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科幻穿越 → 全能攻略游戏2顾呈安陆淼大结局

全能攻略游戏2顾呈安陆淼大结局

全能攻略游戏2顾呈安陆淼大结局

公子如兰

连载中免费

《全能攻略游戏2》是由公子如兰原创所著的快穿文,主角叫顾呈安陆淼,讲述了19岁那年,顾呈安死在了一场大火中,怀里还藏着给陆淼的生日礼物。死后,他的灵魂被困在一座他人的墓中,等候十年,终于等来陆淼开棺将他的骨灰带回家中。陆淼自杀后,顾呈安游荡人间多年,灵魂意外进入一款“全能攻略”的恋爱游戏中。痛失所爱的他对所谓的攻略任务毫无兴趣,直到发现游戏要求攻略的对象竟然是陆淼。

425人气更新:2021/11/22

在线阅读

  耽美小说网提供公子如兰大神最新作品《全能攻略游戏2》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全能攻略游戏2最新,全能攻略游戏2无弹窗,《全能攻略游戏2》是由公子如兰原创所著的快穿文,主角叫顾呈安陆淼,讲述了19岁那年,顾呈安死在了一场大火中,怀里还藏着给陆淼的生日礼物。死后,他的灵魂被困在一座他人的墓中,等候十年,终于等来陆淼开棺将他的骨灰带回家中。陆淼自杀后,顾呈安游荡人间多年,灵魂意外进入一款“全能攻略”的恋爱游戏中。痛失所爱的他对所谓的攻略任务毫无兴趣,直到发现游戏要求攻略的对象竟然是陆淼。顾呈安:“我们开始攻略吧!现在要做什么?”系统:“种田。”顾呈安:“……你这不是恋爱游戏吗?”系统:“都是要恰饭的嘛。”顾呈安:“……”

免费阅读

  顾呈安死了。

  当他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被锁在一座名叫“沈幕城”的墓碑上,他不能离开它三米以上的范围。

  墓碑上有张照片,那是个很英俊的男人,顾呈安端详了照片许久,也没有想起来自己是不是长这个样子。

  他忘了以前的事情,记忆一片空白。

  墓园的环境很不错,顾呈安在这里的待遇也很不错。

  门卫大爷经常来帮他擦拭墓碑和处理周边杂草,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叫“罗少恒”的人偶尔过来给他扫墓。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顾呈安自有意识开始,他就觉得自己在等一个人。

  第一次见到罗少恒的时候,他仔细打量了对方,绞尽脑汁想从脑子里搜索出一丝一毫和这个人有关的东西,找了大半天,却一无所获。

  如同他看到墓碑上那张“沈幕城”的照片一样,他对罗少恒没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可能我等的并不是他。

  顾呈安有些失望地想,转头朝墓园的入口方向望去。

  那我在等谁?

  …………

  在日以继夜的等待中,顾呈安被锁在这墓园里已经好几年了。

  罗少恒每次都是一个人来,顾呈安从他的话中得知自己生前和他是情侣关系,虽然对此没有什么感觉,但顾呈安觉得罗少恒这人还挺好的,应该会给他扫一辈子的墓。

  他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罗少恒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那个人与墓碑上那张照片里的人长得一模一样。

  从他们的交谈中,顾呈安才知道原来他不是沈幕城,眼前这个和罗少恒并肩而立的男人才是。他们说要重新给他立个墓碑。

  顾呈安盘腿坐在墓碑上,看着两人相偕而去的背影,心想罗少恒总算等到了他的沈幕城。

  感叹过后,他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罗少恒等到了他的沈幕城,可是他还是没有等到他想等的那个人。他不记得自己在等的是谁,不记得对方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

  顾呈安想了很久,依旧没有想起来要等的人是谁。

  …………

  那日之后,罗少恒没有再来过墓园。

  顾呈安猜想他大概是和爱人重逢太高兴,忘记了要给他这个孤魂野鬼立碑的事情,其实立不立碑他倒也无所谓,反正哪儿也去不了。

  让他意外的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罗少恒和沈幕城又来了,同行的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

  对方看起来约莫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白色的T恤,面容清俊,气质温和。

  顾呈安不认识他,不知道他的名字,可是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突然跳了起来,像是心底某处熄灭已久的火焰再次有了复燃的征兆。

  明明已经死了许久,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顾呈安竟然有种自己还活着的错觉。

  他意识到一件事情,他好像等到了那个人。

  看着对方一步步走近墓碑,顾呈安坐在墓碑上,忽然觉得心跳如擂鼓,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

  他想笑,又有点想哭。

  顾呈安想,在活着的时候,自己大概也有过一段刻苦铭心的爱恋,和眼前的这个人。

  他听到罗少恒称呼对方为“陆先生”,“陆”这个字像是有什么魔力,从他记忆里的那一片混沌中撕开了一道裂缝,有个关于眼前这个人的名字似要脱口而出。

  顾呈安动了动嘴唇,不自觉地叫了对方一声:“淼淼……”

  这两个字在唇间转了一圈,让他无端生出一种被烫了一下的灼热感。

  淼淼,陆先生,陆淼。

  顾呈安觉得自己不应该忘记陆淼的名字,可是他把它忘记了,直到陆淼来接他的时候,他也没有想起来。

  一种极强的内疚感毫无预兆地冒出来,顾呈安有些不知所措,像是做错了事。他跳下墓碑,凑过去小声地对陆淼说:“对不起,我忘记你了。”

  陆淼自然没有回答,他站在墓碑前,眼神平静。顾呈安却感觉到,他在哭。

  顾呈安想出声哄哄他,但是对方却听不到他的话。

  随着陆淼的到来,这一座顾呈安待了多年的墓碑被挖了开来,陆淼从中取出了一个白色的骨灰盒。

  陆淼颤抖着手将骨灰盒紧紧地抱在怀里,像是抱住了什么失而复得的宝贝,顾呈安看到他的唇部微微动了一下。

  他说了什么?

  顾呈安心里一动,低头将耳朵贴到陆淼的唇边,然后听见微不可闻的一句:“我带你回家。”

  回家吗?

  顾呈安惯性地想挠挠头,手指一如既往地穿过空气,却没有了往常那种失落。

  他看着陆淼,忍不住笑了下:“好啊。”

  从墓园离开后,顾呈安发现之前他不能离开墓园是因为骨灰在那里,现在陆淼把他的骨灰带走,也就把他带走了。

  他随着陆淼几经辗转去了一个偏远的小镇,发现陆淼一个人住在一个带院子的小屋子里。

  陆淼把他的骨灰放在房间里,案桌那里有一个灵位,上面写着:顾呈安之灵位。

  不像当初在墓碑上看到的名字那样陌生,这个名字让顾呈安觉得熟悉,甚至亲切。

  在灵位的右下角还写着三个字:陆淼立。

  他站在陆淼的背后,看着陆淼拿了干净的布子为自己擦拭灵位,动作轻柔熟练,像是做过了无数回。

  顾呈安看了一会儿,心里自从见到陆淼就一直没有消散过的愧疚愈来愈深,他再次靠过去对陆淼说了句:“对不起,我不应该忘记你。”

  陆淼细心地将他的灵位擦干净,又重新放好,白皙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呈哥,欢迎回家。”

  呈哥,欢迎回家。

  简单的六个字让顾呈安这个没有实体的鬼魂都觉得暖了起来,他盯着陆淼看了一下,扬起唇角笑嘻嘻地应了一句:“谢谢你带我回来。”

  他也不在意陆淼能不能听到,绕着陆淼打转,一遍又一遍地叫着“淼淼”两字。

  淼淼,淼淼。

  这两个字像是用糖做成的,让他甜得飘飘然,怎么也叫不腻。

  陆淼擦完灵位之后,从衣柜里取了干净的衣服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对顾呈安来说毫无阻碍,穿门而入之后他才反应过来陆淼是要洗澡,看到陆淼解开衬衣扣子,顾呈安耳根有点烫,转身飘了出去。

  在等陆淼洗澡的空闲里,顾呈安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他发现这间屋子里的东西都是成套的,不管是杯子、拖鞋还是枕头。

  他偷偷试了一下室内拖鞋,发现鞋子不大不小,正好是他的尺码,可惜他不能穿。

  遗憾地看了拖鞋一眼,他又飘去了别的地方,最后在客厅窗台的位置看到了一张合照。

  照片里是两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其中戴着绒线帽,穿着白色羽绒服的是陆淼。陆淼笑得眼睛弯弯的,手中捧着一大团雪。另一个少年从背后环着他的脖子,笑嘻嘻地冲着镜头。

  两人背后是一大片雪景,隐约可以看见远处写着“备战高考”的横幅。

  相片右下角印着一小行字——顾呈安、陆淼,摄于20xx年x月x日,南阳一中。

  顾呈安怔怔地看着这张照片,耳边仿佛听到了许多声音。那些声音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有人在喊“上课了”,有人在喊“老师来了”,有人在喊“再玩一会儿”,有人在喊“我们来拍照吧”。

  那些声音渐渐演变成一个个凌乱的画面,在眼前变成各种形状,顾呈安努力想看清里面的人,耳边突然听到“咔嗒”一声,那些画面像泡沫一样,眨眼间全都消失不见。

  他抬头望去,看到陆淼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手中拿着换下的衣服。

  陆淼把这几天在路途中换下的衣服放到洗衣机里,随后开始打扫房间。

  他去接顾呈安的骨灰来回花了一个星期,现在把人接回来了,总要让他住得舒服一点。

  看到陆淼洗了抹布要擦桌子,顾呈安没多想就伸手去拦他,说:“别动别动,咱们不是说好了嘛,这种粗活让我来呗。”

  这句话完全没有经过大脑,顾呈安就像是习惯了一样说了出来,说完便愣在了那里。

  脑中像是有什么东西飞快地掠过,转瞬即逝,他来不及抓住,只觉得自己以前好像也说过这种话,但是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根本想不起来了,只能愣愣地看陆淼打扫卫生。

  打扫完之后,陆淼又去了厨房,顾呈安连忙跟上。

  陆淼做饭的时候,顾呈安就在他旁边待着,想帮他递个勺子或递个盘子,手伸出去了,最后又默默收了回来。

  陆淼做了四菜一汤,他摆了两副碗筷,将顾呈安的骨灰放在对面那一副碗筷的旁边。

  顾呈安见状,不请自入地在那副属于自己的碗筷前坐下,和陆淼相对而坐。

  一人一鬼坐了好一会儿,顾呈安发现陆淼并没有动筷子的意思。

  是没有胃口吗?顾呈安疑惑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淼淼?”

  陆淼对此没有反应,只是看着顾呈安的骨灰盒发呆。

  顾呈安看他这样子,心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一样难受,他忽然想到,自己在墓园的这些年,这个人是不是也这样对着自己那块灵位发呆?

  过了许久,久到饭菜都凉了,顾呈安才听到陆淼轻轻叹了口气,他伸手过来,搭在白色的骨灰盒上面。

  顾呈安在旁边看着,感觉那只手的温度似乎落在了自己身上,情不自禁伸出手想去触碰陆淼的手指,在碰到之前又突然停住。

  他又忘了,他已经不是人了。

  这一瞬间,顾呈安看着眼前这个清瘦的青年,感到前所未有地悲伤。

  “你走了以后,每次吃饭我总是喜欢放两副筷子,然后把你的灵位放在一起,以为这样就能一起吃顿饭了,却没有想过,你会在我不知道的地方。”

  陆淼低声说着,指尖轻轻摩挲了一下白色的骨灰盒,低声说:“……对不起,让你一个人在那里住了这么久。”

  顾呈安失去了所有记忆,对生前的事情一无所知,虽然之前被困在墓园限制了自由,却也不痛不痒。

  可陆淼不同,他记得所有。

  一想到陆淼对着灵位自言自语的情形,顾呈安就觉得心里涩然和心疼得厉害,也不管他能不能听见,心急地出声安慰他:“没有关系啊,你不是把我带回来了吗?你千万别怪自己,真的。”

  陆淼对他的安慰一无所知,只是自顾自地说道:“以你的性格在那边应该很无聊吧?你那么话痨,旁边却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顾呈安想了一下自己之前数蚂蚁和落叶的日子,确实挺无聊的。不过他当时心里总有一种“在等一个人”的感觉,有了期待,也就冲淡了那股寂寞感。

  “不过没关系,现在开始,我们算真正团圆了吧。”陆淼说着突然笑了一下,他笑起来很好看,眼角弯弯的,双眼皮的弧度带着一种温柔的味道,可眼睛里的悲哀却怎么也压不住。

  “对对对!团圆了团圆了!”顾呈安看到陆淼红了眼眶,倏地站起来,围着他团团转,手忙脚乱地安慰:“我这不是好好在你面前站着吗?你别哭了啊!”

  陆淼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咬紧了牙关却仍忍不下那一声呜咽,他清瘦的肩膀紧绷着,像是一张拉满的弓,绷得太紧,一碰就会断。

  顾呈安绞尽脑汁想要哄他,想要替他擦擦眼泪,却徒劳无功,那一滴滴泪水穿过他的手,滴在桌子上,很快就将桌面印出一小圈水渍。

  顾呈安明明没有实体,却感觉被陆淼眼泪滴过的手心像是被火烫过,痛得他握不成拳。

  他不禁想自己当初死的时候陆淼该难过成什么样子,不知道有没有人能代自己替他擦擦眼泪。

  “别哭啊,淼淼……”

  顾呈安半跪在陆淼的身边,伸手虚虚地碰了碰他的脸,低声哄道:“是呈哥不好,乖,别哭了好不好?”

  夜风穿堂而过,屋内除了陆淼微不可闻的呜咽声,什么也没有。

  这一顿饭,最后陆淼也没有吃,他就这么对着顾呈安的骨灰,一坐到天亮。

  …………

  一眨眼,顾呈安已经被陆淼带回来一个多星期了,他觉得在陆淼身边的日子比在墓园的日子好玩多了,感觉即使是不干什么,光是看着陆淼也挺满足的。

  陆淼是镇上的初中老师,除了周末两天都需要出门上课。顾呈安没法跟着他去上课,只能在家里等着,和他养的那只小黑猫在院子里等他下课。

  这样的日子让顾呈安觉得自己像是在家等丈夫下班归来的妻子。不过他比陆淼要高小半个头,身材也比陆淼要壮一点,他应该是丈夫才对,陆淼这么瘦,他觉得自己轻轻松松就能抱起他来。

  “抱起来”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顾呈安怎么也压不住了,他看着坐在院子里逗猫的陆淼,悄无声息地飘到他的背后,弯腰伸手从背后环住,试着将抱他起来。

  事实证明,抱起来这种事情顾呈安真的是想太多了,作为鬼魂他连陆淼手下的那只小黑猫都抱不起来,他的手指穿过陆淼的身体,毫无阻碍。

  喜欢的人就在眼前,不能抱真的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

  顾呈安看着陆淼的后脑勺,遗憾地想。

  不过他很快又打起精神来,心想:抱不起来,亲一下总没问题吧。

  打定主意之后,顾呈安凑到陆淼的脸颊旁边,亲了他一口。

  这个亲吻和刚才的拥抱一样没有实际碰到,顾呈安甚至连一点温度也没有感受到,他只是把唇贴在陆淼的脸上,尝试着和他亲近一点。

  这种距离让顾呈安内心平静、满足,仿佛成为鬼魂之后飘了这么久,终于有机会落到了实地一样。

  顾呈安知道自己生前一定很喜欢很喜欢陆淼,因为他现在就很喜欢很喜欢他,即使没有什么记忆。

  “……淼淼。”

  他在陆淼耳边呢喃了一句,轻得像是叹息,带着无尽的爱意和眷恋。

  陆淼摸着猫的手停顿了一下,觉得刚才像是有风吹过,又像是有人叫了自己一声,温柔得不可思议,让他情不自禁地抬起头来。

  然而院子里除了他,没有其他人。

  “喵~”小黑猫抬头叫了一声,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指。

  陆淼回过神,低头继续撸猫。

  他并不知道,他最爱的人,此时就在他的身边。

  …………

  和陆淼在一起的时间一长,顾呈安发现陆淼的生活很单调,除了上课之外,其他时间就是对着自己的骨灰发呆,偶尔他也会说一些以前的事情,但是很少,更多的还是发呆。

  晚上睡觉的时候,顾呈安能听到他呓语般叫自己的名字,他蹲在床边回应陆淼,陆淼却听不到他的声音,如同他碰不到陆淼的人。

  陆淼的睡眠质量并不算好,经常会失眠或者半夜惊醒。有时候陆淼醒了睡不着,他就会下床走到一旁案桌上供奉着的灵位前,将顾呈的骨灰盒拿下来,抱在怀里,然后一坐到天亮。

  每每如此,顾呈安就觉得心里难受得厉害。

  陆淼虽然活着,却没有任何的生气,就像是行尸走肉,他心疼万分,却也束手无策。

  他们两个,一个看不见对方,一个摸不到对方,即使同住一个屋檐下,也像是隔着天涯。

  顾呈安至此,终于明白了人们口中的人鬼殊途。

  转眼间,顾呈安和陆淼在一起已经几个月了。

  陆淼比顾呈安刚见到他的时候瘦了不少,脸颊微微凹了进去,脸色也不太好。他辞了学校的工作,养的那只小黑猫也送人了,屋子只剩下他一个人。

  看着坐在院子里的陆淼,顾呈安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走到陆淼的身后,伸手想帮陆淼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发丝从他的指尖穿过,没有一丝停留。

  陆淼低头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除夕那天,陆淼做了一大桌子的菜,他像平常一样,将顾呈安的骨灰盒放在桌子上,顾呈安跟着坐在他对面。

  陆淼对着空无一人的空气说了句“新年快乐”,顾呈安回了一句“新年快乐”,嘴里尝到了点点苦涩。

  他想了一下,又对着陆淼加了一句:“新的一年,你要身体健康,开开心心地生活。”

  凌晨十二点,屋外属于新年的炮竹和烟花接连不断地响起,热闹非凡,屋内清冷安静,只有陆淼看着窗外失神。

  顾呈安的新年祝福终究没有实现,反而是不好的预感成了真。

  年后不久,陆淼就自杀了。

  顾呈安看到他吞了大量的安眠药,那是足以致命的分量。

  顾呈安拼了命想要去夺走他手中的药片,双手却一次次穿过他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药片吞进去。他冲出屋子想去叫人,无形的力量却再次将他禁锢在院子的范围内。

  “我已经寄了信,让余晖将我和你的骨灰葬在一起。”陆淼躺在床上,抱紧怀中顾呈安的骨灰盒,用脸轻轻蹭了一下,低声说道,“顾呈安,你不要走太快,我怕追不上你。”

  “可我就在你身边啊!”

  顾呈安跪在床边,语无伦次地重复着:“我就在这里啊!你看看我,你睁开眼看看我!!淼淼!你不要睡,淼淼?!”

  陆淼的呼吸慢慢变得轻缓微弱,耳边完全听不见他的声音。

  外面的太阳缓缓西下,屋内的光线渐渐暗了下来,顾呈安看着陆淼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整个人毫无声息。

  “啊啊!!!”

  屋内突然传出一道凄厉无助的哭声,像是人濒临崩溃的绝望呐喊,令人窒息。

  只是这道声音除了顾呈安本人,没人能听见。

  顾呈安已经死了,他流不出眼泪,只是心口处痛得像是要炸开一样难受,记忆也在此刻如潮水一般突如其来地灌入大脑,生前的种种都在眼前一一呈现。

  他和陆淼在孤儿院一起长大,十七岁那年,在学校天台,他蛮横地亲了陆淼,将兄弟的关系变成了情侣。

  十九岁那一年,高考前夕,一场意外的火灾让他死在了商业街里,怀里还藏着来不及送给陆淼的生日礼物。

  他对陆淼说过的承诺,都来不及兑现。

  …………

  顾呈安守着陆淼的尸体过了两天,余晖赶来处理了陆淼的后事,把两人的骨灰葬在了一起。

  兜兜转转,顾呈安最后还是回到了墓园。

  他本以为陆淼死后也会像他这样,变成游荡的鬼魂,这样他和陆淼就能继续在一起了。

  可惜他在墓园待了许久,始终没有看到陆淼。

  顾呈安有时候在想,陆淼是不是已经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忘了自己。

  春去秋来,顾呈安发现自己能离开墓园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许多年。

  他开始四处寻找陆淼,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再见到陆淼一面。

  他在世间遇到了不少像他这样死了却没有消散的鬼魂,他仔细地向他们描述了陆淼的样子,得到的却全是没有见过的回答。

  他回了一趟和陆淼一起长大的孤儿院,发现那里已经变成了商场,于是又去了他们读高中的学校。学校还在,只是修了新的教学楼,他们原来上课的教学楼已经变成了操场。

  可能是做了鬼之后记忆变好了,记忆回来之后,生前的事情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他站在记忆中教室的位置,年轻的学生笑着从他的身体里穿过去,青春张扬的笑声,仿佛将他带回了和陆淼一起上学的时代。

  他在陆淼午睡的时候偷吻过他,他们在书桌底下牵过手。

  他们说好一起上大学,一起给孤儿院的刘院长养老,如今却只剩下他自己不人不鬼地在世间游荡。

  顾呈安想,陆淼大概是真的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忘了他了。

  想到这个可能,心口疼得他弯下了腰,满脑子都是陆淼自杀前那一句“你不要走得太快,我怕我追不上你”。

  他大概,再也见不到他的淼淼了。

  放学铃响,顾呈安穿梭在人群中,浑浑噩噩地离开了学校,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他站在路边发呆,心想自己也许应该回到墓园里去等,即使等不到陆淼,能和陆淼的骨灰在一起也是好的,至少还能有点念想。

  绿灯亮起,他抬步走过去,走在他前面的是一对年迈的夫妻,老太太拄着拐杖慢慢地走着,旁边的老大爷牵着她一边的手。

  看着两人的背影,顾呈安想起当年自己和陆淼也曾幻想过两人白发苍苍时的样子。

  那时候他们两人说了什么?

  顾呈安的脚步不自觉停了下来,在他脚步顿住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刺耳的喇叭声,一辆像是失控的越野车疾驰而来,眼看就要撞上前方的两位老人!

  “小心!”

  顾呈安大喊一声,本能地扑过去,在手指碰到两人之前他蓦地想起自己根本没有实体,想要推开两人简直是妄想。

  然而下一秒,他却真实地感觉自己碰到了两位老人,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两位老人推出去,避开了那辆越野车。

  车子直接从他的身体穿过去,那一瞬间,已经死了多年的顾呈安竟然感受到了痛感,车子仿佛将他整个鬼魂都撞散了。

  顾呈安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渐渐消散,他没有害怕,只希望下地狱的时候,陆淼还在奈何桥等他。

  “鬼身救人,可视为功德一件,你可还有什么愿望?”

  顾呈安在意识完全消失之前,听到了一道机械、毫无起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还有什么愿望?

  有人说过临死前能看到人生的走马灯,也会看到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会听到他的声音。

  顾呈安已经死了很多年,他此时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可是他还想再见陆淼一面。

  无论是现在,还是当年被困死在那一场大火里的自己。

  他唯一的愿望,都是想再见他的淼淼一面。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哇,大大写的很好看,第一章可能不是特别精彩,但到后面,越看越吸引人

  • 耽美网友

    所依,请等等吧

  • 耽美网友

    我要点黯情

  • 耽美网友

    啊嘎嘎嘎,沙发! 酱子桑 加油(๑•̀ㅂ•́)و✧! 支持你!

  • 耽美网友

    嘤嘤嘤我来晚了

  • 耽美网友

    来啦来啦!

  • 耽美网友

    不要弃文

  • 耽美网友

    评论!评论!

  • 耽美网友

    因为作业太多,所以更的有点少,以后我尽量更多点

  • 耽美网友

    “在看你一眼,嗯....还是好看的要死”

为您推荐

科幻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