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综合类型 → 花楼别久不成悲大结局

花楼别久不成悲大结局

花楼别久不成悲大结局

双映

连载中免费 现代重生小说推荐奇幻小说完本推荐经典好看的男频都市小说

《花楼别久不成悲》是由作家双映所写的古代言情佳作,主角是秦楚和沈渔,小说讲的是沈渔是风尘之地的女子,秦楚是名门望族家子弟,本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上天缘分羁绊在一起,他驰骋疆场杀伐朝堂,众人都知秦楚野心勃勃,嗜血如麻,可千帆过尽的秦楚才知他毕生所求到头来不过一个沈渔......

237人气更新:2022/05/05

在线阅读

《花楼别久不成悲》是由作家双映所写的古代言情佳作,主角是秦楚和沈渔,小说讲的是沈渔是风尘之地的女子,秦楚是名门望族家子弟,本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因上天缘分羁绊在一起,他驰骋疆场杀伐朝堂,众人都知秦楚野心勃勃,嗜血如麻,可千帆过尽的秦楚才知他毕生所求到头来不过一个沈渔......

免费阅读

  宋妈体型健硕,形如小山,粗糙的手掌拉扯着沈渔长发,将她半提起来,口吻阴狠毒辣,贴着她耳边恫吓。

  “姑娘别怨老奴,这罪过可不是好受的。”

  头皮撕裂一般疼,沈渔别过脸,宋嬷嬷便似被激怒,一把将她贯在地上,命几个下人将她翻过来,掰开双腿,压住手脚。

  “别动我家小姐!谁允许你们擅用私刑,我先在就去报官……啊!”坠儿奋力挣扎,不住大声呼喊,被家丁一脚踢在后脖颈处,尚且来不及呼救,便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宋嬷嬷从腰间取出小手指长的一根牛毛针,针鼻儿上连着乌金丝线,一把扯了沈渔亵裤,“姑娘既是一点朱唇万人尝,管不住自个儿这双腿为谁开,老奴便帮姑娘把这祸患之处缝上,断断念想。”

  说罢,宋嬷嬷面上笑意阴森,把针尖朝前一送,狠狠刺进她细嫩的皮肉——

  “啊——!”

  剧烈的刺痛瞬间穿透四肢百骸,那要命的地方如何能遭这痛楚,沈渔终于喊出声来,眼泪混着汗珠一起滑落。拼命挣扎着想用衣物遮住身体,却被家丁死死按着,其余几人倶目露光,眼珠一错不错地盯着她下面瞧。

  “有甚好害臊的,”宋嬷嬷一针穿出,拉着丝线收紧,“姑娘那生意不就是让男人瞧的么。”

  “皮肉生意也是生意,”秦老夫人用丝帕掩住口鼻,不疾不徐地道,“沈老板是生意人,就该知道什么东西是你沾不得、碰不起的,不要以为你曾为他做过些牺牲,便能赖在他身边不走,想为我儿死的人多的很……”

  话音未落,守在门廊处的一名小厮突然诚惶诚恐道,“少爷,少爷怎回来的这般快……”

  秦老夫人一怔,忙使眼色令宋妈住手,不料秦楚已先跨进门槛。

  “娘今日怎有工夫来此处,”他心神不宁,走的满头大汗,见此情景,眼中骤然阴云密布,口吻冰冷,“沈老板可做了什么糊涂事,得罪了母亲么?”

  一室寂静,秦楚眼神如刀,眼底黑云翻滚,所过之处没有人敢言语。沈渔挣脱束缚,勉力把亵裤提起。

  “这时辰武试还在进行,”秦老夫人面色更不好看,“你怎么回来了?”

  “准考名牌忘了带,”他绕到案台侧面,从抽屉里取出玉牌来,从始至终没有低头看沈渔一眼。

  秦老夫人松了一口气,心说自己确实高看了这娼妓,秦楚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口吻便缓和了些,“那拿上便快些去,别耽搁了武试。”转而朝跟随秦楚的小厮道,“竹山,这么大的事,怎也不帮少爷打点好,要你何用!”

  “不怨他,”秦楚道,“儿子自己忘了,府里事忙,娘这便回罢。”

  怕他耽搁了武试,秦老夫人也不敢再啰嗦,起身带人朝外走,“罢了,你也快些去四方馆罢,竹山去牵匹快马给你家少爷。”

  这厢秦老夫人刚出门,秦楚走至沈渔身侧,提着她胳臂一把将人拉起。沈渔痛得抽气,还坠着针,却不敢反抗,任由他拉着朝外走。

  “那些家丁看见你身子了?”秦楚问。

  沈渔的心瞬间一坠,寒意自脊背窜上来,冰冷刺骨。秦楚说完,转身在四方馆大门前交了玉牌,走到朱门大关前,又回头朝她望了一眼。

  他容貌生得太过出色,堪堪一个眼神便有动人心魄的力量,沈渔忘了呼吸,仿佛冥冥中注定回眸,四目相对,身周一小方天地忽然寂静下来,抬眼便看见他。

  喜悦被具化成一汪暖流,随血液游走四肢百骸,再转回心脏,如此温暖美好。

  秦楚转过头,面上的暖意褪尽,逢场作戏一般弯了弯嘴角,随即高抬左脚,迈过四方馆高门槛,功名利禄就在眼前。

  今日,他势在必得。

  四方馆朱门关闭,武试的号角声悠悠吹响。

  天空骤然一声闷雷炸响,万顷闪电扫过天幕,斗大的雨点紧随在后,顷刻间,雨水倾盆而下——

  这是春夏之交的第一场雨,一扫前几日闷热的时气,四方馆外学子亲眷各自寻屋檐避雨,很快便四散而去。

  雨帘之中,唯有沈渔一个人仍在原地苦等,接连两日未睡,惊惧与伤病交织,令她疼痛加剧。

  雨水极快地打湿了头发,又顺着脸颊蜿蜒而下,眼前微微模糊,几乎难以站稳。

  风雨如晦,她却如一块磐石般立着,苦苦守着秦楚的话,他说想武试一结束就看见她,于是她画地为牢,寸步不敢挪动,甘之如饴地等待。

  头顶忽然不再有雨水落下,沈渔抬头去望,便见伞面上绘着脉脉黄芦,两尾锦鲤戏水,风雨之中格外生动,一双根骨分明的大手握着伞柄。

  “许久不见,”段浊清道,“沈姑娘别来无恙。”

  她转过头去望段浊清时,眼前更加迷蒙,似乎隔着一层什么,着实看不清晰。

  “段大人。”

  她只说了这三个字,浑身上下的疲乏感就一涌而出,迅速霸占了所有感官。晕厥的前一瞬,她仿佛瞧见四方馆朱门洞口,秦楚从中走了出来,他周身披着光芒,朝自己奔来。

  旋即心中又明白过来,他在考场上为秦家挣前途,又怎么可能中途离场,胸口不由苦涩的难受。

  “沈渔?你怎么了……”

  浑浑噩噩中被人拦腰抱起,身上依旧像压着千斤巨石一般沉重,小腹中没有来由的隐隐发痛。意识彻底陷入漆黑泥沼之前,她心中感到无比庆幸——好在今日被秦老夫人砸碎的那一把,不是秦楚送给自己的琴。

  与此同时,秦楚调转枪头,使出一招迅疾无比的回马枪,身法大开大阖,气势如虹。挑得对面那精壮学子横飞出去,直撞上比武台角石柱,更冲势不减,翻下台去。

  登时鼻血长流,半晌才爬了起来,抱拳认输道,“秦家回马枪,果真不同凡响,领教了。”

  秦楚旋身耍了个枪花,枪头呼啸生风,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芒。他肩宽腿长,身形极是挺拔颀朗,眉如鹰羽一般浓黑,五官深邃立体,说不出的骄傲飞扬。

  “承让。”

  秦家上两代出过一个将军,秦楚这一招回马枪耍得极传神,颇具乃父风范,台下学子之中轰然爆发出一阵叫好声。

  远处看台上,一名扮着男装的娇俏姑娘看得出了神,情不自禁将两指并拢,含在口中,“哔儿——”打了一声呼哨。

  全场学子考官全朝处望去,那姑娘顿时羞得面色坨红,又看见台上风度翩翩的俊逸男人也朝这边望来,便骄傲地昂起头,朝他笑了笑。

  秦楚勾起唇角,那一笑如二两春风撩拨心弦,鲜衣怒马,风流无匹,十足的动人心魄。

  “当——”

  考官敲响磬钟,扬声宣布道,“秦楚,胜——”

  风消雨住时已近黄昏,夕阳残照,长安城中青石镂着金辉,仿佛滚金热浪铺就长街窄巷,燕已归巢。

  坠儿无精打采,边揉着脖颈,边指使下人在峥嵘苑门前挑起红灯笼来。

  室内烛影晃动,沈渔猛地惊醒,腾然坐起——

  一阵刺痛,火辣的疼痛感令她不由抽了口气,方才噩梦中的场景竟全然忘了,只隐约记得铺天盖地的红,秦楚站在远处,与别人拜天地。

  唇上隐隐有些温暖的感触,她晃了晃头,没当回事。

  “你醒了。”段浊清的声线低沉,格外安定人心,坐在榻边关切地望她,面色有些发红。

  沈渔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十分疲惫,“让段大人见笑了。”

  “跟你说了多少次,私底下,唤我名字便可。”

  “段大人身居朝堂,位高权重,自然与民女身份有别,”她笑了笑,亲切又疏离,“礼不能废。”

  段浊清便不再坚持,他生得周正整齐,不同于秦楚的俊朗逼人,那是一种不具压迫性的儒雅英俊。眼神温润而时刻带着温暖的笑意,接人待物倶一视同仁,令人感到安稳。

  “昨日自巴蜀十二郡视察民情归来,十里集上远远望了你一眼,当时人多,也没说上话,”段浊清道,“你面色不大好,可是苑中事情太忙?”

  “没什么可忙,民女不过是一介楚馆的小老板,比不得段大人您。”

  冷风穿堂而过,吹熄了蜡烛,段浊清面上的笑意渐渐收敛了,低声叹道,“渔儿,你还在怪我。”

  “两个月之前的那晚,我酒后失言,但浊清待你真心真意,你若愿……”

  “不愿,”沈渔制止道,“多谢段大人垂爱,民女早已心有所属。”

  “渔儿,”段浊清突然欺身靠近,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便要强吻下来。

  沈渔心头一震,似乎不曾料到他会用强,与此同时,脑海中电光火石间想起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来——

  秦楚!

  她猝然挣脱,翻身下床,段浊清伸手拉住她胳膊,“你若不愿提那件事,我便不再提,何必总是躲避我。”

  “民女有要事,”她焦急万分,想着或许秦楚仍怒不可遏地在原地等待,心头又不知不觉升腾起一股难以说清的情愫,“段大人请自便罢。”

  “渔儿,你知道我……”

  沈渔没听完他的话,段浊清伸手强留,还是晚了一步,沈渔飞快地跑了,他已许久没见过她因为什么事情而如此焦急,连鞋都忘了穿。

  黄昏天边火烧云翻滚,十里集上已渐次摆开夜市,四方馆朱门大开,陆续有学子考完离场,或得意或颓丧,皆将成败挂在面上。

  沈渔气喘吁吁,狼狈地站在原地,不断有人与她擦肩而过,他们都不是秦楚。

  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眼珠一错不错地望向门中,仿佛那个人下一刻便会跨过状元门,步步登科,朝她走来。

  他在演武场上必定所向披靡,今日志得意满,想必心情极佳。沈渔最喜欢他的笑容,桀骜的,爽朗的,发着光的,好似这人天生便是一副天之骄子的高傲品相,却总拥有让人莫名依从跟随的力量。

  她喜欢看秦楚笑。

  天色渐渐暗下来,最后一丝红光也收进地平线,四方馆中再无一人走出,两名小兵自内将大门关闭。

  她心中一空,忙要上前询问,却听到背后有人唤了一声——

  “沈老板?”

  沈渔僵硬地转过头来,见一名秦府小厮打扮的清秀少年朝自己跑来,正是秦楚的贴身随从竹山。

  “沈老板怎么还在此处呢?”竹山疑惑道。

  “你家少爷……叫我在此处等他。”

  “咦?这就怪了,”竹山道,“少爷老早就走了,跟宋公子几个结伙儿去喝酒……”话音未落,又觉得有些不妥,忙解释,“少爷想必是考得太好,一时高兴,把跟沈老板的约定给忘了,沈老板千万别生我们少爷的气……”

  不知何处吹来的冷风,像是凉水兜头而下,浇熄了酝酿许久的期待。她的胸口突然窒息般闷闷地发痛,以至于良久说不出话来,无端端觉得寒意彻骨,就如同赤身裸体地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尊严,又无处遁形。


章节在线阅读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快点更

  • 耽美网友

    嘿嘿嘿!我来了! 给萌萌这个老女人的新书打call! 祝文大火??? 爱你吖♡

  • 耽美网友

    可惜我已经初三了,又有一个主小说,所以更新超慢,敬请谅解。

  • 耽美网友

    如果想提前知道剧情,加我徽信就可以了,我手机号17389266342

  • 耽美网友

    求撒花。

  • 耽美网友

    求封面呐!??

  • 耽美网友

    大家多支持哦??????

  • 耽美网友

    打call!✨

  • 耽美网友

    作者很会想

  • 耽美网友

    欢迎大家评论吐槽

为您推荐

综合类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