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综合类型 → 医女天下冷面王爷欠调教落喵喵完整版

医女天下冷面王爷欠调教落喵喵完整版

医女天下冷面王爷欠调教落喵喵完整版

落喵喵

连载中免费

凌婧长孙无极小说免费,长篇古言小说《医女天下冷面王爷欠调教》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文由作者落喵喵所著,主角是凌婧长孙无极,讲述的是:凌婧被人陷害,双生子被人无情夺走,痛定思痛五年后化名百里绯月行走天下,偏偏遇上实权王爷长孙无极,还在他那里发现了自己的孩子,于是两人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交集…

497人气更新:2021/11/24

在线阅读

凌婧长孙无极小说免费,长篇古言小说《医女天下冷面王爷欠调教》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文由作者落喵喵所著,主角是凌婧长孙无极,讲述的是:凌婧被人陷害,双生子被人无情夺走,痛定思痛五年后化名百里绯月行走天下,偏偏遇上实权王爷长孙无极,还在他那里发现了自己的孩子,于是两人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交集…

免费阅读

  医牌尘埃落定,又经过锦衣卫这一出,各怀心事的众人都匆匆散了。

  百里绯月让千绝把浮屠阁特制的专属医牌拿了一块给凌嫣然。

  “凌五小姐,晚些时候自会有人去府上替夫人瞧病。”

  凌嫣然一刻都不想多待,洵哥哥自从听到凌婧那贱人没死。不,从看到凌婧那贱人的发簪后,脸色就很不对劲,这半天都沉默不发一言。

  “洵哥哥……我们走吧……”

  上官洵又看向百里绯月,动了动唇,终究没问出什么。

  百里绯月坐下喝了一口茶,从里屋走出一个和千绝一样,一身白衣的冷面美貌女子。

  “梵音姐姐,晚些时候,你去凌府。”

  “少主不自己去?”梵音有点意外。

  “呵,现在去,李氏那张要死不活的脸有什么好看的?”她自己下的药,她能不清楚?“你控制着药量给李氏解毒,三天后要可以下床。”

  梵音看了她一眼,恭敬道,“明白了少主。”

  浮屠阁闹得这么声势浩大,暗中注目的人不少。

  不过,无论哪方人马,翌日都骇然发现,浮屠阁一如既往,三月一次的开阁之后,再度阁门紧闭,人去楼空,神龙首尾不见!

  夜。

  星子零落,偶尔能听到几声野兽的嚎叫,和风贴着地面吹过草地的声音。

  幽蓝的夜空挂着一轮明亮的圆月,月下,氤氲着雾气的温泉里,女子别样曼妙婀娜的身子若隐若现。

  “少主。”梵音无声无息的出现。

  百里绯月双臂懒洋洋的搭在温泉岩壁上,舒服的哼了一声,“嗯……梵音姐姐你说。”

  也是回京这一年,她采药发现,这座山上不止有非常难找的几种药草,还有这么一处天然的药温泉。

  她现在的体质来说,常泡泡实在大有益处。

  “属下给李氏用药后,走时她已经醒了,能坐起来喝粥。凌五小姐现在,让人到处在打探浮屠阁和‘凌三小姐’的消息。”

  “那个人呢?”百里绯月闭着眼睛问了一句。

  “刚刚收到消息,那人行程提前了,比我们预计的早,明日午时左右就能进京。”

  听到这里,百里绯月嗤笑了一声,“看来,‘凌三小姐’也得提前一天回府了。”

  梵音沉默。

  少主越来越可怕,手段越来越像尊主。

  将军府李氏重病,不过是少主自己埋下的一根线。李氏的病就是少主让人下药动的手,少主的医毒之术乃尊主亲授,普天之下没几个人能出其左右。

  少主这一年在京都,冒着枪打出头鸟的风险,把浮屠阁神医几个字的名头打响得人尽皆知。

  就是为了重回将军府引路。

  凌五小姐来求医,少主甚至算准了她的每一步计划,顺水推舟光明正大就达到了目的……

  梵音不敢多想,只牢牢记住,自己听命行事即可。

  “等我回凌府后,梵音姐姐你和千绝离开京都。浮屠阁经此一遭,知名度已足够。你们在留在京都,会有危险。”

  想了想,又补充,“撤的时候记得小心锦衣卫的眼线,那些人鼻子比狗都灵。”

  之前和萧然,算是交易性质,已两清。

  锦衣卫是把双刃快刀,好用是好用,稍有不慎,也容易伤及自身。

  梵音走后,百里绯月又泡了一会儿,就在昏昏欲睡时,一阵刀剑撞击声响起。

  “好厉害的小娃娃!居然能伤我们兄弟到这种程度!”

  另一人开口,“也就如此了。到底是小孩子!”又笑道,“雇主可说了,怎么惨怎么弄。我什么人都玩过,还没玩过四五岁的小娃娃。”

  “别误了事!”

  “师兄你就是太小心了。你看看他,倒在地上半天没动弹一下了。一个屁大点的娃儿,还能翻天不成?”

  地上的小身影一声不吭咬着唇瓣,面具下的小脸一片冷然。

  他果然是个废物么?

  所以,那个人才不喜欢他?

  小手紧紧握着差不多和自己身高一样长的寒剑,就算他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知道,不会有人心疼吧?

  他是个没人要,没人喜欢的娃娃!

  他面目冷冷的由着脸上的面具被人摘掉,意料之中听到恶心的吸气声。

  拿开他面具的黑衣人看清地上娃娃小脸那刻,可耻的骨头都酥了。

  他实在没想到,一个小孩能美到如此程度。

  更控制不住的是,他看一个孩子,一眼,全身的血就往某一处窜。

  他近乎痴迷的蹲下去,就要去碰小孩的脸。

  随后的另一个黑衣人发现时,还没来得及提醒和阻止,一声惨叫响起。

  地上赫然多了一截血淋淋的手掌!

  那小娃娃一剑断了人家手掌,靠着剑的支撑,缓缓站起小身子。

  漂亮脸蛋已经看不清原本模样,沾洒上了一大片砍断黑衣人手掌飙出来的血。

  “小孽畜!找死!”

  小娃娃不言不语,若不是小嘴儿嘴角有鲜红的血淌下来,仿佛一尊没活气的诡异纸娃娃。

  两个黑衣人不敢再轻敌,雷霆万钧的力道冲小娃娃席卷过来。

  小娃娃已是强弩之末,几个来回,小身子摇晃了几下,终于倒了下去。

  他以为自己会倒在冰冷的剑锋里,却没料到,倒在了温暖柔软的怀里。

  那温暖奇异的让他有片刻怔然和贪恋。

  脑子里意识一片模糊,迷糊中,只隐约看见眼前的人一袭红衣,就彻底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那两个黑衣人惊恐的发现自己全身瘫软,拿剑的力气都没了,别说拿剑,站都站不稳,扑通扑通两声,摔倒在地上如烂泥。

  “你是谁!”

  “我是谁?”百里绯月似笑非笑,“浮屠阁神医听过没?”

  那两人瑟瑟发抖,他们当然听过,可只听说此人医术高明,谁知此人用毒才是最恐怖的!

  身体越来越奇怪,好像要化掉一样,两人恐慌的求饶,“神医,神医饶命!神医,我们兄弟二人也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混口饭吃。只要神医放了我们,日后做牛做马……”

  “行了,闭嘴吧。我也是很挑的,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给我做牛做马。”冷笑了声,“看了我真面目,你们以为还能活?”

  主要是这两个东西太恶心了,替人杀人确实也只是混口饭吃。可杀便杀,无冤无仇,一个男人居然要奸杀一个奶娃娃,这实在触犯了她底线!

  她懒得和他们多说,手指一弹,两粒药丸分别入了二人的口。

  嗤嗤嗤,两股青烟扑起。

  那两人叫都叫不出来,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了两摊血水。

  实在很恶心,百里绯月抱起地上的小娃娃,又回到了温泉边。

  外伤不重,麻烦的是肋骨断了几根,有内伤。

  手脚麻利的正骨,喂药,包扎。

  弄好了见他脸上血迹斑斑,打湿了手帕准备给他擦脸,刚碰到他脸,一只小手猛地抓住她的手,小娃娃微弱的睁开了些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

  百里绯月也算见过脾气古怪的小孩,想了一下,撇撇唇,“我只是要给你擦擦脸,以为我稀罕摸你看你啊?”

  对方还是不放手,百里绯月无语,这小屁孩儿!

  “行行行,不擦不擦。我把你面具拿来给你戴上!”

  夜越来越深。

  好冷。

  小娃娃不知道自己发烧了,只觉得寒入骨髓的冷,冷得他每一寸肌肤血肉都生疼。

  有瞬间,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他眼前闪过很多画面。

  就像眼前这一幕。

  缓缓走来的人。

  轻盈踏月。

  乌黑的秀发流瀑般长及细腰下。

  一身如火似血的华丽红衣,好似盛开在夜月下的一朵墨莲。

  她戴着面纱,他看不清她的脸。

  只隐约觉得面纱下的脸上有非常诡异又妖佞的神秘纹路。

  是书中写的妖怪么?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当成妖怪的百里绯月扫了小家伙一眼就暗暗叫糟。

  摸了摸他滚烫的小脖子,“果然发烧了。”

  这小子本身的体质并不是十分好,应该是胎中带来的。不过后期应该调养得非常好,现在比一般健康的孩子体质都更好些。只是胎中积弱毕竟还是有影响。

  这种体质最怕生大病,生大病比普通人麻烦很多。

  又给他喂了药。

  见小娃娃迷迷糊糊的,小身子不自觉的微微颤抖着。

  想了想,还是把人抱在怀里给他取暖。

  “唔……娘……”

  小小软软的娃娃梦呓般轻哼了两个字。

  百里绯月身形一僵,黑眸幽深。

  孩子……

  她一定会找到另一个孩子的!

  ……

  拂晓时分。

  “管家,找到了!”

  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

  很快,一大群训练有素的护卫出现在火堆旁,最前面的管家看清火堆旁的那个小孩儿时,几乎老泪纵横。

  “小世子,老奴可算找着您了!”

  地上的小娃娃很警惕,在这些护卫过来时,就已经醒了。

  也不要护卫扶,自己坐了起来。

  宦官模样的老管家心疼的吧啦吧啦嘴巴不停,“小世子,发现您失踪后,夫人都急病了。”

  这个小祖宗哟,本以为他在书房看书。谁知道这小祖宗有本事避开王府的重重眼线和护卫溜出府,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小祖宗若有什么事,整个王府的下人影卫护卫脑袋都不够砍的!

  又一眼看到,“小世子您受伤了?!古大夫!!快快!”

  小娃娃避开那位古大夫伸过来的手,自己站了起来。

  他没看管家护卫等人,只是不言不语的转头四下看,好像在找什么。

  此刻,万籁俱静,只有风过树梢的沙沙声。

  半晌,他垂头,默默无言。

  “小世子,您不愿意古大夫看也行。赶紧随老奴回府吧。老奴在找您途中接到消息,王爷回京了!”

  小世子整整一年没见到王爷,应该很想见吧?

  果不其然,听到这个消息。

  小娃娃抬头看了他一眼。

  老管家立刻招呼道,“轿撵呢!”

  后方几个护卫抬着一乘精致的小轿撵上前。

  小娃娃上轿撵前,回头望,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即使他戴着面具,看不见表情。

  也让人莫名觉得,那一动不动固执搜寻的小身影有种无言的失望和落寞。

  直到这一群人消失,隐身在暗处的百里绯月才现身。

  小世子?

  王爷?

  她随手一救,就救了个皇亲国戚?

  要知道,为了找孩子,这几年她没少打探消息。特别是这一年,亲自到京后。

  不过,消息并没有那么容易打听。

  想想看,五年前,她怀孕七个月,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一点风声。直到她和娘‘死了’,外面都只以为她是出门上香遇到山贼,被山贼所杀,娘是伤痛爱女,自杀身亡。

  到现在,都没半个外人知道真相。

  而要安插人进高门大户也不容易,她为了给李氏下毒,花了七个月时间才插了个眼线进去得手。

  一个将军府的实力尚且如此,何况皇室宗亲。

  所以很奇怪呀。

  堂堂王爷府的小世子,平头百姓也许一辈子都没机会见到一面的人物。为何一个人跑来这荒郊野岭还被人追杀?

  摇了摇头,算了,这个暂时不想。

  她得想想回将军府的事。

  将军府是必须要回的,不能让李氏等人好过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她要借大将军女儿的身份去接近皇室宗亲!

  她神医的名头再大,能请她的,不过是一些普通达官贵人。

  皇族的是不屑于去请一个江湖草莽医者的,甚至,她的名字都不会出现在那些人耳里。

  要接近那些人打探消息,将军女儿的身份无疑最好用,也最便捷。

  那边被百里绯月救的小娃娃坐在轿撵上,单手支着小下巴。

  面无表情举起另一只手,视线落在那还打了一个好看蝴蝶结的,包扎伤口的纱带上。

  是不是,就像书中说的那样。

  妖怪给凡人生了一个孩子报恩,然后就走了?

  所以,他不是没娘的孩子?

  他是妖怪生的孩子?

  那个穿红衣服的,是妖怪么?

  ……

  正午时分。

  将军府。

  凌嫣然给李氏一勺一勺喂参汤,“娘,可好些了?”

  李氏之前死灰的脸色已有所缓复,只是躺了接近三个月,双颊凹陷,原本保养得宜风韵犹存的风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上去老了十岁不止,一点也没了之前端出来的大家主母雍容典雅气度,颧骨凸出,怎么看怎么寡毒。

  女人无论大小年纪,没有不在意容貌的。

  “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哪里算好!”又想到痛失四十万两,心都在滴血,不过这些都不是最可恨的。

  “照那浮屠阁神医的话,凌婧那小贱人明天就会被送回来了?”

  凌嫣然眼中闪过一抹怨毒,“女儿也没想到她命这么大……”

  李氏咳了几声,喘匀气才道,“我这样都能救回来,五年前凌婧那小贱人若是没断气,又遇到那浮屠阁的神医,被救回来也就可以理解了。”

  一掌狠狠拍在床沿上,“那副鬼样子,都没断气!”早知,就该割了她脑袋,也免了今日的祸害!

  “娘,您消消气。身子要紧。”

  “我何尝不知道身子要紧,”李氏脸色难看至极,“这些年,我们娘俩用尽手段赚的体己钱,这次全部栽了!那浮屠阁神医趁火打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娘,您说凌婧会把当年的事对那神医说多少?”那神医才有恃无恐讹她?

  李氏沉眉,“依你说的那些来看,那神医多少知道一些,不过应该不是多嘴的人。这事闹出去对他并没有好处。他既然对你态度那般刁难,想来也有些帮凌婧那小贱人的意味,更不会到处说。这点倒是不必太担心。”

  凌嫣然垂下眼帘,“洵哥哥自从听到凌婧没死,就神思恍惚。若是凌婧明日回来……”

  “沉住气!当初她凌婧一个黄花大闺女,上官洵都能移情别恋看上你。现在凌婧不过一个给野男人生过孩子的破鞋,怕什么!说不准是好事,上官洵对她一直有份愧疚之心。现在那小贱人既然没死,上官洵也就没多大愧疚的了。你也抓紧点!”

  凌嫣然脸色有点苍白,没说话。

  李氏又想到什么,“凌婧回府后,你也安分些。既然五年前没弄死她,就不能在冒然出手。”

  “这个我明白,娘你放心。”

  李氏多少松了口气。

  也没太把凌婧要回来放在心上,五年前她能弄倒她们母女,五年后,凌婧更翻不了天!

  只是想到所有体己钱都没了。

  心里又一波一波的绞痛起来。

  她母族是个没落的贵族,她是庶出。从小用的穿的拿的,都没有嫡姐嫡妹好。那时候,她就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不论地位还是穿戴,都要让那些人刮目相看,跪倒在她脚下!

  她也做到了。

  如果老爷身边没有像甄觅那样的小狐狸精,一切都很完美。

  不过那又如何!甄觅如今,呵呵……

  “夫人,夫人~!”

  一个老嬷嬷神情激动奔进来,李氏皱眉,“王嬷嬷,你也是老人了!还有点规矩没有,像什么样子!”

  老嬷嬷顾不得辩解,激动道,“夫人,老爷回来了!”

  ‘啪’!

  凌嫣然手中的瓷碗一下没拿住,跌得粉碎。

  爹驻守边疆,已经十年没回京了。

  若没圣旨传召,也不得私自回京,否则就是擅离职守,掉脑袋的大罪。

  明明没有任何风声,府里也完全没收到丁点消息说爹要回来的啊!

  李氏何尝不心惊。

  心中惊涛骇浪各种揣测,尽量稳住心神,“老爷到哪儿了?”

  “快要到府门口了!”

  李氏一脚踹出去,“混账!都到家门口了,你们才知道!”

  王嬷嬷被踹了一个趔趄,立刻爬起来。别人不晓得,她这个贴身做事的太清楚,这位外面人人称颂的,端雅和善的将军夫人是个什么性子。

  李氏也没时间拿她出气,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已冷静下来,“老爷风尘仆仆,他一向喜洁,应该会先洗漱。你去给管家说,让之前惯常伺候老爷的人好生候着。把门外的丫头都给我叫进来,替我上妆!”

  王嬷嬷飞快下去了。

  “娘……”凌嫣然难得声音有点颤,“爹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凌婧明日被送回来,爹那里……”

  李氏瞟了她一眼,“你怕什么?这几年你满脑子都是上官洵,遇事还不如五年前稳重了!”

  自己女儿担心的事,李氏并不怕,“老爷从头到尾不知道凌婧那小贱人五年前的丑事,当初那封信也是我们伪造的。现今老爷回来,凌婧活着,也只是一个以为被山贼杀了的女儿没死而已。老爷最重气节名声,就算凌婧小时候得他喜欢,要真晓得了凌婧未婚先孕怀了野男人的种,还任由野种在肚子里长到七个月大,他眼里容得下这颗沙子?”

  冷笑了声,“你明白了么?我了解老爷,凌婧也该明白自己爹的性子!她不会吐出你当年下药害她的事,若是当初她没留下孩子,或许会告状。不论她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从她偷偷留下孩子那刻,就注定她要失去老爷的疼爱了!一个失去父亲疼爱的破鞋,能做什么?我就当养条阿猫阿狗,时候合适了,随便寻个人家打发了便是。”

  凌嫣然不笨,一时恍神过后也明白过来。“所以当初,娘您知道凌婧怀孕后,才睁只眼闭只眼,没第一时间逼她弄掉孩子……”

  “多铺一条路总是不会错的,嫣儿,你要记住。狡兔还有三窟。”

  李氏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

  只是没想到王嬷嬷又风卷残云跑了进来。

  “夫人,老爷和……和……”

  “你倒是说啊?和什么!”没用的东西,遇到点事就成这幅样子。五年前处置了知晓内情的人,她身边一个得力的嬷嬷都没了。

  “老爷和……和三小姐的轿子在府门口遇到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顶啊啊啊啊啊

  • 耽美网友

    越看越想看!速更!

  • 耽美网友

    大大,加油

  • 耽美网友

    下次能不能字多些啊

  • 耽美网友

    加油(ง •̀_•́)ง!交个朋友趴?

  • 耽美网友

    emmm……cp有医园、裘杰、先佣、社园(欺诈)

  • 耽美网友

    你加油写吧,反正我也看不懂。

  • 耽美网友

    哈哈哈哈,过来刷存在感啦!! 其实之前看大大的文,我也只是抱着看看的想法。 因为是小飞侠嘛,哥哥的总要关注一下,然后…… 咳咳,真香! 文本通畅,故事情节吸引,就是太少了,想看女主手撕绿茶。 然后嘛,虽然哥哥cp嘛,但是!就想看男女主甜腻戏份,吃点狗粮!大大加油更啊! 第一次的长评!

  • 耽美网友

    她不会更了

  • 耽美网友

    文笔还好,剧情思路都很好,但话过于太多,文中可以用一些适当的词语或一些优美的词句,其他方面可以写得更详细些,整体来说文笔还是不错的,看得出来是一个新手可以慢慢锻炼,希望你后面越写越好。

为您推荐

综合类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