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综合类型 → 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梓翎最新免费

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梓翎最新免费

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梓翎最新免费

梓翎

连载中免费

凤素暖宫城最新章节,长篇古言小说《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梓翎所著,情节跌宕起伏,文笔优雅细腻,是本可读的佳作,该文主角是凤素暖宫城,讲述的是:凤素暖穿越在宫城的傻子王妃身上,经历被下毒被沉塘等一系列祸事之后,终于被宫城带回王府,结果发现,傻子王妃不傻了,还能上房揭瓦了!

308人气更新:2021/11/24

在线阅读

凤素暖宫城最新章节,长篇古言小说《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正在火热连载中,该小说由作者梓翎所著,情节跌宕起伏,文笔优雅细腻,是本可读的佳作,该文主角是凤素暖宫城,讲述的是:凤素暖穿越在宫城的傻子王妃身上,经历被下毒被沉塘等一系列祸事之后,终于被宫城带回王府,结果发现,傻子王妃不傻了,还能上房揭瓦了!

免费阅读

  素暖看到铜镜中的自己,略微失神。

  黛紫色轻罗海棠裙,灵动中又蔓出一股若有似无的威严。多宝钗斜插随云髻,远山黛眉,黑曜石的大眼睛,挺拔琼鼻,丹唇红面,真是美丽灵动,秀丽隽逸。

  轻舞叹道,“我家王妃天生丽质,可惜从前没有遇到个贴心的丫头。王妃你放心,以后有轻舞在,我不会让人在欺负你了。”

  素暖从铜镜里看到轻舞的眼眸里泛着泪光。心里感慨,这丫头心思单纯,她这个主子对她丝毫没有恩惠,跟着她也没有什么前途,她却如此忠义。

  日后,素暖对她自然也是另眼相待。

  轻舞和云柳带着素暖来到锦王府的前院,海棠林里,随意点缀着一张石桌,四张石凳。头顶上是藤蔓环绕的简易亭子。

  凤瑟鸣坐在一方,她的丫头青鸢立在她的右侧。

  素暖远远的看到凤瑟鸣,袖里粉拳握紧。却又松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急在当下。

  凤瑟鸣看到凤素暖,她一身的穿着打扮,雍容华贵。倒变了个人似得。登时心里生妒,恨得牙痒痒。

  她不过就是个傻子,哪里配得上穿这么好的绫罗绸缎?戴这么奢华的头饰?

  看来锦王待她不薄。

  她是不信锦王能看得上这么个傻子,不过就是她运气好挂了个锦王妃的头衔,吃穿用度自然刻薄不了。

  素暖已经从凤瑟鸣眼里瞅出一股子浓烈的妒意,笑容从唇边蔓延开来。

  妒忌是魔鬼啊!

  走近了,凤瑟鸣看到凤素暖那张灵动纷呈的脸庞时,错愕万分。竟然看不出半点傻来。

  凤素暖看到石桌上上好的点心,瞳子放大,伸出手拿了一块就塞进嘴里。

  锦王对她十分刻薄,一日三餐拨得那么少,她自然是逮着机会填饱肚子。

  她才十五岁,还在长身体呢。

  凤瑟鸣眼里闪过一抹不屑,看来刚才是自己多心了。这个傻子都傻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忽然就好了?

  凤瑟鸣就是不知道,这个傻子是不是真哑了。

  若是她还能说话,这傻子可就是个麻烦。

  她得想办法试探试探她。

  “妹妹如今是锦王妃了,要打理的事情也多了,姐姐在此侯了妹妹一个对时,妹妹才来。”凤瑟鸣脸色含春,目光里却透着掩饰不住的厌恶。出口却似撒娇般对妹妹抱怨起来。

  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凤素暖根本不理睬她,只顾着吃点心。

  轻舞瞪着凤瑟鸣,心生诧异。

  王妃是哑巴,凤大小姐不知道吗?

  这时云柳细细的声音响起来,“大小姐,我家王妃是哑呢!”

  凤瑟鸣闻言,心花怒放。

  哑了,她就放心了。

  素暖思忖着,云柳和她如此正大光明的互通信息,真把她当傻子了?

  凤瑟鸣装出一副惋惜悲伤的模样,叹道,“哎,我家的三妹原本不是哑巴,不过前几日出了点小意外,她跑到药房里吃错了药。这才哑了的。真是让人痛心啊。”

  顺便挤了点鳄鱼的眼泪,又对轻舞云柳再三交代,“我家三妹是个吃货。见到什么吃什么。你二位要多费点心了。别让我这傻妹妹吃亏了。”

  凤素暖咀嚼着美味的绿松糕,悠然的望着远方。陷入了深思。

  她才到锦王府一夜,凤瑟鸣就迫不及待的跑过来试探她。看来她和太子的丑闻很是有价值啊!

  那么昨夜闯入锦王府刺杀她的刺客,其背后的主子呼之欲出,不是凤瑟鸣,就是太子殿下。

  锦王府的侍卫昨夜大费周折也没有找到刺客的半点信息,真相只有一个,因为这个刺客本来就来自于王府。

  王府里有凤瑟鸣的眼线?不太现实。但是有太子殿下的眼线,这就十分有可能了。

  云柳,是太子殿下的人!

  凤素暖因为想事情出了神,不小心噎住了,猛咳起来。

  云柳道,“我家王妃果然是吃货。”

  轻舞瞪她一眼,不满云柳对主子不敬。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贴心的为素暖端起石桌上的水杯,递给素暖。

  素暖睨了眼凤瑟鸣,她面无表情。素暖把目光移到她身后的青鸢身上,青鸢眼里的惊慌一闪而过。

  素暖将水杯举的高高的,然后张开嘴去接,可是水流偏了,水尽数落到她的脖子里。

  轻舞着急起来,“哎呀,王妃,衣服湿了,赶紧去换了吧。这天气凉,可别感冒了。”

  然后拉着素暖就要走。

  云柳十分抱歉的对凤瑟鸣道,“大小姐,请自便。”

  凤瑟鸣看到素暖傻不拉几的样子,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青鸢,我们走!”

  素暖回到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云柳将打湿的衣服抱出去时,素暖却抓着那堆衣服不让她抱走。云柳十分无奈,“锦王妃,这些衣服脏了,奴婢拿去洗了。”

  轻舞走过来,道,“云柳,随王妃去吧!她喜欢就让她多抱会。”

  云柳心生不满,小声嘀咕起来。“跟了这么个傻子,能有什么前途。”

  轻舞惊愕不已,“云柳,你说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锦王府花了那么多钱买了我们,就是希望我们好好伺候好这位王妃。做人要有良心,锦王妃已经很可怜了,你作为下人,连你也嫌弃她?”

  云柳没好气道,“知道了。”负气的离去了。

  却一步三回头的瞥着素暖抱着的衣裳。

  素暖瞪着她的背影,磨牙。

  想销毁赃物,门都没有。

  轻舞唉声叹气。她蹲在锦王妃面前,小心翼翼的劝解道,“王妃,你把这脏衣服给奴婢去洗了,好不好?”

  素暖望着这丫头,轻舞的深明大义,让素暖心里涌起一阵暖流。

  她忽然将自己的银镯子拔下来,放在衣服湿润的地方。然后紧紧的抱着衣服……

  这个动作,她做的很随意。

  轻舞无奈,“王妃,你抱着一堆湿衣服多冷呀。”轻舞从素暖手上夺过衣服,银镯子掉在地上。

  轻舞将银镯子捡起来,看到银镯子上变了的银色。“啊……”轻舞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然后不可置信的望着素暖,“茶水有毒!”

  素暖达成目的,继续装傻充愣。这会自己酣然入睡了。

  任凭轻舞再说什么,她也没有反应。

  书房。

  阿九抱着锦王妃的衣服门神似得杵在锦王旁,几次想开口,看到锦王专注画画,欲言又止。

  “阿九,你是不是想女人了?大白天抱着女人的衣服是何道理?”

  阿九唇角抽了抽,爆汗,“爷,小的正是来给您禀报这事的。这是锦王妃今早穿的衣服,这是王妃今早戴的银镯子……”

  锦王一脸黑线,“爷还没有对女人到望梅止渴的地步。”

  阿九囧,“爷,你看这银镯子的颜色……”

  “管它什么颜色质地,那小傻子能有穿的,有戴的都不错了。”

  “爷……这银镯子检验出来,锦王妃今早喝的茶水有毒!”事实证明,在锦王殿下面前,说话的艺术不能太迂回,否则事情离真相会愈来愈远。

  锦王闻言,丢了画笔,目光移到阿九抱着的这堆衣服上。“你是说有人给这个傻子下毒?”

  难以置信。谁特么吃饱了撑着找一个傻子的麻烦?

  傻子能碍着谁招着谁了?

  阿九点头,“今早镇国府的大小姐来过了。不过,我让红尘暗中监视了凤大小姐的行为,她说凤大小姐毫无可疑之处。反倒是另外一个人,十分可疑。”

  “谁?”

  “太后早些年拨给爷您的贴身侍女,云柳。”阿九道:“茶水是云柳准备的,只有她一个人接触过茶水。”

  锦王揉了揉眉心,道,“借傻子的手,除掉她。锦王府绝不养有二心的人。”

  阿九道,“爷高明,只有这样,太后才会不起疑心。只是,锦王妃天性痴傻,恐怕没有杀戮之心。”

  锦王怒,“还需要我教你吗?”

  阿九一愣,殿下如此笃定,想必心中已有丘壑。

  “借一人是借,借两人也是借!”锦王点拨道。

  阿九醍醐灌顶,瞬间开窍。“小的明白了。”

  阿九转身离去,锦王却喝住了他,“有人迫不及待的想置这个傻子于死地,说明这个傻子身上关系着某些人的利害攸关。你让红尘盯紧这个傻子,别让人得了漏子。”

  “是。”

  ……

  轻舞的娘家哥哥,一大早就跑到锦王府面前闹事。

  素暖醒来时,看到轻舞正在收拾细软。准备离开。

  素暖拉着她的手,不放。

  云柳主动解释起来,“王妃,我知道你舍不得她走。可是她娘家哥哥一大早来王府闹事,非要见她,见着了又要轻舞给他银子娶媳妇。跟个无赖似得。轻舞给了他卖身的银子,他还嫌少,吵着要见锦王……他以为他谁啊,够资格跟锦王谈条件吗?锦王说了,没了卖身的银子,打发她一点小钱,让她们兄妹两快滚。”

  轻舞哭的眼睛肿成桃子似得。依依不舍的拜别锦王妃,“王妃,轻舞福薄,不能伺候您了。以后,你好好的照顾自己。”

  素暖好不容易得了这个极品好丫头,怎么舍得让她走呢。她紧紧的抱着轻舞,不放她离开。

  轻舞哭的稀里哗啦,“王妃,奴婢对不住您了。”

  云柳看到她二人主仆情深的模样,心里妒火中烧,三步并两步跨上来就要分开她二人。

  素暖是现代人,爬山涉水,自幼练习跆拳道,这几日被轻舞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身上的伤也几乎痊愈了,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自然力大如牛。

  云柳拉不动,只得出去找救兵。

  可是王府的下人,谁敢对王妃动武?

  无奈之下,此事又得上报给锦王。

  云柳添油加醋的禀告给锦王,“王妃平日被轻舞迷惑了,对轻舞好的不得了,如今轻舞要走,王妃就是抱着她,不让她离开。可是轻舞已经不是王府的人了,怎么能长时间留在王府呢。府里的下人又不敢冒犯王妃,没人拉开她们,她们就这样抱了快两个对时了。”

  锦王唇角抽了抽,两个对时?

  他忽然敬佩起傻子的毅力来。

  当锦王来到王妃的正殿时,凤素暖死死的抱着轻舞,跟八爪鱼一样挂在轻舞身上。

  看起来有些滑稽。

  若不是知道她是个小傻子,非让人误会她性取向有问题。

  “傻子,放开她。”锦王怒气腾腾走进来,一屁股坐在红木雕花椅子上。云柳立刻递上一杯茉莉蜜茶……

  素暖只当没有听见他的话,继续抱着轻舞。

  砰……锦王将茶盏放在旁边的矮几上,怒不可遏,“本王的话听见没有?”

  素暖吓得浑身一遍颤。然而不为所动。

  锦王黑着脸命阿九,“阿九,拿把刀来,把这傻子的抓子给我跺了,我看她还怎么挂人身上!”

  素暖立刻从轻舞身上滑下来。

  轻舞扑通一声跪在锦王脚下,“请殿下收回成命。奴婢愿意不要俸禄,伺候王妃。只要王府给我提供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殿下也看到了,奴婢自幼父母双亡,哥哥对奴婢毫无亲情可言,奴婢若是回去了,还不是会被哥哥再次卖掉。奴婢愿意伺候锦王妃……”

  锦王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红木雕花椅的扶手。

  “伺候一个傻子,能有什么好处?让你如此眷念不舍?”出口,天籁之音虽然低沉,却性感迷人。

  素暖立即将自己全身上下的配饰取下来,塞到轻舞手上。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伺候她依然好处多多。

  这行为可是当面打脸锦王,让锦王殿下很是郁闷。

  死傻子!竟敢拆他的台。

  素暖扬起一张天真无邪的小脸,一脸傲然的望着锦王。

  锦王目光泣毒,直直瞪着她。这个傻子真傻吗?

  轻舞哪里敢接下这些贵重的首饰,将它们全部呈给锦王殿下。

  锦王看着这二人主仆情深的模样,忽然咧嘴一笑。

  “阿九,把这些首饰收起来,送到轻舞哥哥的手上。告诉他,从此以后,轻舞就是锦王妃的人了。生和死,与他无关。只与锦王妃有关了。”

  阿九领命离去。

  素暖会心一笑,如此甚好。

  轻舞立即给锦王磕头,“多谢锦王成全。”

  转过身又给锦王妃磕头,“奴婢多谢王妃。”

  云柳脸色十分难看。

  锦王这一番安排,轻舞的地位,明显就高于她了。

  锦王离去时,别有深意的望了眼素暖,满脸狐疑。

  从前,这个傻子看到他就跟看到鸡腿似得立马扑上来又是亲又是啃的,今天见了他,原本他还担心她又会这么疯狂,可是她看到他。好像十分的生疏啊?

  镇国府曾老太爷的百年寿诞终是到了。

  阿九一大早就过来请示主子,“镇国府送来了曾老太爷的寿辰邀请函。爷,小的让人备好礼品了。就是不知道,爷和锦王妃如何安排?”

  若是平素王公大臣的家宴,主子断然是不会去凑热闹的。可是这次不一样,镇国府曾老太爷和锦王妃可是血脉嫡亲,说起来主子是人家的曾孙女婿,若是不去说不过去。

  锦王想必也想到了这一层,只是想到要和那个傻子一同赴宴,就头痛无比,“阿九,有没有什么办法,让那傻子不会抽风那种?”

  阿九慧黠一笑,爷就是腹黑,“爷,依小的对王妃这几日的观察,王妃就是个吃货。只要有吃的,就会乖乖的坐在那里,闷声不响的吃东西。保证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锦王瞪了阿九一眼,“爷是那种怕麻烦的人吗?”

  阿九猛咳……

  爷,节操掉地上了。

  辰时,阿九将马车备好。锦王走出去时,看到轻舞云柳立在马车左右,便猜到那傻子已经坐在里面了。当即板着脸呵斥阿九,“为何只备一辆马车?”

  阿九垂头,小心翼翼解释起来,“爷多年在外行军打仗,府里的马车大多坏了。这临时好不容易找到一辆完好的,爷您就暂时委屈一下。”

  锦王望着崭新的马车,在瞥着瑟瑟发抖的阿九。

  “爷今年多大了?”

  阿九抬头,“啊!爷今年二十四了。”

  锦王面无表情道,“哦,先皇十八岁生子,父皇十六岁当爹,算起来,我晚了他们好几年啊。阿九,你说该怎么办?”

  阿九闭着眼,视死如归道,“所以爷,你就该和王妃圆房啊。王妃虽然是傻子,但是爷,关了灯其实都一样。”

  “所以你是故意准备一辆马车,好让我和这个傻子一起同行?是不是?”

  阿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爷恕罪,小的该死。小的就是担心爷……”

  嫡系争斗明里晴空万里,然而暗涌波动,愈演愈烈。他就是怕,锦王无心夺嫡,却被人先下手为强……

  锦王望着阿九,他心里何尝不明白阿九的想法。他九死一生过,阿九就是担心他走早了,落个无后无孝的罪名。

  阿九,只是抓住时机让他和这个傻子培养感情。

  只是,要他和这个傻子圆房,他做不到。

  锦王愤愤然跳上马车,阿九拍拍胸脯舒了口气,这次铤而走险,值了。

  马车很大,设置了两排位置。锦王坐在凤素暖的对面,冷眼望着她。

  却有些错愕……

  今日这傻子,竟然穿了身鹅黄烟罗裙,银丝线在袖口,裙摆上刺绣着含苞欲放的玉兰花。衬托出她娇小的身子秀丽隽永。

  头饰格外简单,长发飘然垂腰,头顶绾着精致的单螺髻,斜插珍珠蝴蝶珠钗,衬托着巴掌小脸莹莹生辉。水雾眉下,皓眸闪烁,灵动可爱。

  轻舞对这傻子果然用心。

  凤素暖被他灼灼其华的目光瞪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干脆闭目养神起来。

  “傻子,你听着,今日回了你的本家,别得意忘形。别离开本王的视线,否则本王可不敢保证你的小命能不能留到明天。”锦王不管她听不听得懂,但是觉得警告她一两句心里踏实点。

  素暖没有睁开眼,心里涌过一阵暖流。

  这人虽然生在帝王家,然而却能对一个傻子如此惜命,君子高洁,实属不易。

  镇国府,早已是宾客满堂,帝都的名门望族挤满国公府的每个院落。年轻的皇子公子,世子郡主,公子千金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高谈阔论。

  国公爷和几位夫人在门口笑脸盈盈,款接客人。

  锦王的马车停在国公府门口,立即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凤瑟鸣和一群世家千金瞬间停止攀比,目光齐刷刷的望着马车里走下来的锦王宫城。

  素衣白裳,不惹铅华。

  即使站在那里不说话,不动,也兀自蔓出摄人心魄的濯濯清华。

  姑娘们都腼腆的望着她,人群中不知是谁打破了醋坛子,酸溜溜道,“锦王殿下风姿清华,举世无双,怎么就那么倒霉,娶了个傻子为妃。真是替他惋惜。”

  凤瑟鸣眼里漫过一抹邪笑。

  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

  锦王下车后,稍作停留,半天没等到傻子下来,蹙眉。

  该死的傻子不会睡死过去了吧?

  一脚踢在马车上,“傻子。下来。”

  有姑娘窃窃私语,“锦王妃徒有虚名,倘若能做锦王的侧妃,倒不失为美事一桩。”

  此语一出,几乎所有女人都春心荡漾。

  此言不假,锦王妃天性愚钝,形同虚设。锦王侧妃必然能掌控当家主母的权利。

  轻舞听到旁人议论自己的主子,又见锦王对主子发气,心疼主子,立即上前撩起车帘。柔声喊道:“王妃。快下来!”

  素暖本就是假寐,见识了锦王的暴脾气,又聆听到那些女人旁若无人的声音,忽然听到轻舞这般甜美娇柔的声音,顿觉心旷神怡。

  她将手搭在轻舞手上,跳下了马车。

  众人看到凤素暖,杵在锦王身侧。

  一袭黄色素衣,没有艳丽的图案,没有浮华的饰品,与她简单的头饰,浅浅的淡妆相得益彰。

  站在锦王旁,真是一对璧人。

  镇国公见到锦王,笑容可掬的迎上前,“锦王殿下大驾光临,微臣深感荣幸!”

  锦王淡然的点点头,算是回了礼。

  抬起的脚忽然退回一步,唇齿轻启,道:“镇国公似乎忘记向本王交差了?”

  镇国公全身渗出冷汗。没有想到锦王对毒害锦王妃的凶手念念不忘?

  锦王又冷声道,“本王一向记性好。不管事情过了多久,都不会忘记的。国公爷若是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只怕到时候会自食其果。”

  语毕,板着一张面瘫脸径直向里面走去。

  国公爷吓得掏出手帕连连拭汗。

  凤瑟鸣的眼底闪过一抹惊惶。锦王根本就对这个傻子毫无感情,为何偏偏要为她出头?得罪镇国府对他有什么好处?

  素暖不知从哪里捧着瓜子,无所顾忌的磕起瓜子来。

  她心情极好。

  可是在别人看来,傻子到底是傻子,这个不合时宜的举动瞬间让人对她适才的好感大打折扣。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偶尔也要刷个存在感

  • 耽美网友

    还行,好看。

  • 耽美网友

    诶嘿嘿,傻妹来了来了!

  • 耽美网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给师尊打call “愿你三冬暖,愿你春不寒;愿你天黑有灯,下雨有伞。愿你一路上有良人相伴。” “海上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表白师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面前这个叫林白的人,就是我的师尊,我要把她抱回家,宠成小公主,嘿嘿嘿 /我很喜欢你,就像风走了八百里不问归期 /我很喜欢你,像长空过雁,字字相思。 /我很喜欢你像雨粘地絮,风入江云。 /我很喜欢你,像云飘到九重天,不···

  • 耽美网友

    哈喽大家好我是朕喵咯,如果喜欢我的作品记得点关注~

  • 耽美网友

    林某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名字惹 这就很bad 就叫七七好惹,反正懒得换 七七真的是全能型选手 就是长明的ACE好像就没有她不行的 行吧,对比一下我就一条咸鱼 总之呢洋洋还是要来康康七七der 希望你大火拉姐妹一把 (。・ω・。)ノ♡♡♡

  • 耽美网友

    人气过1000我爆照?

  • 耽美网友

    我也是刚来没几天,关注一下

  • 耽美网友

    导师 肖若和 朴秀荣 韩美 17 高冷腹黑 vocal导师

  • 耽美网友

    啊,客串好像满了,那我就做一个观众吧! 为墨狗打榜!

为您推荐

综合类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