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GL百合 → 情到深处自然甜GL完结+番外最新免费

情到深处自然甜GL完结+番外最新免费

情到深处自然甜GL完结+番外最新免费

公子沈缚

完本免费 强强穿越重生言情系统

  [GL百合] 《情到深处自然甜GL》作者:公子沈缚【完结+番外】  小虐大甜 是为赛高  第一章:  殷墟跪在冰冷的地上,大殿里檀香袅袅,熏的殷墟头脑发昏,身体如同海上一叶孤舟般浮浮沉沉。  中年人留着短须,头戴束冠,身着宽袍青色冕服,正怒不可遏地大骂着,然而内容殷墟一个字也听不见,只闻得耳内哄哄作响,好似有上百只蚊子在周身翻

0人气更新:2020/03/20

在线阅读

  [GL百合] 《情到深处自然甜GL》作者:公子沈缚【完结+番外】

  小虐大甜 是为赛高

  第一章:

  殷墟跪在冰冷的地上,大殿里檀香袅袅,熏的殷墟头脑发昏,身体如同海上一叶孤舟般浮浮沉沉。

  中年人留着短须,头戴束冠,身着宽袍青色冕服,正怒不可遏地大骂着,然而内容殷墟一个字也听不见,只闻得耳内哄哄作响,好似有上百只蚊子在周身翻飞。

  勉强撑到双耳清明,那中年人早已骂完了,只来了一句:“你可知错?”

  殷墟张张嘴,下意识反驳:“我……我错在哪了?”说完方觉不对,但中年人的脸色已然沉下去:“你假传为师旨意,残害同门师姐,如今竟没有半丝悔过之心?罢了,青渔,将这孽徒带去刑堂面壁,待欺霜醒来再说!”

  身边有人淡淡应了一声,说道:“师妹,跟我走吧。”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殷墟眼珠转了转,只看见左边一双藏青色靴面往外移动,收拾了残存的理智,忙起身跟上,过程中一直不敢抬头。

  那中年人的目光实在过于压迫。

  出了殿外,方松了口气,边跟着前面少年地脚步边偷偷打量周边。这里的格局有些像清代的皇宫,但由于天色已晚,其他的看不大真切。

  名唤青渔的少年走在前面一直不曾回头,直到将殷墟带到刑堂门前,才推开门,淡淡地瞟了她一眼:“进去吧。”

  殷墟怔了怔,还想要问什么,看见青渔冷漠地表情,所有疑问都憋了回去,听命地踏进刑堂。

  门缓缓合上。

  刑堂里散布着各种刑具,偌大的地方只有两支昏暗的蜡烛默默燃烧着,殷墟随便拖了个垫子,就地坐了下来。

  直到此刻,她才开始慢慢梳理头绪。

  她是21世纪的现代人,父母双亡,十八岁就出来工作,工资虽然不是很高,但足够养活自己。记得昨天晚上加班回家,洗漱后睡在床上追完了小说《魔修》的最后一章,然后就睡着了,等醒来,自己就跪在大殿上挨训。

  所以,也许……大概……可能……是在做梦吧。

  殷墟狠狠掐了一把胳膊求证。嘶,疼!不是梦,看来自己真的穿越了。

  只出现在小说和电视剧里的情节竟发生在自己身上,普通如殷墟自然非常激动,但经过短暂地思虑,渐渐发现不一般地地方。

  首先,原主似乎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从而引发了师父的怒火,而原主的师姐也被她所伤,看那个叫青渔的少年一副冷淡地样子,原主在众人面前恐怕也挺不堪的……等等!殷墟浑身一颤,青渔!大师兄苏青渔!还有似曾相熟的情节!这就是那本《魔修》啊,自己……自己竟穿进了书里,还穿成了充其量只是炮灰地恶毒小师妹。

  原身与殷墟同名同姓,却是十足十地作死,因为看不惯身为第一女主的傅欺霜,嫉妒她样样高过自己,所以处处想点子置傅欺霜于死地,然而傅欺霜是什么人?第一女主角,哪那么容易死,金手指跟开了挂似的,不仅每次都化险为夷,最后原身把自己还给栽进去了。

  这真是一个悲剧的不能再悲剧的人物了。

  殷墟惶惶然,觉得未来十分堪忧。不过就这一次,前身听说魔教圣女宫旒殊在天水池养伤,于是记上心来,假传青阳道人口谕命傅欺霜前去捉拿宫旒殊,然而瘦死的骆驼终究比马大,两人斗得两败俱伤,后来宫旒殊借魔器遁走,而傅欺霜元气大伤,金丹裂开,青阳道人尽二十年道行才得以修复,然而文中对殷墟的处罚似乎并不严重,青阳道人对她偏袒,又是第一次犯错,她那位性子清冷地师姐因着同门之谊帮她求了情,所以师父青阳道人只是罚她清扫山门三个月,并且半年不得出山。

  已经很好了,至少不用受皮肉之苦。

  殷墟本就是乐天派,想想就释然了,又拖了个垫子过来,躺下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殷墟是被门外哼哼哈哈地练武声给吵醒了,理了理发髻,在窗户的糊纸上戳了个洞往门外看,并没看到任何人,视线被院子挡住了。殷墟觉得无趣,便坐在垫子上发起呆来。

  这一坐,就是整整四天。期间没有人送吃食,早已进入辟谷期的殷墟虽然不需要吃东西,不过毕竟前几天还是个普通人,口腹乃人之大欲,不吃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前身地人缘真是差到了一个境界。

  前身虽然没有傅欺霜那样惊才绝艳,却也是难得的天才,但她却心高气傲,眼高于顶,对待同门师兄弟处处不留情面,所以……竟一个来探视的人都没有。

  “师姐,师姐。”

  哦……还是有一个的。殷墟苦笑,走到窗前扒开糊纸,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面容清秀,眼神清澈,透着微微焦急。

  殷墟素眉微挑,故作冷淡道:“师弟,不是叫你不要来了吗?小心师父责难。”

  少年爽朗地笑了笑:“没事的师姐,我来就是报信的。大师姐已经醒了,估计等会儿师父就会差人来叫你。”

  殷墟点点头:“知道了。”正要转身,那少年又犹犹豫豫地说:“等……等一下师姐,等会千万别与师父顶撞。”又嗫嚅道:“我……我这是为师姐好……”

  殷墟望着那少年精致地眉眼,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好。”

  这少年名叫宋明修。在书里,没有活过十八岁,害他的正是他最最敬爱地小师姐殷墟。

  很快就有小厮前来传唤,殷墟跟在后面往主殿走去,一路上遭受了不少明里暗里的白眼和嘲讽。

  好不容易进了主殿,只听青阳道人一声断喝:“孽徒,跪下!”

  这声音里似乎带了精神冲击,殷墟双耳轰鸣作响,身子发软,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殷墟咬着下唇,一声不吭,心里不禁有几分羞耻。

  叫跪,跪便是了,竟用上了精神攻击,这是为哪般,害了傅欺霜的人又不是她!

  然而这样想着,却不能说出来,着实憋屈。

  “殷墟,你现在可知错了?”

  殷墟眉心一跳,抬头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遍。只见主殿中央坐着师父青阳道人,左边坐着双鬓灰白的老人,大约六十岁模样,右边一个容貌秀丽的女子,黑发红衣,目光淡淡。

  循着书里的记忆,那两鬓如霜的老人应该是李丘,道号白丘,白衡殿殿主,兼任刑罚殿主事。那女子自不必说,能坐在青阳道人身边,又是红衣,应是苏荷袖,道号红袖仙子,红鸾殿殿主。

  罱烟派门规,处罚弟子,必须有四殿掌事在场,而缺席的紫薇殿殿主紫轩道人,几日前因事下山,所以没有前来。

  下手坐着三名弟子,第一个和第三个自然认识,是苏青渔和宋明修。

  中间那位……应该是傅欺霜了吧,只是略略扫了一眼而已,连脸都没看真切,但那柔美的身段与气质,竟让人觉得心旗摇动。

  不愧是第一女主角,难怪能迷得男主找不着北。

  心思回转间,也不过一瞬,殷墟调整了下心态,认真地说:“弟子知错了。”

  “哦?”青阳道人对于三徒弟的认错似乎有些讶异:“那你说,你错在哪了?”

  殷墟:“弟子不该假传师父法旨,令大师姐陷入危险之境。”

  傅欺霜抬了抬眼皮,望了殷墟一眼。那一眼讳莫如深。

  白丘道人笑了笑:“青阳,你方才还说,你这徒弟倔强难调。如今看来,不是那般。”

  青阳道人对殷墟的识趣十分受用,表情不经意柔和了许多:“认错态度不错,但大错已铸,让你师姐受了不少苦。为师……”

  青阳道人握拳掩了掩口鼻,目光不动声色地滑过傅欺霜。

  傅欺霜抿抿唇:“既然师妹已经知道厉害,还望师父从轻发落。”

  殷墟觉得这声音淡淡地,听不出喜怒,却说不出的悦耳。

  “嗯,”青阳道人很是满意的点点头:“殷墟,既然你大师姐为你陈情,那为师就罚你打扫山门两个月,三个月不得出山半步。”

  “谢师父责罚。”殷墟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心说认个错就将原来的惩罚生生减半,这青阳道人实在偏心,差点杀死傅欺霜还罚得这么轻,难怪殷墟恃宠而骄,屡次要置傅欺霜于死地,可不就是被惯出来的。

  虽然腹诽,表面仍是不露声色,低着头随刑罚殿管事领罚去了。

  待到殷墟离去,青阳道人向左右两方行了抱拳礼:“此次多谢二位为爱徒之事奔走。”

  白丘道人与红袖仙子回了礼:“哪里哪里,不过走个形式罢了,算不得什么。”

  说笑几声,便一同起身离开了。

  出了青冥殿,白丘道人回头望了青冥殿的匾额一眼,同红袖仙子说道:“世人都说青阳道人最宠他那三徒弟,如今看来确实如此,你说这青阳子,怎地心长到胳膊肘了吗?难道有人说殷墟是青阳子的私生女,是真的?不然为何都姓殷……”

  红袖仙子既无奈又好笑:“莫要胡说八道,这殷墟的来历,我是知道一些的。有一年青阳子出外游历,回来便带了殷墟,那时殷墟望上去已经六七岁,骨瘦如柴,受了不少苦楚,一问之下方知她连自己名字都记不得了,青阳子怜惜她,就收她为徒,让她跟了自己的姓,又因为是在一片废墟中捡到的,就叫殷墟。”

  白丘道人哭笑不得:“这名字……来得真是简单,倒有些男子气。”

  红袖仙子:“青阳子大概希望她如男子般顶天立地吧,然而这徒弟……性情似乎有些乖张,又有些心术不正,白白浪费了青阳子的苦心。”

  白丘道人:“我原也这么想,但今天见到她,与往日大有不同,也许此女真是知错了,大彻大悟也未可知。”

  红袖仙子不大信,性格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不过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点头道:“且看着吧。”

  殷墟在刑罚殿记名领罚后,想回到住处,因为殷墟没有原身的记忆,所以并不知道自己的住处在哪,本来想问人的,但是……自己的住处还问别人这也太奇怪了吧,毕竟不是原身,心里虚,还好半路遇到了宋明修,于是装作与他攀谈,又有意无意落后半步,宋明修不知情,聊着聊着也就顺着走了。

  回来后殷墟先一步进了门,拦在门口道:“师弟今天也累了,回去吧。”

  宋明修不知道自己成了“良弓”,以为师姐真的心疼自己累了,于是笑嘻嘻的挠头:“师姐,我不累,再与你说会儿话。”

  殷墟嘴角一抽:“怎么不累,快回去,你又没掌灯,一会儿晚了看不见。”

  宋明修傻傻地眨眨眼:“什么看不见,反正咱们挨着住的,几步路而已,不怕。”

  殷墟:“……”

  这才想起大家都住一个院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居然犯语言错误,幸好宋明修挺迟钝的,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圆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遇见你也是十分欢喜呢”

  • 耽美网友

    真的好看,谢谢

  • 耽美网友

    欧尼,我是爱你的染染啊!?❤

  • 耽美网友

    加油叭!!!

  • 耽美网友

    姐,我来啦!为你打call!(弱弱的问一句,招客串吗)

  • 耽美网友

    mmp劳资的沙发没了

  • 耽美网友

    加油鸭!!!

  • 耽美网友

    看见杨戬母亲的名字下了我一跳,作者大大你还是搜一下杨戬父母是谁吧。

  • 耽美网友

    “你是这张扬声色下我欲盖弥彰的温柔理想 ”

  • 耽美网友

    嗨!在吗?

为您推荐

GL百合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