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综合类型 → 残暴王爷的冲喜新娘蓉筝最新列表

残暴王爷的冲喜新娘蓉筝最新列表

残暴王爷的冲喜新娘蓉筝最新列表

蓉筝

连载中免费

穆楚萧洛尘大结局,长篇穿越古言小说《残暴王爷的冲喜新娘》正在连载中,该文由作者蓉筝独家创作,主角是穆楚萧洛尘,讲述的是:国家级别特工穿越成为相府不怎么受宠的嫡女,为了保住自己后半生的幸福,穆楚毅然决定舍弃前途大好的未婚夫嫁给了残疾王爷萧洛尘为妻,在众人嘲笑声中,这对新婚燕尔的夫妻,拿出了常人不能及的实力啪啪打脸…

256人气更新:2021/11/24

在线阅读

穆楚萧洛尘大结局,长篇穿越古言小说《残暴王爷的冲喜新娘》正在连载中,该文由作者蓉筝独家创作,主角是穆楚萧洛尘,讲述的是:国家级别特工穿越成为相府不怎么受宠的嫡女,为了保住自己后半生的幸福,穆楚毅然决定舍弃前途大好的未婚夫嫁给了残疾王爷萧洛尘为妻,在众人嘲笑声中,这对新婚燕尔的夫妻,拿出了常人不能及的实力啪啪打脸…

免费阅读

  穆雪露出为难之色来:“之前姐姐亲口同意过,我才……做出了这种决定来,王爷,姐姐不同意,我……”

  她挡开萧景璃的手,神色落寞十足。

  故意加重的亲口二字,将一顶出尔反尔的大帽子,扣在了穆楚的头上。

  不少人看着穆楚的神色,出现了丝丝变动,只是穆楚没有给那些人回神的时间,惊声道:“妹妹喜欢璃王,甘愿进了璃王府做妾室,我这个当姐姐的得知妹妹的一片真心,怎可能不同意?”

  穆楚正了正神色,眸子里划过一道厉色:“你若是开了口要姐姐这璃王妃的位置,姐姐也会二话不说许了你,但你这般做,作何解释?我最讨厌弄虚作假的小人,我昏迷了,你却没有昏迷,难道走错了路你也不清楚吗,只要妹妹及时说上一句话,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让人笑话的事儿?”

  穆雪的脸色,刷的一下惨白起来。

  因为穆楚的话,她根本没有办法反驳。

  是个人只要长了眼睛,都能看出这出戏剧,到底是谁作出来的。

  穆楚断然有错,可人家堂堂的正妃被送到了侧门,差点儿从正妃变成笑柄,想要为自己找回一个公道也理所当然。

  可这穆雪,口口声声说自己不知道姐姐和璃王的婚约,可在大婚出现了变故之时,却心有城府的想要霸占正妃的位置。

  更何况,刚刚璃王说喜欢的是她,那璃王妃算是什么东西?没有璃王的宠爱,就算嫁进了璃王府,那也是个连丫鬟都不如的。

  这一下,众人看着穆雪的视线,充满了鄙夷和嘲讽。

  穆雪浑身气的颤抖不已,娇俏的脸上满是苍白,就在此时,她身子一软,直接倒了下去。

  一旁的璃王大惊失色,上前一步将美人抱在怀里,双眼阴冷的瞪着穆楚。

  “穆楚,想要本王娶你这个丑女,这辈子绝无可能!”

  穆楚在无人看到的方向,无所谓的努了努嘴,一脸不屑。

  她演过这么多年的戏,还学了十几年的医术,穆雪是真昏还是假昏,她一眼就能看穿。

  穆雪明明就是被她讽刺的没有台阶,拉不下脸来这才装昏,还打算用这个办法转移别人的注意力骗取同情,真是幼稚至极。

  这种招数,这么多年早就被她玩烂了。

  穆丞相虽然一直没有说话,可脸上的怒气越来越浓,和岳氏一块来到穆雪的身侧,满脸担忧,“快来人,将三小姐扶到房间之中好好休息!”

  “太后,都是老臣管教不严,家门不幸,还望太后和璃王殿下不要怪罪,等回去以后,老臣一定对小女严加管教!”

  穆丞相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向着太后请罪,一言一语之间,全部都在诉说着穆楚的过错。

  穆楚听到这里,很想冷笑。

  毕竟她接受了原主的记忆,对原主的同情之心,也越发浓了起来,这还真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这么多年在这府上是怎么过来的?

  穆楚看到璃王亲自抱起穆雪,就要向着台下走去,她上前一步,拦住了璃王的脚步。

  璃王看到她,气的咬牙切齿。

  穆楚没有理会璃王的神色,低着头打量了一眼穆雪:“我懂一点儿医术,妹妹昏倒了,我可以帮她瞧瞧!”

  “滚开!”

  阴冷的声音从璃王的唇齿间压抑着涌动了出来,穆楚挑眉,然后让开了一步。

  只是两人在擦肩而过的空档之间,璃王怀中的穆雪,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啊!”

  她顿时睁开眼睛,挣扎着要看小腿的位置,穆楚将袖子里尖细的簪子收了起来,看着她冷笑。

  “雪儿,你怎么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璃王温柔的声音从口中溢出,穆雪顿时惊慌的睁开双眼。

  “没……没怎么,我刚才好像感觉有什么东西刺了我一下,有点儿疼!”

  穆雪眨了眨眼睛,眼角的泪珠要落不落的,让双眼上蒙了一层水雾。

  穆楚感觉到刚才的手感,她心头骤然一跳,却还是忍住即将出口的话,咳嗽了一声:“璃王殿下,我就说妹妹无事,看来这方法还是不错的,没看妹妹都已经醒了吗?”

  穆雪听到一旁的声音,紧紧的捏着拳头,看到下方很多富家小姐在怒视着她,她慌乱的从璃王的怀抱中落在地上。

  她知道这些女人的心思,一个个巴不得她跟着出丑,璃王是整个京城不少女人心目中的最佳夫婿,她能够得到璃王的宠爱,不知道受了多少人的嫉妒。

  她一旦出了一丁点儿的差错,都会落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我……我刚才怎么了!”

  她身体微微一晃。

  周围不少人的视线重新落在了三人的身上,一双双带着探究的眼神,将穆雪刺穿。

  穆雪只感觉自己的心口在滴血,这次,她的脸色不是苍白,而是涨红,她站在高台上,只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自在,那一道道目光,仿佛要将她凌迟一般。

  “既然你醒了,能不能给姐姐一个答案,你为何要这样做,嗯?”

  穆楚微微勾起唇角:“我知道了,我现在还得恭喜王爷和妹妹,恭喜太后,这小王爷马上就要出生了!”

  穆楚的话音一落,全场巨静,在场所有人的眼神,都凝视着穆雪的腹部,就连太后都双手一颤,猛然站起了身子。

  穆雪浑身颤抖,咬着嘴唇怒视着穆楚,丢下手中的帕子,捂着脸转身跑了。

  璃王重重的看了穆楚一眼,然后紧随着穆雪离去。

  场中一片寂静。

  今天这一场闹剧,绝对可以成为皇室空前绝后的大笑话。

  皇室王爷和别的女人珠胎暗结,还当着天下人的面迎娶指腹为婚的未婚妻,这不但让自己的名誉尽毁,也是让整个皇室颜面扫地。

  而现在,新郎官和小妾有了孩子,还当众逃婚,独留下穆楚这个正室在,若是一般的女子,早就泪流满面了。

  可穆楚的眼泪仿佛已经流干了一般,她目光沉静的走上台,站在太后和穆丞相夫妇面前。

  岳氏看到大好的一场婚礼就这般被穆楚给搅和了,雍容的面皮下涌动着滔天的怒火,她目光极冷的望着穆楚,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

  “穆楚!”

  “楚儿在!”

  “你可满意了?”

  这五个字,仿佛从岳氏的牙缝间抠出来的,穆楚表面上像是犯了错的孩子般瑟瑟发抖,可是心里暗爽的厉害。

  搅和了婚礼算什么,她要的是那对狗男女人人喊打,别以为她不知道京城有无数富家小姐削尖了脑袋想要钻进璃王府。

  如今璃王这般对待她,那些富家小姐的目光已经不会在聚集在她身上了,从今天起,只要穆雪一天没有成为璃王妃,她便是那些女人嫉妒怨恨的对象。

  “娘,如果真的让楚儿做了妾,楚儿宁可一头撞死!”

  岳氏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你果真好大的胆子,我们穆家的脸已经被你丢尽了!”

  穆楚低垂着头,神色有些委屈。

  “娘,楚儿也是觉得妹妹实在是委屈,明明坏了王爷的孩子,还要进府做妾,到时候就算我心胸宽广大度,也不一定会容得下一个小妾生出的长子来!”

  穆楚柔柔弱弱的说着,岳氏听的更是怒火大涨,她从来都没发现,一直在她面前连头都不敢抬的丑丫头,会说出这般话来。

  只是,没等岳氏发火,太后站起身道:“这丫头这话倒是说的没错,这事儿都是哀家的错,哀家回去定然会好好惩治璃王,现在再说其他的也来不及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不是哀家愿意看到的样子!”

  太后的一番话,让穆楚心中微动。这个太后,威严有知,理性更加有之,就算皇室的丑闻被穆楚暴露到了这个份上,她面上也没有丝毫的怒气。

  如果不是这太后太过和善,那么便是她心计颇深。

  而她穆楚,相信她绝对是后者。

  “这样吧,穆雪毕竟也是相府的嫡女,当初哀家也不过是口头上的一句话,楚丫头和璃王有缘无分,哀家择日定然会为她挑选个好的!”

  岳氏听罢,心中大喜。

  原本的计划就算穆雪顺利的以妻礼嫁进了璃王府,在身份上也永远说不过去,但现在有了太后的话,就不一样了,穆雪直接从个妾,被抬成了王妃。

  岳氏瞬间忘了追究穆楚的错事,柔声问道:“那这婚事……”

  太后雍容华贵的脸上,带着一抹慈笑,“今日这婚事也是继续不成了,就另选个日子吧!”

  岳氏连连答应,起身陪在太后身边,要将太后送下去。

  穆楚不合时宜的开口,“娘亲,太后既然已经答应下来,楚儿那些送到璃王府的嫁妆,什么时候抬回去?”

  众人都以为要谢幕了,没想到穆楚会突然间提起这个,一双双看好戏的眼睛盯着穆楚,宾客们也不急着走了。

  这嫁妆是在新娘子进门的时候就抬进来的,这会儿都在前院堆着呢,穆楚的嫁妆,摆满了整个院落,多的让人眼红。

  这次,岳氏是下了老本,不但将穆楚娘留下来的东西都搜罗了出来,自己还添置了不少,就是因为那嫁妆只要进了璃王府的门,都是她小女儿的,穆楚一分也见不着。

  “既然没你什么事情了,你先回去,嫁妆的事情娘来办!”

  穆楚嘟着嘴,不走:“娘说的话我当然相信,但这些都是娘留给楚儿的遗物,楚儿想和它们一块回去!”

  太后住了脚,微微眯起了眸子:“你这丫头,难道以为璃王府和你娘,会贪墨你的一点儿嫁妆不成?”

  穆楚没有想到太后会突然出口,她心中微微震惊。

  震惊过后,顿时恢复了冷静,若是太后当真不在意这嫁妆,也不会说出这种话了,这般可以光明正大拿她嫁妆的机会,这两人怎么可能放过?

  在府中右角一个幔帐后面,一个中年男子微微低下头,对着座位上的男子小声道:“爷,婚事看来是黄了,不需要我们出手了!”

  “嗯!”

  磁场极低的声音慢慢扩散开来,这两人的周围,形成了一片空地。周围的人有些会小心翼翼的瞧上这边一眼,但却无人敢过来答话。

  太后怒了,仿佛只要穆楚再敢多说一句话,便会人头落地。

  气氛紧张到了一触而发的地步,院子鸦雀无声,静的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听的见。

  许多人眼中带着同情看着穆楚,要知道得罪了太后的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太后虽然不会在明显上处死人,但只要通点儿消息的人,都知道太后的为人。

  穆楚垂首,心头多了几分紧张。

  但再大的压迫她都感受过,身为特工外加多年的医生,要是连这点儿抗压能力,她早就被拉出去枪毙了。

  在敌国的第一医院之中潜伏十年才出事的人,只有她穆楚一个。

  要知道,那里可是暗杀的好地方。

  “太后,楚儿绝无此意,璃王殿下作为皇上的亲弟弟,怎么可能看的上我这点儿破东西,楚儿只是觉得,楚儿的东西会占了璃王府的宝地,而且璃王回来看到定然会想到楚儿,影响殿下的心情,所以才想着一块带回去的!”

  穆楚这话一说出来,众人皆惊,不少人都不清楚穆楚的脑袋是怎么长的,太后都将话说道了那个地步,她竟然一点儿都不退缩,硬是要将那嫁妆拿回去,就连璃王看到心情不好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太后的眼底阴晴不定,面上却十分平静,那种静匿,让人感到心惶惶的。

  “原来你是为璃王着想,哀家倒是错怪你了,既然你要拿,便拿回去吧,哀家乏了,送哀家回宫!”

  太后一甩袖子,连嬷嬷的手都没有接,就自顾自的走了下去。

  只要有眼色的人全都看的出来,太后是真的生气了。

  穆楚倒是不甚在意,反正太后就不待见自己,自己就算凑上前去拍马屁,太后都不会给她一个笑脸的。

  最差,也不过是让太后更不待见她。

  太后走了,岳氏反身回来,狠狠的瞪了穆楚一眼。

  看到那张丑陋到看一眼都会让人做噩梦的脸,岳氏不动声色的侧了侧头。

  “今日这件事,本夫人不会善罢甘休,等回去,你自己去请家法吧!”

  穆楚没说话,眼底划过一抹戾气。

  “娘,楚儿何错之有?”

  见到穆楚一副死不悔改油盐不进的模样,岳氏眯了眯眸子,冷哼了一声。

  穿着深褐色官服的穆丞相大步走到穆楚面前,一双眸子紧盯着穆楚的脸,那眼底露出一丝极淡的追忆之色。

  “丢人现眼的东西!”

  穆楚听到穆丞相明显帮助岳氏的话,心中对这个父亲再度失望,她微微垂着头,轻声道:“爹,孩儿知道错了!”

  她低眉顺眼的回答着,这话让穆丞相满意了半分,他沉着脸道:“你脸上那些都什么东西,还不快遮挡上点儿,本相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穆楚却没有理会穆丞相的话:“孩儿不该不经过妹妹同意,就将她有了身孕的事情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

  一听到穆楚还再提这件事,穆丞相扬起巴掌对着穆楚的脸抽了过去。

  穆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是躲避,可是下面这么多人在看着,一旦她闪开了,穆丞相的老脸丢尽了,回去一定更有她受的。

  穆楚没有躲,只是微微闭上了眼,让自己受到的疼痛达到最轻。

  可是,一只手挡在了她面前,低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

  “穆丞相,刚刚的事情在下都看在眼里,错不在她!”

  那声音极其温柔清润,穆楚忍不住睁开双眼,抬起头偷偷瞧了对方一眼。

  墨发银冠,男子面如冠玉,芝兰玉树。

  一身淡青色的长袍让身姿更显修长,浑身散发着一种让人愿意亲近的气质。

  他嘴角含着温柔的笑意,在穆楚看过来的时候,眯起一双墨黑清亮的眸子,礼貌的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松开了穆丞相的手。

  穆丞相看到男子,顿时面上露出一丝敬意来,颇给面子的笑道:“我也是气坏了,都怪我没教育好,才让她闹出这番事端来!”

  被称为蓝公子的男子笑了笑,“穆丞相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看她忍着半天的伤势,于心不忍罢了,既然婚礼办不成了,在下告辞!”

  蓝衣男子转身便走,没有丝毫停留。

  穆楚苦笑,倒是有些感慨这人的善心起来,她一个丑女,没有丝毫价值,对方出手帮她,出自真心。

  不过,穆楚很快将心神收回,她可没有忘了她的东西,她人一旦离开,这东西能不能到的了她的手里,还要两说。

  “爹,楚儿的嫁妆……”

  穆丞相看着她的面色更冷:“嫁妆里面还有你妹妹的一份,你妹妹虽然之前说要做妾,但那也是侧室,你娘也准备了东西在里面,等待会儿回去的时候,再好好分分!”

  穆楚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她以为太后和岳氏无耻,可没想到更不要脸的竟然在这里。

  回去分分说的好听,那能到她手里的会有多少,最终不还是会随着穆雪进入璃王府。

  “爹,既然有东西是妹妹的,那现在就直接分出来吧,哪里是妹妹的,就让娘亲自挑出来,别等到回去以后,说楚儿占了妹妹的便宜!”

  穆丞相眼底一怒,看着穆楚的眼神有些不善。

  穆楚心里明白,就算今晚回去也还有一场大战在等着她。

  可是现在不能退缩分毫,因为只要她一软,等待自己的,将是更厉害的剥削。

  到时候别说在府中当个小丫鬟混日子了,她能多活两年都是个事儿。

  她向来是个会分析形势的人,更何况原主大把的记忆都被她接收了,让她对这家人更是寒心。

  这种人,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一个嫡小姐罢了,又没有靠山,没有娘家人的照顾,就算是病死在角落里,也只不过是随便挖个坑埋了,走个形势罢了。

  穆丞相站在穆楚面前,瞪着她半天没有说话。

  今天的穆楚,已经彻底将所有人给得罪惨了。

  “那好,现在就派人去挑!”

  穆丞相冷声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岳氏身边的几个丫鬟得到了命令,立刻带着人来到了嫁妆旁边。

  剩下的人看到还有这么热闹的好事,一个个全都跟了过来。

  “这是雪儿小姐的……还有这个……”

  那两个丫鬟毫不客气,直接将好东西往下搬,穆楚冷眼旁观,也没有动怒,面上没有丝毫表情。

  一个木制的轮椅在地上发出滚动的声响,面容极冷的穿着车夫装扮的中年男人推着一个身影,也跟着人群走了过来。

  “王爷,这女人好像是刚才拦马车的那个!”

  那轮椅上的男子墨发披肩,一双幽深的眸子仿佛大海般安静幽蓝,五官像是精雕玉琢出来的,坐在那里,似一副带着强烈侵蚀气息的水墨画。

  一身黑色锦袍加身,男子唇角紧绷着,薄唇没有丝毫血色。

  眉飞入鬓,眼角微微上扬了一些,那双凤眸冷不防看上去,带着丝丝戾气,男子的周围环绕着浓浓的寒意,煞气逼人。

  就算这人长相极好,也没有几人有胆量正视着他的双眼。

  穆楚不由得,被那人吸引。

  因为之前他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周围还环绕着幔帐,所以穆楚一直没有瞧见。

  这会儿看到,顿时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不过她倒是淡定十足,在那双幽蓝的眸子望过来的时候,她眯起双眼,缓缓露出一丝示好的笑意来。

  只是那笑有几分难看。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江慵褚的心里一直有个女孩.. 那个女孩的名字叫"叶乔安" 她叫她"欢子" 叶乔安叫江慵褚"菌子" 那是她们认识对方时的名字 238天前她们相识..

  • 耽美网友

    推荐看一下暝瞳

  • 耽美网友

    祝大家国庆假期快乐

  • 耽美网友

    这个圈好久没来人惹qwq 作者可以交个朋友嘛qaq?

  • 耽美网友

    打卡新坑wwwww

  • 耽美网友

    快更哦~

  • 耽美网友

    呜~呜~呜~雨浩真可怜

  • 耽美网友

    星期六更新

  • 耽美网友

    如果写得不好请多多包涵哈,第一次写重生剧

  • 耽美网友

    #叶尘 欢迎大家

为您推荐

综合类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