 ┃ 其它:太医院,春椒殿

  第1章

  虎威将军便装进宫,身后带着俩人。

  一个是约莫十二三岁大的孩子,另一个是大管家。

  走到宫道口处,他独自往养心殿去,大管家则带着那孩子从另一条岔路拐走,往北去了。

  北边的尽头处,方院满当,弥漫草药香。

  是太医院。

  进门前,管家停下脚步,低声问道:“少爷可知道如何应答吗?”

  无非净是些年纪几许、姓甚名谁、为什么想学医的常话。

  这小少爷想了想,觉着不难。

  点了点头。

  管家略微松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二人衣衫,这才跨进太医院。

  当今皇上而立之年才登基,在位近二十年,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身体难过、多病是显而易见的。

  这点到了冬日更加明显,太医院隔三差五便要去诊治。

  宫中么,都是一个样。

  哪处忙,哪处就得看重。

  太医院刚刚修葺完成,高门大院,石料、粉漆都是最好的,装饰上也讲究。

  大门朝南,视野开阔,玉石鸽、琉璃角,都是成双成对的。

  是讲究人丁兴旺,福禄双至的构造。

  一眼看过去,宫殿一般气派辉煌。

  院判得脸,表情时常带笑。

  他又随和,因此底下的御医们也都松快。

  将军府的管家感叹了一下‘盛世谁能一飞冲天真是说不准,太医院竟然也能有今日’,行事更加谨慎小心起来。

  院判得了消息,一早就等着。

  站在太医院门口,看他刚冒头,便率先迎了出来。

  管家忙匆匆走了两步,捧着手寒暄了一声,“老哥哥好哇?”

  院判笑了笑,看了看他身后人。

  “这就是……”

  管家点点头,他二人眼珠子一对,一起心知肚明的笑了起来。

  待到把人迎进里间,管家喝了两口茶,望了一遭都没望见其他人,打听道:“宋太医不在呀?”

  “着人去叫了,应当快到了。”院判望了望大门外空旷的宫道。

  管家叹了一口气,随和道:“那容我浪费您这处一盅茶,再等等吧。”

  院判配合着笑了笑。

  管家时不时便望一望外头,是个又着急却不敢明催的态度。

  院判想了一会儿,低声问他:“这宋太医医术倒是不错,只是为人方面……太医院里两位院士都还未收徒,其中一个有侄儿在太医院当值就罢了,另一个,赵仲赵大人,医术高明得皇上器重,若是拜到他门下岂不是更好?”

  管家跟着笑了两声,好商量道:“嗨,都是得主子吩咐做事的,这其中门道,我也不大懂,咱们照做就是啦。”

  这话明着顺、暗着推。

  院判心里笑了笑。

  “正是正是。”

  他点了点头。

  管家又望了望远处的宫道。

  院判眼珠子在眼眶里微微一转,又扭过身来,给那管家塞了一块银子进去,“您就算知道些皮毛,也比我这凡事出不了太医院这道门槛的懂得多……”

  “哎唷——”管家托着那银子,由着他塞进了袖口。

  实情他却并不敢明说,和缓着脸色,笑道:“若是拜在二位院士下头,太子未必容得下我们家这位……”

  院判做出一个洗耳恭听的疑惑模样。

  管家压低了声音,离他耳朵近了些,悄悄道:“这孩子是宫里头的贵人……”

  院判吃了一惊。

  宫里头的贵人。

  又是个孩子。

  那就只有一样了。

  哪位娘娘同皇上的孩子。

  ……皇子啊!

  不料竟是个惊天大秘闻。

  院判擦了擦额头的汗,“这、这……”

  管家清了清嗓子,“希望宋家这小哥儿能收下才好啊。”

  “为什么偏偏要拜到宋家门下哇?”院判强撑着笑问。

  管家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身后的少年,发现他正睁着一双大眼听得认真。

  他张了张嘴,摇摇头。

  再也不肯多说了。

  院判还想继续刨两句深话,一抬头,宫道尽头显现出一个清淡浅色人影来。

  管家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会儿那人影。

  疑惑道:“这……这宋大人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就进宫了?”

  宋春景穿的又厚实又保暖,全天下就他最怕冷一般,脖子里还围着一块狐皮围脖挡风。

  正慢悠悠的往这边溜达。

  “今日不是他当值,穿的就自在了些。”院判叹了一口气。

  说罢也觉得有些上不得台面,不符合太医院严谨做事的风格。

  往回找补了两句:“宋太医一惯怕冷,这一大早的又叫人把他从床上叫起来已是不容易,您、您多担待吧。”

  管家身后的小少爷也跟着站起身,上上下下打量了几把那远远的身影。

  宋春景冷着一张脸,眼角微微提着,唇也抿着。

  面色与这冬寒非常应景。

  乍一眼看去就觉得不好亲近。

  小少爷心想,这人以后是我师父吗?

  看起来脾气有点不大好。

  宋春景走近了,一脚跨进门。

  “院判。”

  宋春景抄着手,不冷不热打了个招呼。

  他看了看另外两人,礼貌的点了点头。

  对着院判直奔主题,“叫下官来有事吗?”

  院判没来得及说话。

  管家倒是先客客气气的开了口:“您最近好啊?”

  宋春景打量他一眼,未开口应付。

  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管家丝毫不在意,“小人今日奉命前来,给大人带过来一个人。”

  宋春景又打量他一眼,仍旧没说话。

  院判赶紧说:“宋太医,这是将军府的大管家。”

  “下官知道。”宋春景点点头。

  真是不好说话。

  管家脸上的笑几乎要僵住了。

  他干笑两声强撑着道:“人我就算是带到了,将军的话也带到了,往后,这孩子就劳烦您啦。”

  站在他身后一步的人影动了动。

  宋春景视线追过去,看了一眼那少年。

  只一眼,视线又移回来。

  管家自怀里掏出一封盖着蜡封的信件来。

  弯着腰递给了宋春景。

  宋春景终于伸手接了。

  他全程没问也没说,微微垂下着眼,跟个哑巴一样。

  管家更加摸不到底,担忧问:“您不看看?”

  “人先带回去,”宋春景终于同他开口说了头一句话,寒着一张脸,道:“信我看完自会去将军府。”

  院判干笑了两声,正要说话圆场,宋春景拿出手搓了搓,问道:“院判大人,下官的手炉呢?”

  院判:“……”

  院判不知道派去的人怎么把这要债的骗来的,恨铁不成钢的说:“里屋多得是。”

  宋春景点点头,呼出一口气,往里屋去了。

  “……这宋太医,脾气果然不好,”管家看了看他背影,又瞄了一眼身后的小少爷,有些尴尬的评价:“架子真是大……”

  “您别在意,”院判亲切的拍了拍他,“他一向这么个样子,太医院里也没朋友,不好相与。”

  “我自然不在意,回头将军问起来,他在意不在意,可就不好说了。”

  宋春景一出门,正好听了一耳朵。

  他捧着手炉,悄无声息站在一旁。

  直冷眼看着这大管家正了正衣襟,清了清嗓子,迈着方步走了。

  那小少爷跟在他后头,走了两步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虽然是富贵身,年纪也不大,但是眼神极其漆黑、清亮。

  最深处似乎埋着许多未宣的秘密,衬得神色又有些复杂,眼中似乎有千言万语。

  宋春景一怔。

  咽下了要出口的一声冷笑。

  院判着急上火的看他走远,不知道这回是福是祸。

  “院判大人,”宋春景走上前来,到现在为止还算客气,“若没有别的事,下官就先走了。”

  院判赶紧拦住他,“你跟后宫里哪位娘娘有什么交情吗?”

  宋春景摇摇头。

  “那虎威将军做什么非要把这‘宫中贵人’交给你当徒弟啊?”院判问。

  “这下官就不知道了,”宋春景挑起一丁点嘴角来,“您怎么得知这小孩儿是宫中贵人?”

  院判:“……”

  宋春景苦口道:“您也忒好说话了。”

  院判气的胡子都要歪了。

  “那管家明说是‘宫里头的贵人’,我还能胡乱讲不成?”

  宋春景回他:“您若是实在好奇,不如去问将军。”

  院判:“什么?”

  若是敢问将军,还用在这里跟你废话,受着那个劳什子管家的气吗?

  “院判,”宋春景诚心实意道:“我一个外臣,怎么敢跟宫中的娘娘有‘交情’,尤其又涉及‘宫中贵人’,您这话可别再说了,叫人听了去,可是皇家丑闻、诛九族的罪。”

  院判:“……”

  宋春景继续道:“若是牵连您与太医院诸位同僚,下官内心更是不安。”

  他又正直、又体贴。

  看起来还有点怕事胆小。

  院判险些信了。

  宋春景也想掸掸衣襟,奈何天冷实在伸不出手。

  只好作罢。

  他缩着脖子,抄着手,紧紧握着暖和的手炉:“左右将军府找的人是我,有事也归我担着,您别急。”

  “你担的住吗?!”院判终于怒发冲冠,“你一个小小太医,保得住自己脑袋就不错了,你担的起个屁!”

  宋春景身子往回撤了撤。

  然而院判太生气了,手指着他都有些发抖,“你,好好答复了将军去,近日不得生事!”

  “……那下官该怎么答复将军?”宋春景为难的问。

  这里头有些内幕,却又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内幕。

  院判也有些懵了。

  宋春景体贴的掏出蜡封的信来,递到了他眼前,“要不您看看。”

  院判伸手要接,余光看到宋春景那期待的目光,又放了下去。

  “不、不看。”他躲毒药一样,把手背在了腰后头,“还是、还是……你自己做主吧。”

  宋春景张了张嘴,把那信件随手掖在了怀里。

  表情既无奈,又遗憾。

  “不许惹事!”最后院判咬牙切齿的告诫道。

  “是。”他温柔顺从的应了。

  宋春景出了宫。

  宫门口有轿撵正等着,见他一露头,便有人飞快的小跑过来。

  来人虽是小厮打扮,却穿着并不朴素,衣裳布料也讲究。

  这略显有钱的小厮弯着腰,俩酒窝深深的在侧脸陷下去。

  “宋大人,您忙完啦?”他笑着往那轿撵方向一伸手,“太子恭候多时,请您往东宫去一趟。”

  宋春景看他笑得眯成一条缝的眼,垂着眼问道:“可有什么事吗?”

  “嗨,”小厮家常的叹了一声,“太子今晨不适,说是头疼,请您过去看看。”

  “我今日不当值。”宋春景道。

  他刚要拒绝,那人赶紧说,“宋大人这毛领,还是去岁的时候太子去北边狩猎带回来的,凑巧您今日也戴着,太子看见一定非常高兴。”

  宋春景冷冷看他一眼。

  小厮赶紧一弯腰,又往轿撵那边迎他。

  宋春景迈开步,顺着他手的方向过去。

  边走边嘴角往上微微一勾,就着这冷若冰霜的笑,伸出手来隔空点了点他。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捧场,谢谢谢谢QAQ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紫意 谢谢支持!?

  • 耽美网友

    谢谢~

  • 耽美网友

    润玉要做什么

  • 耽美网友

    吼吼吼吼吼吼头像真好看鸭

  • 耽美网友

    还是很喜欢

  • 耽美网友

    冲冲冲

  • 耽美网友

    来了o!

  • 耽美网友

    导师/宋小墨/名井南/韩国/19/皮,话痨,可爱/Dance导师

  • 耽美网友

    今日份

  • 耽美网友

    叮叮叮.你的可爱忽然出现。

为您推荐

历史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