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恐怖悬疑 → 心理猎凶关山令雨最新列表

心理猎凶关山令雨最新列表

心理猎凶关山令雨最新列表

关山令雨

连载中免费

现代悬疑恐怖小说《心理猎凶》一经上架就引起诸多热爱悬疑类小说迷的喜爱,今天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吧,该文由作者关山令雨独家创作,主角是周通,讲述的是:在深夜的警察局里,报案电话几乎是同一时间响起,里面只有死者的血滴落在地的声音,在周通的管辖内,诡异的幽灵杀人案究竟意欲何为,一场恐怖席卷了这座城市…

327人气更新:2021/11/30

在线阅读

现代悬疑恐怖小说《心理猎凶》一经上架就引起诸多热爱悬疑类小说迷的喜爱,今天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吧,该文由作者关山令雨独家创作,主角是周通,讲述的是:在深夜的警察局里,报案电话几乎是同一时间响起,里面只有死者的血滴落在地的声音,在周通的管辖内,诡异的幽灵杀人案究竟意欲何为,一场恐怖席卷了这座城市…

免费阅读

  直上三楼,阳光社区的楼房结构是二十多年前的老房结构,一梯四户,楼梯的两边各有两户人家,而唐胜家就在最里面。

  黄林林看着那青色大门,上面还挂着一张猪年的日历,不过早已经覆满尘埃。

  苏诚示意黄林林去敲门,后者看着满是灰尘的大门,有些不情愿的踹了几脚。

  “你好,人口调查,有人吗?”苏诚又换了个名头大声说道。

  说人口调查其实就跟警察抓人的时候说“查水表。”是一个道理。

  咔!

  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不过却不是这间屋子。

  对面的房门打开,一个看起来有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说道:“你们找他啊?”

  “对啊,奶奶,你知道这家人去哪了吗?”黄林林乖巧的问道。

  “进来坐吧。”老太太说道。

  苏诚和黄林林见老太太如此热情,也就没含糊,直接进了她家。

  两居室,房间属于向阳面,家居还算温馨,看桌子上摆着的三年中考两年模拟,这家人应该有个正在准备中考的孩子。

  “这是我孙子的。”老太太面带自豪的说道,说话间还不忘端着两杯茶给苏诚二人。

  “谢谢。”两人接过了茶。

  “你们是市扶贫办的?”老太太看到黄林林胸前挂着的牌子,声音中有些犹疑。

  “实话给您说吧……”正当黄林林马上就要交代自己是警察,还是刑警的时候。

  苏诚按住黄林林的大长腿,微笑的说道:“其实我们是市人口普查小组的。”

  “噢……”老太太说道。

  “那你们来这是查不到他们家了,他儿子早就搬出去住了。”老太太削着苹果说道。

  “那户主呢?”

  “唐胜早几年前就失踪了,那孩子也是可怜,妈妈精神病疯了,爸爸失踪,唉。”老太太放下苹果,轻轻的叹息。

  “具体什么情况可以给我们说说吗?”黄林林从包里拿出本子和笔准备记录。

  “这家户主叫唐胜,妻子叫钱晓娟,俩人有个孩子,不过这个钱晓娟的精神有些问题,最后好像是疯了。”

  “这唐胜也是个不顾家的主,不知道啥时候起就听别人说他欠高利贷跑了,留下唐小军,幸亏那孩子当时也是半大小子能照顾自己了,不然,唉……”老太太说道。

  黄林林抬起头,又问道“还有呢?”

  老太太惊异还有如此负责的人,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太多,我们虽然是邻居,但是这家人其实……”

  老太太欲言又止。

  “奶奶,您尽管说,我们会保密的,我发四!“黄林林调皮的举起右手比了个四。

  “这家人都有点孤僻,尤其是这个唐胜好像还有点家暴倾向,我怀疑这钱晓娟就是被他给逼疯的。”老太太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突然压低,好像怕有人能听到。

  一个看起来有十五六岁的男孩从卧室走出来,默不作声的把桌子上的三年中考两年模拟捡起来。

  苏诚注意到他的眼神中有些惊惧,感觉这个孩子可能知道些什么,不过既然他这种表情,那一定是他不愿意奶奶提到这个事情,所以苏诚也不想强求。

  “哦?”黄林林说道。

  “家暴?您是听到过他家暴的声音,还是亲眼目睹过吗?”

  老太太沉思片刻,好像陷入一段回忆之中。

  “那是十年前吧,当时小杰才5岁,我老伴还在,那天我老伴突发阑尾炎,我儿子儿媳又在省外工作,都城没有什么亲戚,孩子太小没让他跟着我去医院熬夜,就把他托付给钱晓娟照看,那时候她还正常。不过我早上赶回来的时候,在她们家门口却听见砸桌子的声音,还有钱晓娟的哭声,然后就是小杰的哭声,我闯进去,把小杰抱回来。之后我问小杰发生了什么,这孩子就一直支支吾吾的也不说。他爷爷回来去找这家人,结果门都不给我们开……“老太太不断的说着。

  “这个小杰平时开朗吗?“苏诚突然打断老太太,问道。

  “我孙子可是校篮球队的,还当主持人呢”老太太有些自豪的说道。

  “只不过回到家就跟猫一样,平时也不敢单独待在家里,我这个老家伙搓麻将都得叫朋友来家里搓。”老太太瞅了瞅客厅的麻将机微笑的说道。

  “小杰的父母呢?“

  “唉,他们是石油单位的,又是工人,在省外平时很少时间回来,小杰基本就是我和他爷爷带大的,他爷爷去年也驾鹤西去喽。“老太太悲叹道。

  “那你们有没有问过小杰他为什么不敢一个人待在家里啊?”

  “问过啊,这孩子不肯说,我们也就不强求了,不过他在学校和外面还是挺活跃的,这孩子就是反的,在外胆大如虎,在家胆小如鼠。”老太太声音压低的说道。

  苏诚和黄林林交换了一下目光,事出反常必有妖,妖怪肯定不会有,不过原因一定是有的。这个叫小杰的孩子现在已经十五岁了,还是校篮球队的,看起来身体素质也不错,又是主持人证明也是非常外向的孩子,不过为什么在家里却胆子这么小呢?甚至是十五岁都不敢单独待在家中。

  一定有古怪,一定有古怪,苏诚心想,而且十有八九与对面这家人有关。

  “老太太,你知道钱晓娟住在哪家精神病院吗?”苏诚问道,他刚才查了一下百度,整个都城市一共有二十六家精神病院,还有不计其数的疗养院和私人机构,如果一个个查未免有些浪费时间。

  “好像是都城关养疗养院,她属于那种突然就疯了的,查不出原因没得治,就由居委会把她送到了这个国家支持的免费养老机构。”老太太说道。

  “怎么你们要走了吗?老太婆我还想多聊会儿呢,在家呆着闷。”

  “不了,我们公务在身,下次一定过来看您,还要看小杰!”黄林林站起身子,开心的说道。

  老太太还准备送他们下楼,就听见“嘭!”的砸桌子声音,原来是小杰在砸桌子。

  “唉,我就送你们到这了,你们自己下楼吧。”老太太无奈的叹了口气。

  “真的是造化弄人,活该这姓唐的饭店倒闭,真的是可怜我的娃儿喔……”

  本来已经下到二楼的苏诚突然止住脚步,抬起头大声问道:“他开的饭店叫什么名字!”

  老太太被苏诚的声音镇住,回道:“八角饭店啊,当初客人还挺多的,就是不知道后面为什么倒闭了。”

  苏诚倒抽一口冷气,神秘的黑影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在那片黑色的混沌之中,他说:终于找到你了!

  苏诚没有等黄林林,快步走下楼,黑色的风衣在狂风中猎猎鼓动。

  天地之间,突然变得昏暗,苏诚站在楼梯口,抬头仰望着天空,无数黄豆大小的雨滴洒洒落下。

  雨滴在凹凸不平的地面滚动着,汇聚成流,好似在准备冲刷着看不见的污物。

  就在阳光花园社区的旁边,不足一公里的地方,苏诚经历了人生中地狱般的打击,这是他的梦魇,他的地狱。

  “走吧,我没带伞。”苏诚冷冷的说了一句。

  黄林林下意识的搂了搂衣领,抱怨的说了一句:“怎么突然变冷了啊?”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把雨伞。

  这当然是把单人雨伞,伞面印着可爱的皮卡丘图案,黄林林还是很贴心的将伞高高举过头顶,她的身高有1米65,可是苏诚却有足足1米8的身高,两人之间差了接近一个头。

  雨下的很大,无数的雨滴斜斜的打在苏诚和黄林林的身上。

  “还是我来吧!”苏诚绅士的接过雨伞,打在黄林林的头顶。

  “还是长得高有优势!”黄林林嘟了嘟小嘴,说道。

  两人很快就上了苏诚的车,雨刷还在拨动着一泄如注的雨水。

  “我们现在去哪啊?”

  “去找钱晓娟!”

  车辆疾驰在雨幕之中,黄林林坐在副驾驶,拿出了刚才做记录的笔记本。

  “你要干什么?“苏诚直视前方,目不转睛的问道。

  “总结一下啦,这可是我在大学里名列前茅的方法。“

  黄林林就像一个高中生一样,从包包里拿出一根签字笔,在笔记本上涂涂画画着。

  “唐胜,钱晓娟,唐小军,目前唐胜失踪,钱晓娟进入精神病院,唐小军情况尚不清楚,家庭据称有家暴历史……”

  “你能分析出什么吗?”苏诚问道。

  黄林林撅撅嘴,沉思了一分钟,开口说道:“首先这个唐胜作为家庭中的男主人,性格强势……”

  “错了!”苏诚打断黄林林的分析。

  “你这人咋这么喜欢打断别人说话啊?”黄林林有些不悦的说道。

  “因为你一开始就拐进了一个错误的方向,如果我不及时纠正,你后面的分析就都是错的。”

  “那你说说你的分析。”

  “唐胜的性格不应该是强势,而应该是软弱,不过他的软弱带有一定的情绪偏向性,他在生活中与人接触,给人的印象可能是软弱大于暴烈,不过他有着自己的衡量底线,一旦有人越界,他就会展示他的暴怒。”

  “就像网络上流行的那句——不要欺负老实人。”黄林林突然茅塞顿开。

  “对!”

  “或许他在生活中扮演着一种老实人的形象,但这只是因为他把生活中碰到的这些人都看做是陌生人,既然是不相干的人那就‘友好’对待。不过家人就不一样了,天天生活在一起,难免会碰触到他的一些禁忌。”

  “那这也不能说他软弱啊?“黄林林反问道。

  “那是你生活资历太少了,你进社会待久一点你就会知道了,社会之中没有天生软弱的人,都是后天被欺压后产生的,也没有绝对软弱的人。

  举一个例子,一个薪水不高的上班族,在公司被老板欺负,如果他还有一个彪悍的老婆,可能在家中还会被老婆欺负,不过,他长期积压的怒气就可能会转移到他年幼的孩子身上,或者是他的父母身上,而这种人就是典型的软弱人格。“

  “哦,原来是这样啊。”黄林林赞叹道。

  “其实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我分析他的性格也并不一定完全准确,还是得先去见见当事人才知道。”苏诚微笑的说道。

  咻~

  “大叔,刘柯雨问我们事情办完了没?”黄林林看着群里的会话。

  “给他说我们这里发现屠夫的尾巴了。”

  “他说王法医的尸检有结果了。”

  “让他说说看。”苏诚说道。

  “那几个被害人的尸体,有被改造的痕迹。”

  “让我猜猜,是隐藏了被害人真正的死亡方式,对吧?”苏诚嘴角轻撇。

  “啊,大叔你怎么知道的?”黄林林惊叹道。

  “我早就已经怀疑过这一点了,不过一直找不到佐证它的证据,现在王法医倒是给我提供了。”苏诚加快速度,汽车在直行的高架桥上疾驰着。

  关养老年安康服务疗养院,坐落于都城市北郊,离市中心有六十多公里的路程。

  苏诚带着黄林林直接找到了机构的负责人,陈院长,一个看起来最多四十岁的中年女人,烈焰红唇,保养的非常好。

  “你好,陈院长。我们是刑事调查局特案组的探员,我是黄林林,这位是我们的心理学顾问苏诚。“黄林林拿出真正的证件摆在办公桌前。

  陈院长抬起头,眨巴着两厘米多长的假睫毛说道:“你们特案组来我们疗养院干什么啊?不会是我们疗养院赡养了一个杀人狂吧?“陈院长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轻蔑。

  “不是的,我们只是想调查一下这个叫做钱晓娟的女人,她可能是一起连环杀人案的人证。“黄林林严肃的说道,最后两个字说得特别清晰。

  黄林林把自己的手机相册打开给陈院长看,里面有一张刚刚由公|安身份系统查询中心发过来的钱晓娟的照片。

  “是她啊……“陈院长说道。

  “确实有点印象,这个钱晓娟已经在我们疗养院住了十年了,不过她的情况有点特殊,她不是老人无人照养送来的,而是因为疯了,生活无法自理,就被她儿子送到这里来了。“陈院长看着照片说道。

  “等等,你说是她儿子送她来的?”苏诚问道,这可和那个老太太说的情况不一样。

  “这很奇怪吗?她来的时候才四十几岁,远远没有达到国家无条件赡养孤寡老人的标准,而且她还不是孤身一人,她还有个儿子一直在赡养她。”

  “她在疗养院的费用都一直是她儿子按半年一次打来,不过最近一年我们疗养院没有收到过她儿子的打款了,而且电话也换了,不过我们还是只有把她养起的,现在正在准备给她申请国家贫困补助。”陈院长叹了口气。

  苏诚眉头轻挑,看来整件事情果然有猫腻。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加油????ʚෆɞ(˘ᵋॢ ˘♡)˚₊·爱心发射

  • 耽美网友

    你这个剧情的误解方法比我那个还要牛呀,真是无语了。但是,的确,佟年也是傻白甜的感觉。挺好看的,继续努力!然后就是你不写吻戏的情节吗?这样读者就感受不到你的真诚啊,是不是害臊了不想写。写个“唔唔唔”也好啊。(友情提示:这里专指女主突然被男主吻时发不出声音的声音,许多爱情小说里都有。)

  • 耽美网友

    抱歉啊由于有些着急用所以就取消订单了,但是并不会取消收藏和关注的。

  • 耽美网友

    大大写的棒棒的!

  • 耽美网友

    比心心hhhh

  • 耽美网友

    希望喜欢本人的第一本书

  • 耽美网友

    实在不好意思因为比较着急,用封面所以取消订单了,依旧会继续收藏关注的。

  • 耽美网友

    加油好闺蜜。

  • 耽美网友

    给恬恬打长途!

  • 耽美网友

    不够看啊,今天还有吗?

为您推荐

恐怖悬疑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