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都市言情 → 独家偏爱最新列表

独家偏爱最新列表

独家偏爱最新列表

顾西东

完本免费 好看的玄幻小说穿越小说完结免费推荐奇幻小说完本推荐经典

《独家偏爱》是顾西东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众所周知,苏家大小姐苏韵是在被男朋友甩了以后被迫联姻嫁给那叶氏集团二公子叶黎城的,二人之间毫无感情基础可言,婚后两年,前男友强势归来追求苏韵,请求叶黎城和苏韵离婚,叶黎城漫不经心的解开纽扣问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没有感情的?”

449人气更新:2022/05/04

在线阅读

《独家偏爱》是顾西东所著的一篇现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众所周知,苏家大小姐苏韵是在被男朋友甩了以后被迫联姻嫁给那叶氏集团二公子叶黎城的,二人之间毫无感情基础可言,婚后两年,前男友强势归来追求苏韵,请求叶黎城和苏韵离婚,叶黎城漫不经心的解开纽扣问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没有感情的?”

免费阅读

  苏韵将目光转向叶黎城。

  叶黎城蹙眉看着沈雅的筷子尖上的油腻,浑身上下透着“拒绝”,淡声:“不用。”

  还好,算他识相。

  苏韵似笑非笑地看着沈雅,柔声:“你记错了,阿城也不喜欢吃排骨,阿城喜欢吃牛肉。”

  她边说边贤惠地夹了块牛腩给叶黎城,又把那块排骨从叶黎城盘子里随意丢出去。

  看着苏韵夹走那块排骨,叶黎城眉头不动声色地舒展开,对苏韵的“懂事”投去一个还算赞赏的眼神。

  沈雅还想说话:“怎么会,我明明记得……”

  叶黎城声音清冷地打断她:“你记错了。”然后夹起苏韵给他的那块牛肉细嚼慢咽一番。

  沈雅何尝看不出她是故意,气得将手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她越气苏韵自然越是高兴,顿时犹如胜者般看着她,还故意握住了叶黎城的手。

  叶黎城微微一怔,深邃的目光看向苏韵。

  苏韵只顾着示威,未曾察觉到叶黎城细微的情绪。

  叶黎城的内心仿佛有什么慢慢融化开来,伸手指了指苏韵左手边的秋葵,给她一个“很感兴趣”的眼神。

  苏韵惊异于他的配合,送上门打沈雅脸的事她怎么会不乐意,自然立刻贤惠温柔地给叶黎城夹了一筷子秋葵。

  末了还握住他的手柔声问:“你还想吃什么?”

  叶黎城嘴角微微上扬,声音还是很淡:“刚才的牛肉也还不错。”

  苏韵赶紧又夹了块牛肉过来,还暧 昧地冲沈雅眨了眨眼:“小雅还没有男朋友?要赶紧结婚才好啊,结婚好处多。”

  沈雅气得脸色煞白——她这是意有所指觉得自己没人要吗?

  叶黎城看苏韵一直在喝酸奶,顺手给苏韵盛了碗海鲜粥。

  苏韵对叶黎城的上道十分满意,她含笑看了一眼沈雅,用撒娇的语调说:“人家不喝……”

  叶黎城似乎被“人家”两个字稍微惊了一下,但还是很给面子、语气还算温和地说:“少喝几口暖暖胃,免得你总喊胃痛。”

  苏父注意到他们的动静,也说:“阿城说的没错,别总贪凉,把手里的酸奶放下。”

  苏韵乖巧迎了声“好”,一脸幸福地端起碗喝了两口粥。

  沈雅:“……”

  真特么是个狐狸精。

  *

  吃完饭一家人坐在客厅吃水果。

  苏韵信手拨开一个橘子,分了一半给叶黎城,又去看沈雅,那意思是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沈雅也挑衅一笑,不慌不忙把电视换到一个综艺频道。

  电视里正在播他们那天录制的文物综艺《寻宝》。

  没过多久就播到了苏韵劈叉去接瓷瓶画面。

  苏韵暗叫糟糕。

  沈父向来保守古板,最看不得她跳舞穿的少的样子,觉得有辱门风,当面看到她露大腿的画面岂非要被骂死。

  她连忙放下手中的橘子,步履轻盈地起身想去洗手间躲一躲,刚走了一步,就听到沈父怒喝一声:“苏韵!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跟我来书房!”

  这下躲不过去。

  沈父已经先迈着步子上了楼,一边回头凶她:“还不过来?”

  苏韵冷冷瞥了沈雅一眼,不得不迈着小碎步跟了去。

  叶黎城皱眉,沈雅递过来一个水晶小碗樱桃笑着说:“姐夫你尝尝,智利空运过来的特别甜。”

  叶黎城想着父亲要教训女儿,他也不好阻拦,所以便坐着没动,礼貌地跟沈雅道了句谢,把玻璃碗放到一旁。

  沈雅本来跟他中间隔着点距离,此刻苏韵离开,她正好不露痕迹地挪到叶黎城身旁:“姐夫,你能帮我看看脖子上这块玉吗?”

  她指尖轻抚脖颈上那块玉,叶黎城忽然发觉原来不是所有女人的脖子长得都像苏韵那样修长而光洁,他礼貌点头:“摘下来我看看。”

  沈雅动作了几次:“我怎么摸不到暗扣?要不姐夫帮我摘?”

  叶黎城皱眉。

  沈雅怕他疑心,不敢过于造次:“哎呀,找到了。”

  将那块玉摘下来递过去。

  叶黎城随手伸出食指勾着那条白色细链子,将那块玉佛拎在手里看了一眼:“还可以。”

  “什么价格?我三十万买的,会不会有点亏?”

  “我不估价。”叶黎城拎着玉佛链子还给她。

  “可是……”沈雅笑笑,“姐夫,咱们自家人,也不能估价?”

  想起苏韵,叶黎城补了一句:“这个价格不算太亏。”

  沈雅终于满意,又拿起车厘子送到叶黎城手里:“姐夫怎么不尝尝?对了,我还有十几天过生日,姐夫到时候可一定要来捧场。”

  她的生日宴苏韵从不参加,连面都没露过,要是叶黎城能过来岂非当面打了苏韵的脸?

  想到不久前苏韵的抱怨,叶黎城点了点头:“好。”

  沈雅不料他这么容易就答应,忍不住伸手想往他肩上搭:“真的?你答应可不能反悔!”

  叶黎城察觉到不对劲,想到什么,忽地冷冷觑她一眼。

  沈雅第一次看到他如此冰冷的眼神,一时被吓懵了。

  叶黎城干脆起身,躲开她的触碰:“我去看看阿韵。”

  *

  迈上崭新整洁的楼梯,二楼第一间就是书房。耳边父女俩的争论声逐渐变大,叶黎城轻轻敲响了房门。

  “进来。”

  叶黎城的到来并未缓和父女俩的剑拔弩张。

  “你来得正好,看看她这个性子,真搞不懂为什么非要去当演员,像个小丑娱乐大众,跳舞劈叉,穿着暴露,名声都坏到什么程度了——”

  苏韵抬起眼皮,浑然不在意地说:“裸露?大清已经亡了一百多年了好吗?哪个跳舞的不劈叉?演员本来就是娱乐大众的,至于名声——我起码没有抛弃妻女,名声比爸爸你还是要好一点。”

  沈父气极,一伸手抄起桌上的玉雕笔筒就向她砸过去。

  苏韵被沈父砸惯了,早有防备,往右一躲,恰好叶黎城伸手一拽将她拉入怀里,玉雕笔筒落在棕色木质地板上,裂出一道缝隙。

  叶黎城高大的身形笼罩着她,手上温热的温度渐渐传来。

  苏韵侧头看着他,忽然感觉心头仿佛有一股暖流拂过。

  虽然叶黎城只是个挂名丈夫,但他毕竟此刻还是站了出来。

  叶黎城双手扶住她的头仔细看了一会儿,问:“没砸到你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韵竟然从他这冷淡的语气中听出一点关心。

  确定她没事后,叶黎城优雅俯身拾起青白玉笔筒,放回书桌上。

  他语气寡淡,像是在开玩笑:“看来爸是对我有意见,不然桌上这么多东西不扔,偏扔我送的。”

  沈父一怔,这才想起来这笔筒的确是叶黎城送的,面露尴尬。

  苏韵不觉好笑,点头附和:“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嘛——”

  “你看她这个毫不知错的样子!”沈父难掩怒意:“还是让她退出娱乐圈在家专心相夫教子的好……”

  苏韵问:“你另一个女儿也在娱乐圈,怎么从没见你骂过她?”

  “小雅她本本分分,哪有你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绯闻?你再这样下去休想再演沈家投资的戏——”

  苏韵声音柔柔弱弱的,从鼻腔里出来,有了几分哭意,状似十分难过:“原来爸只是不想让我演沈家的戏,我就知道,你怕我挡了沈雅的路……”

  叶黎城却看得清楚,头一回发觉自家太太原来有戏精的潜质。

  果然沈父立刻认输:“我哪有,你想要的什么没给你——”

  苏韵仿佛更加难过,抽泣声也更重:“可我爸毕竟也是别人的爸,总不好像以前那样宠我。”

  沈父大吼一声:“不许胡说!”

  叶黎城站在原地观赏了一会儿自家太太的演技,在她即将泪竭时适时插话。

  “我记得当初叶沈两家联姻,阿韵的条件就是要当演员,爸你在商场上信誉可是向来不错。”

  想起当初联姻的缘由,沈父不觉露出后悔的神色。

  “我本来以为……但她现在的名声……”

  叶黎城平淡道:“阿韵心思单纯为人又低调,网上发散的那些黑料是竞争对手刻意抹黑,我们已经打赢一场官司,接下来会加快进度。”

  他边说边拿出手机,将营销号置顶的道歉声明递给沈父:“阿韵既然喜欢,让她尽管去演就是。以前是我思虑不周,以后不会有人敢黑她了。”

  沈父是房地产起家,对娱乐圈的事半点不懂,全凭手下的职业经理人折腾,自然不知道这事症结所在,看着女儿一天天各种睡投资人上位、台词差劲、强捧之耻的绯闻忧心忡忡,此刻看完叶黎城的手机,顿时松了口气。

  “你还不谢谢阿城?”沈父给苏韵使了个眼色。

  苏韵还是第一次听叶黎城这么长篇大论地说话,一时有些震惊到没回过神来,还是听到沈父的提醒后才软软地说:“谢谢阿城,果然丈夫比爸爸靠谱多了。”

  叶黎城语气平平,眸光却深邃:“夫妻之间,不用道谢。”

  沈父听到这话:“你气死我算了。”

  苏韵这时才殷勤端茶递水,还替沈父顺气:“好了啊爸,别生气了,小心高血压心脏病脑梗塞——”

  沈父:“……”

  苏韵看着沈父笑:“爸,当初说好的沈雅进娱乐圈可以,沈家的资源她一样也不能动。这句话还算数吧?”

  沈父看着她犹豫道:“阿韵,小雅她怎么说也是你妹妹——”

  苏韵捂脸又要哭。

  沈父:“算数算数,绝对算数。”

  苏韵破涕为笑,满意道:“那就好。”

  二楼走廊的尽头是一间紧闭的房门,叶黎城来沈家次数不多,但每次来那个房门似乎都紧闭着。

  苏韵一出来留下句“有事”,倩影就消失在那扇门里。

  沈雅提着裙子跑上来,贴心地替沈父捏肩:“爸,妈特意煮了参茶让我拿过来,你口渴了吧?别总跟姐姐生气了,姐姐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冲叶黎城甜甜一笑,“姐夫也别介意才是。”

  叶黎城没有回应,看着书房里父女慈爱的画面,迈步走向长廊尽头。

  长廊尽头一扇木色的门紧闭,叶黎城忽然想起,上次苏韵回来,似乎也在这个房间里待了一会儿,但当时他并没在意。

  如今看来这个房间似乎对苏韵很重要?

  犹豫片刻,他没有推开门,而是安静站在门外走廊上等。

  他个子很高,单手插兜,站在原地颇有种玉树临风的感觉。

  沈雅从书房里出来看着他,满眼星星。

  叶黎城等了半个多小时看苏韵完全没有出来的迹象,不觉蹙眉,想了想轻轻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

  叶黎城拿出手机给苏韵打了个电话,也没人接。

  ——这是什么情况?

  叶黎江叫来沈家阿姨询问。

  “这是大小姐生母的房间,平时她进去从不让我们打扰的,您别担心,她过一会儿就出来了。”

  叶黎城沉声:“她一个人在里面已经半个多小时了。”

  阿姨瞪大了双眼,似乎在问:半个多小时很长吗?

  叶黎城懒得跟她废话,伸出手:“钥匙。”

  阿姨:“可是大小姐不许我们打扰……”

  “我不是你们。”叶黎城耐心似乎快要耗尽,“钥匙。”

  阿姨被他气势吓到,又想到他身份,很快送来了钥匙。

  叶黎城单手拿着钥匙转开门,推门而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幅海报,海报上的女子跟苏韵有六分相像,笑起来明眸皓齿,眉毛细长如柳叶,微微上挑,极有韵味,他一眼就认出来她是二十年前红过好一阵子的女明星苏映之,也是苏韵的生母。

  海报前供奉着各色瓜果,房间的红木架上整齐得摆放着几十张很有年代感的碟片,苏韵就直直跪坐在红木架下白色羊毛毯上,眼神没有焦点,似乎是在发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惊诧地问:“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进来的?”

  叶黎城晃了晃手里的钥匙。

  “……”

  这个阿姨。

  苏韵不想在母亲面前追究什么,没说话。

  叶黎城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伸手将羊毛毯抚平,自顾坐到她身边。

  苏韵惊讶地抬头看着他:“?”

  叶黎城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还从没安慰过人。

  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从某个电视剧还是电影里搜出句词,突然强行一把将她按到怀里,生硬地说:“想哭就哭吧。”

  苏韵:“???”

  我没想哭。

  苏韵想抬头,还没抬起来又被叶黎城重新按到了怀里。

  ……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来自直男的安慰?

  她母亲已经去世好多年,她一开始的确每次进这个房间都要哭,后来就渐渐平静下来,能在这里跟母亲说一会儿话。

  但现在叶黎城一脸言情片男主“想哭就靠在我肩上”的表情和眼眸里的担心,苏韵忽然觉得如果她说不想哭会破坏此刻的气氛。

  就这样强行被叶黎城按在怀里靠了一会儿。

  他的怀抱似乎有股魔力,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苏韵忽然从心底生出一丝异样。

  想起刚才他在书房替自己挡沈父扔过来的笔筒,想起她刚回国时孤独地把自己锁在这个房间里说不许人打扰,就真的从没人打扰过她,也从没人担心过她会不会难过。

  似乎也是生平第一次有人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站出来。

  似乎是生平第一次有人跟她说“想哭就哭”。

  本来心情平静的苏韵忽然鼻子有点酸。

  好像一直以来孤独地在这个世界单打独斗的她,也终于有了人关心。

  叶黎城向来冷漠无情的脸,在此刻微黄的灯光烘托下仿佛也有了温度。

  不知不觉中,苏韵说话了。

  “想我妈妈在世的时候。好多事情都记不清细节了,只记得我爸一直说让她不要再当演员、不要再陪人喝酒。但可笑的是,我爸的第一笔生意就是我妈喝酒喝来的。”

  叶黎城抱着她,一下下拍着她的肩膀,仿佛镇痛。

  “我爸不喜欢我妈当演员,总是怀疑那么漂亮的妈妈会出轨。后来我妈真的息影了,但可笑的是出轨的人是他。我妈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十分决绝地跟他离婚,在我六岁的时候带我去了加拿大。虽然她有沈氏的股份吃穿不愁,但却一直郁郁寡欢,后来得了胃癌,很快就去世了。”

  “我被我爸接回国,他有了新的妻子和女儿,我却再也见不到我妈妈。我布置了一个属于我们母女俩的房间,每次想她的时候,就过来看她的电影。”

  她非常轻地笑了一下:“我爸不喜欢妈妈当演员,不喜欢我当演员,我偏要当。我要成为比我妈妈更好的演员。”

  她眼角滑下一颗眼泪,仿佛光洁而精美的珍珠一般。

  叶黎城抬起手,替她擦掉眼泪。

  “原来你……”

  “什么?”

  叶黎城的大拇指还轻轻触摸在她脸颊上:“你当演员,是为了你妈妈?不是为了……”

  他声音低下去,原来是他误会了。

  苏韵没多想,“嗯”了声,“不错。她没完成的心愿,我来替她完成。”

  “会的。”叶黎城肯定地说,“你会是一个好演员的。”

  骤然听到这苏韵有些惊讶。

  他态度怎么忽然变了?

  上次还在讥讽她台词都念不好呢。

  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上次的事,叶黎城尴尬地看了一眼表:“差不多该回去了。”

  两人好容易关系和缓,苏韵也不想旧事重提:“好。”

  叶黎城抬手替她理了理一缕耷拉在耳边黑亮的头发:“要不要带几部你妈妈的电影回去看?”

  “不用了,这间房子里收集的是最全的,我怕回头再弄丢了。”

  一出门,苏韵就极为自然地握住了他的手。

  叶黎城目光定在苏韵光滑白腻小巧的手上,不易察觉地勾了勾唇角。

  他目光深邃地看着毫无察觉的她:“你知不知道……”

  “什么?”

  沈父恰好从书房里出来,叶黎城顿住。

  直到跟沈父告别回到车上,苏韵才想起了这个话题,随口问:“你刚才想说什么?就没说完的那句。”

  叶黎城看她一眼:“你确定要听?”

  他这话问的……

  “我不能听吗?”

  “这倒不是。”叶黎城瞄了眼前头专心开车的司机,“只是有些……”

  他想了几秒,然后说:“今天在沈家,是两年来你第一次主动牵我的手。”

  苏韵脸一下子红了。

  她这才想起来,在饭桌上为了气沈雅,她的确主动牵了叶黎城的手。

  叶黎城看她脸色白里透粉,仿佛染了胭脂一般,又淡淡添上一句:“牵了两次。”

  苏韵:“……”

  第二次是什么时候?她怎么完全不记得……

  她居然牵了两次吗?

  她终于明白刚才叶黎城为什么去看司机,因为——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啊,她不由自主也看了司机一眼。

  司机专注开车,对车上发生的事浑然未觉。

  叶黎城仿佛很了解她的想法,视线瞥过来:“你不用看司机,两年才让你主动牵我的手,司机只会觉得我没用。”

  司机吓得猛地踩了一下刹车,尬笑道:“红灯,啊哈是红灯,差点没认出来。”

  苏韵:“……”

  叶黎城这是在……责怪她?

  他一个大男人,好意思说出来这种话?

  苏韵忍不了,小嘴叭叭叭开始反驳:“那司机知道两年你都没主动牵过我的手吗?他要是知道岂不是会觉得我没用?而且你是男人吗?等着女人主动?”

  叶黎城双眼微眯,露出危险的气息:“你确定?”

  确定什么?

  确定他没有主动牵过她的手?

  苏韵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跟叶黎城相处一共加起来可能也不到一个月的时光,很确定地说:“绝对没有,最多就是让我挽你的手臂。”

  叶黎城挑了挑眉。

  “你不服?那你说你什么时候主动牵过我的手?”

  叶黎城扫了一眼司机:“你确定要听?”

  为什么不?

  一、苏韵很确定叶黎城没有主动牵过她的手。

  二、司机已经听了这么多,再多听一点有什么关系?

  苏韵无所畏惧:“确定。”

  她抬起头,一脸等着叶黎城打脸的表情。

  叶黎城面无表情道:“结婚当天,在床上。”

  苏韵:“…………………………”

  叶黎城扬眉:“我很确定,我牵了你的手。”


章节在线阅读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我会加油哒?

  • 耽美网友

    杯……多送点可爱的花花吧~

  • 耽美网友

    作者,听我提一个建议,当文章中出现人物对话时,不要一直用“说”这个词,就像本小说里出现了七八次“说”显得有些无趣,且根本感受不到人物说话时的情感,当说话时可以用一些代替“说”的词语,例:生气时就可以用“吼”,自言自语、问,请教等词语,就可以用来代替“说”。用这些词即可以表达人物的情绪,又能使文章不乏味。还有写作时可以多写一些人物的神态,细节描写可以多些一些。多使用你学过写作技巧。相信你会越来越优秀···

  • 耽美网友

    可以的处关系

  • 耽美网友

    本文黑王默,但绝对不会黑的像玛丽苏小说一样离谱。 默粉,水默粉慎入,三思而后行。

  • 耽美网友

    兄弟,你日更多少

  • 耽美网友

    爱宁啊♡

  • 耽美网友

    大大,今天能双更吗?( ˘•ω•˘ )

  • 耽美网友

    捕捉小可爱一只

  • 耽美网友

    嗯,记得标点符号,别忘记打了。加油?就是有点,baby,你多添点旁白。

为您推荐

都市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