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综合类型 → 下嫁俗夫慕容狄狄完整版

下嫁俗夫慕容狄狄完整版

下嫁俗夫慕容狄狄完整版

慕容狄狄

连载中免费

《下嫁俗夫》是慕容狄狄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梅翩翩高嫁候门,不谙世事的她深陷后宫宅斗,最后落的个凄凉结局,一朝重生,回到十六年,官家设宴之时,那最不入流的首富商贾奚风渡也在其中,一袭红衣,头戴黄金冠,手戴鸽血红,简直俗不可耐到极致,可梅翩翩知道,这人才是他的归宿.....

438人气更新:2021/11/22

在线阅读

《下嫁俗夫》是慕容狄狄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上辈子的梅翩翩高嫁候门,不谙世事的她深陷后宫宅斗,最后落的个凄凉结局,一朝重生,回到十六年,官家设宴之时,那最不入流的首富商贾奚风渡也在其中,一袭红衣,头戴黄金冠,手戴鸽血红,简直俗不可耐到极致,可梅翩翩知道,这人才是他的归宿.....

免费阅读

  早春凉风袭袭,卷着昨夜雨后泥土与落花的清香,递进垂下的帘内。

  帘边垂着双鱼结的红穗丝丝缕缕扬起,给深院里的香闺增添了些许别致。

  玉砌台阶响起嘈杂的脚步声,天才将将破晓,窗外灰蒙蒙亮。

  奴仆们鱼贯而入,卷帘走进内室,朝着床榻里鼓囊囊的那一团而去。

  “二姐儿,该起来梳妆打扮了,您可别忘了今儿官家宴请,众名门官眷,适婚的青年才俊都相邀在内,这相看的大好机会,得好好把握呀!”

  贴身侍婢茉茉都晃了梅家二姐儿许久,这梅家二姐儿才懒洋洋的从暖暖的被窝里探出一条纤纤玉臂。

  茉茉无奈,想来梅二姐自上次不小心落水发了次高烧,醒来后便越发的懒惰不上进了。

  茉茉就着这条纤纤玉臂,将身若无骨的梅二姐从被子里拽拉起来。

  “哎哟喂我的二姐儿!”茉茉捧过梅翩翩睡糊的那张小俏脸,还泛着醒来时的红润光泽,“您可得振作啊!醒醒喂~”

  梅二姐捋了把乱发,有气无力的将脸偏在茉茉的肩头,带着撒娇味儿的嘟哝:“我不想去。”

  茉茉无奈:“女子二八年华,正值嫁人的好年纪,挑个好夫婿,比什么都强。”

  梅二姐笑笑,无力中又透着苍白,“什么是好夫婿?”

  茉茉认真的想了想,道:“那自是才貌双全,家世清白,出身名门,足足与二姐儿相匹配的郎儿,才算得上是好夫婿。”

  “傻茉茉……”梅二姐轻叹,“才貌双全,家世清白,出身名门,那顶多只能算是青年才俊。心里眼里只有你,肯为你放弃俗世偏见,不管何时何地都能护你周全的郎儿,那才叫好夫婿。”

  茉茉瞪着眼盯着梅二姐许久,半晌没吱声。

  “咋了?不是要梳洗,愣什么神儿?”

  说着懒洋洋的掀开了暖被,洗漱一番后,伸着懒腰径自坐到了梳妆台前。

  茉茉拿过玉犀梳,将梅二姐乱成麻的头发梳顺溜,垂在脑后散着乌黑的亮泽,如上好的绸缎。

  “今儿奴婢就给二姐儿梳个流苏髻,可仙了!”

  梅二姐看着铜镜里年少青春的脸,嫩得都能掐出水来,多好的年纪呀,却偏要嫁人。

  一旁的二等丫鬟将清晨摘来的花瓣儿捣碎成汁,细心的涂抹在梅二姐粉粉的指甲盖上。

  茉茉一双巧手可没闲着,一边将珠叉拿出来在桌上比量着,往二姐儿头上换着别,一边又道:“那梅三姐和梅四姐可不像您这般懒散不上心,天还未亮就捯饬起来了。咱时间不多,可得麻利点儿!”

  梅二姐散漫着性子,道:“急什么?早一点晚一点,该遇着的总会遇着。”

  “二姐儿!”茉茉真个恨铁不成钢,搁以前二姐儿的性子可不这样。

  “自您落水后醒来,奴婢就觉着您性子变得太沉闷太厌世了。”茉茉轻叹了声:“二姐儿心中要是有烦心事,不妨与茉茉说解说解?”

  茉茉将发簪刚别上,又被梅二姐给拔了下来,挑了一根特别素的递给了她。

  “换这个,前边那根太招眼了。”

  “啊?”茉茉不解,“此次前去赴宴的名门千金,哪个不是尽往花枝招展里打扮?姐儿想什么呢?”

  梅二姐惆怅道:“茉茉,落水昏迷的那段时间,我做了个很长的噩梦,梦到自个儿所托非人,下场很是惨烈。”

  茉茉喘了一大口气,“我说是什么呢?不就是个噩梦吗?我认识二姐儿可不是这么弱不经风的,别怕,瞧您这面相,算命师父不也说了,非富即贵吗?”

  梅二姐憋闷在心里不知如何向茉茉诉说,只是信誓旦旦道:“此生,哪怕我下嫁俗夫平民,也不入候门将府。”

  “说什么傻话呢?”茉茉心累:“大娘子就指着您嫁入高门,给咱这一房争争光。”

  梳了髻,着了妆,茉茉很是得意的将二姐儿转了个圈,叹了声:“这是谁家的天仙姐姐,不恋天宫的琼浆玉液,却偏生要往这浊世走一遭。”

  梅二姐拈了块千层酥掂巴着肚子,被拥簇着往外走去,一边道:“这姐儿可不是被浊世的猪油蒙了心吗?”

  马车一路从太师府门口翩跹至南宫门,梅家书香门第,三个女儿在皇都具才德兼备;端庄秀美的好名声。

  梅二姐与梅三姐是同年的,就差个月份,一个二月梅花落,一个三月桃花开,

  二姐儿梅翩翩沉着娴雅,三姐儿梅婉婉温婉柔媚。

  这四姐儿梅盈盈嘛……

  “二姐姐,三姐姐,你们咋不吃呀?徐妈妈做的雪媚娘可好吃了。”

  从上马车起,四姐儿就揣着一笼点心,嘴巴没有闲过。

  眼看这刚过及笄天真浪漫的小丫头,肥圆泛着红润光泽的小脸蛋儿,姐俩默默的别开了脸去。

  梅太师府,除了三个姐儿,还有俩哥儿,大哥梅炫明科考得利,又因其父在朝中威望,年纪轻轻便已从事大理寺从六品司直。

  再加上梅炫明风骨卓然,相貌俊美,皇城之中不少名门望族待字闺中的姐儿芳心暗许。

  可奈何梅炫明一直未娶未纳,一心仕途。

  小哥儿梅青雪还未到及冠之年,却生性顽劣,不喜静坐钻研学问,偏喜爱市井那套不入流的。

  梅二姐被嬷嬷搀扶着下了马车,这番盛世争奇斗艳尽入眼底,即使再经历一次,也不由得感慨万千。

  梅三姐掩着红艳艳的小嘴,经不起初春的寒梢咳了几声,咳得那张本如白纸的小脸,泛上了两抹红润,说不出的娇媚可人。

  茉茉悄悄睨了她一眼,向来是看不惯这清高无暇的主儿,凑上二姐儿耳边说了一嘴:“三姐儿可真矫揉造作得很!”

  梅二姐轻斥:“切莫背后言他人闲,再说今儿人多口杂,未免别人听了去,多不好?要说,咱姐俩关着门说便是。”

  茉茉忙是惶恐闭上了嘴,不再多说半句闲话。

  官家在宫内的海棠春园设了宴,这四月中旬,正值海棠花盛开时节。

  平日里,宫中宴席,多是女眷处一块儿,不与外接触。

  不过即是官家有意让他们相看,在嬷嬷的陪同下,未婚配的女眷们同青年才俊吃酒赏花是自由的。

  虽如此,养在深闺里的女眷还矜持得很,连正眼都羞得瞧哥儿们一眼。

  今儿让所有高门贵女翘首以盼的,还是那刚世袭了候爵之位的萧宠。

  萧宠袭爵还十分年轻,不过二十有三之年,能文能武,又生得俊雅无匹,甚得官家怜爱。

  茉茉远远瞧见那些高门子弟结伴过了桥,朝湖心亭这边走来,激动得跟什么似的。

  梅二姐正要说她几句,又瞧见刚才还矜持万分的高门贵女们一个个都站起身,含羞带怯的站在亭边朝萧宠那张望。

  她轻叹了声,懒得说了。

  想起‘梦中’被养在候府内院的那十年,梅二姐眼睛便泛了红,一股寒意自脚底升起。

  她自认不是个内心艰不可催的人,也没有什么野心,她只是单纯的一腔爱慕,便义无反顾的去到了他的身边。

  可萧宠给她的,从来只有漫漫长夜无尽凉薄。

  他对谁都这样,再好看再有才情的女子,宠幸了几天便忘了,也不知何时又从外边带回来哪个,像是一只宠物、好看的物件,过了瘾便没了以后。

  被他抛弃在内院的女人们,除了你争我斗,便也无所是事。

  起初与他欢好的时光,被他拥入怀中的温暖,都让她们也包括梅二姐,觉得自个儿总是特别的。

  带着这不切实际的痴妄与念想,蹉跎了一年又一年,他身边的新人换了又换,却再也没有回头看谁一眼。

  如此薄幸的男人,纵使他俊美绝伦,矜贵无双,不能得到他半点垂怜,那么,又与她何干呢?

  在女眷们红着小脸推推搡搡中,年轻的候爷一身矜贵冷艳,缓步而至。

  女眷们纷纷带着娇羞行了礼,梅二姐被挤在后边,跟着做了做样子。

  她浑身抖得厉害,连看也不敢看他一眼。

  那场噩梦的一世,她是个为别人陪衬光芒的丑陋配角。

  第十年,他从塞外带回来一个胡人女子,那女人碧眼、微卷的棕发,一颦一笑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若是谁都一样,不被偏爱,便也能安慰自己,这世间谁也不是特别的,只是他性情如此。

  可是,偏偏那女子不一样。

  他宠着她,捧着她,纵容着她的一切,时光荏苒,盛宠依旧不见厌倦。

  后院的女人们发了疯一般的开始妒忌,连她也不例外。

  于是,也不知曾几何时,她变成了自己最厌恶,憎恨的丑陋模样。

  她像个十足的妒妇,容颜逝去,悲春伤秋,无一所长;只能在后院跟着那些女人兴风作浪,想着如何能将那个被他手心的女人狠狠碾压,踩在脚下!

  可笑的是这个世道,女子一旦嫁了人,便只能仰着夫家鼻息,恁凭再如何委屈哭闹,也显得丑陋不堪,不可理喻。

  仿佛每日每夜都在折磨中,她看着新人倚在她丈夫怀里,那如花的笑颜 ,灿烂得太过刺目。

  她又忍不住对比自己渐老的容颜,寂寞的庭院,合着那些小妾偏房的撺掇,在他出府办事的一个夜晚,安了个七出yin妒之罪,悄悄把那胡女绞死在屋梁上。

  两天后,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他闻迅赶回来,掘地三尺,抱着那胡女已寒的尸骨,提起了手里的刀,破开了她的卧房。

  她着一袭盛装相迎,端庄娴雅,静坐在床榻上;她默默的看着自己名义上的夫郎,陌生得仿佛从不相识。

  在这后院惶恐不安了十年,那一夜,却是她从未有过的平静。

  萧宠本想替胡女报仇,一刀杀了她。

  但他又何其的残忍?竟是一眼瞧出了她心中所想,收了刀,让侍从拿了笔墨,递了她一纸休书。

  她不肯画押,他如地狱罗煞,切下她的拇指,这才在休书上画了押,遂把她赶出了候府。

  她握着残指,在候门前嘶嚎,狼狈不堪,体面尽失。

  想她少年时光,也曾天真浪漫,容华若桃李;被多少人捧在手心,却也不屑回眸一顾。

  与今昔作比,皆是一场虚妄,一声叹息,一个笑话。

  她用一枚发簪,换了一叶扁舟,还兑了一壶酒,江舟自流而去。

  ……

  此时茉茉激动的扯了扯她的衣袖,将她飘远的思绪生生扯了回来。

  “二姐儿,萧候长得可真俊!饶是这些眼睛长头顶的高门贵女都盯得发直了。”

  梅二姐下意识偏头看向那矜贵年轻的萧候,不巧那萧候也朝她这边瞥了眼。

  似是不经意间,眸光彼此偏擦而过。

  萧宠眸光略微闪过一丝惊艳,梅二姐却冷冷的别开了脸。

  茉茉这丫头兴奋得跟什么似的,连连踱着脚,脸颊红了一片,低语:“二姐儿,萧候看你了!姐儿,你咋也不看看人家呀?”

  梅二姐真有些受不了茉茉花痴,冷不丁的说了句:“凭我貌美如花,不稀得。”

  梅三姐正巧挨着二姐儿站着,只知萧宠将将朝这边瞧了眼,却不知看谁。她心儿跳得都快要蹦出来,面上却一片矜持冷艳。

  梅二姐悄悄跟梅三姐道了句:“三妹妹,这里有点挤,我去那边转转。”

  梅三姐拿绣荷粉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这天儿闷得慌,你可得当心别受了热。”

  二姐儿冲她笑笑:“不打紧。”

  说罢,二姐儿头也不回的迈着盈盈的步子,走出了湖心亭。

  留下那一道背影,婀娜多姿;莲步盈盈间,轻纱无风而动,仿如袅袅而升的云雾,春风乍起,拂过她垂落的云鬓,勾勒出裙裳下的玲珑风骨,好似那九天下凡的仙子,即将要腾云踏雾而去。

  只消一个背影,便胜却人间无数,真真绝色。

  那一世,她无数回眸,只为多看那少年候爵一眼。此生,便不再为他回眸,不再因他留连。

  “她是谁?”萧宠低哑的声色微颤,问道。

  身边的公子哥儿兴奋的红着脸笑道:“她便是皇城一绝色,梅太师府梅公家的二姑娘,梅翩翩。”

  “梅翩翩……”他呢喃着这个名字,冷峻的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浅笑。

  梅二姐踏着小石径,衣袂轻拂过盛开的海棠花,在那一丛艳丽的花色中,却丝毫不被掩盖的明媚动人。

  走了一段路,梅二姐突然顿住步子。

  “哎呀!”茉茉差点撞上二姐儿后背,“二姐儿,咋了?”

  梅二姐秀长的黛眉紧蹙:“耳环掉了一只,茉茉,你回头寻寻。”

  “啊?咋就掉了?那二姐儿你在此等会儿,我去寻来。”说罢,茉茉原着来时的路寻了回去。

  哪巧,茉茉刚走,那原本晴好的天,突然乌云密布。

  梅二姐细细想来,上一世海棠园宴,可没下雨呀。愣神间,密集的冷雨砸在了梅二姐精致的小脸上。

  没等来茉茉,梅二姐提起裙摆,举起云袖遮过了头顶,慌乱躲雨中绕进了旁边假山后的一个山洞内。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作者好呦!:kissing_heart:(更新比我勤劳多了)

  • 耽美网友

    ……叫吧,我不在意~

  • 耽美网友

    哦莫,你什么时候开的文?祝书大火

  • 耽美网友

    啊啦我的地板?

  • 耽美网友

    作者可爱快快更新啦

  • 耽美网友

    这个我追

  • 耽美网友

    那个那个,游戏描写什么的,你们就看着意思意思吧……我只有这水平了……

  • 耽美网友

    好喜欢你这个文啊!

  • 耽美网友

    算了算了,没人看也要加油吖

  • 耽美网友

    不够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您推荐

综合类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