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综合类型 → 绝色惊华君王宠无边最新列表

绝色惊华君王宠无边最新列表

绝色惊华君王宠无边最新列表

沈宜安楚和靖

连载中免费 奇幻小说完本推荐经典好看的前世今生小说现代重生小说推荐

佳作《绝色惊华君王宠无边》的作者是七宝宝,男女主角是沈宜安楚和靖,整个故事金相玉质、沁人心脾,大家快来耽美小说网网观看吧!《绝色惊华君王宠无边》小说节选:沈宜安是楚和靖的王妃,可世人皆知,这王妃再怎么也越不过楚和靖养在别处的那个女人,直到那天,沈宜安眼睁睁看着楚和靖为了救他所爱的女人,让人取她的骨髓…

596人气更新:2022/05/05

在线阅读

佳作《绝色惊华君王宠无边》的作者是七宝宝,男女主角是沈宜安楚和靖,整个故事金相玉质、沁人心脾,大家快来耽美小说网网观看吧!《绝色惊华君王宠无边》小说节选:沈宜安是楚和靖的王妃,可世人皆知,这王妃再怎么也越不过楚和靖养在别处的那个女人,直到那天,沈宜安眼睁睁看着楚和靖为了救他所爱的女人,让人取她的骨髓…

免费阅读

  有贼子在猎宴上行刺皇上,楚和靖护驾受伤。

  靖王府的侍卫有一大半都被抽调到了猎宴场上去,对沈宜安来说,可不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王妃,我已经看过了,这几日每每到了傍晚的时候,侍卫都去吃饭,咱们院子门口就没人把手了,得一个时辰以后,换班的才会过来,咱们可以趁着这个时间逃走。”

  距离楚和靖去猎宴,也有两个多月了,算起来,沈宜安怀孕,也有三个月出头了。

  害喜的时候已经过去,胎相稳固又尚未显怀,这个时候,是逃走最好的时机了。

  卿语这几日一直在收拾东西,她们的东西不多,只是有些药材和衣服,总还是要带上的。

  预备逃走的前一天夜里,沈宜安睁眼到天明。

  她在这里住了三年,经历了人生的大悲大喜,对楚和靖之心也从一腔倾慕变成了满心怨恨。

  她原本只想这辈子都和他没有瓜葛,没想到逃跑之时,肚子里还要带着一个他的孩子。

  不过往后,这孩子便只是她的,和楚和靖,再也没有半分干系。

  第二天,二人特意起了个大早,中午又多吃了些饭,只等着傍晚的来临。

  卿语将包袱背起来,对沈宜安絮絮说着自己的计划。

  她又观察了好几日,确保这个时候,院子外头肯定是没有人的。

  她们一会儿直接抄小路到西角门,这路上平时少有人来,定然无虞。

  踏出这道门,她们从此便自由了。

  卿语一路小跑过去,轻手轻脚开了门。

  只往门外看了一眼,她脸上的笑容便僵住了。

  楚和靖揽着顾筱菀的腰站在门口,目光越过卿语,落在了沈宜安的身上。

  沈宜安,你就有那么想离开?

  明明已经怀了我的孩子,却瘸着腿都要跳出这靖王府吗?

  顾筱菀扶了扶满头的钗环玉饰,敛眸温婉一笑,“姐姐这是要去哪?”

  “本该早就来探望姐姐的,只是王爷受了伤,便耽搁了些日子,说起来,还要感谢姐姐为我孕育这孩子一段时间。”她的声音甜美温和,落在沈宜安身上的目光却恶毒无比。

  杀人诛心,她深谙此道。

  沈宜安,你不是喜欢靖王爷吗?

  那我就让他与你有一段露水情缘。

  但是你要知道,他睡你只是为了叫你有孕,而你沈宜安的孩子,不过是我的一味药!

  “王爷,大夫说,三个月的药效是最好的,只是......又要叫姐姐吃苦了......”顾筱菀半颗泪水挂在眼角,要落不落,不明真相的人,还真的以为她在心疼沈宜安。

  “能救得你,算是她的荣幸。”楚和靖拍了拍她的手,大踏步跨进了院子。

  那一瞬间,沈宜安忽然懂了他要做什么。

  她忽而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一脸惊恐地看着越走越近的楚和靖。

  “求求你,楚和靖,求求你......”沈宜安顾不得什么尊严,直接跪下,朝他不停地磕头,“别动我的孩子,楚和靖,求求你......”

  卿语踉跄过去,跪着抱住了楚和靖的腿,“王爷,王妃怀的是您的孩子啊!”

  “怀本王的孩子?”楚和靖居高临下地睥睨沈宜安,勾唇冷笑,“她也配?”

  沈宜安跪在那里,泪水涟涟。

  她抬眼,如九天冰雪凝成的眸子怔怔地看着楚和靖。

  是啊,她不配。

  不配成为他的妻子,不配立于他身侧,又或许,甚至根本就不配活着。

  但是楚和靖,我宁肯死,也不会叫你拿着我的孩子给顾筱菀入药!

  沈宜安从地上爬起来,疯魔一般,瘸着腿往前冲去。

  “王妃!”卿羽凄厉地哭喊一声。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

  楚和靖将她拦住,没让她撞到墙上,拖着她往屋里走。

  卿羽被影一拦在外头,跪趴在地上哭个不停。

  顾筱菀迈着莲花步过去,抬脚踩在卿羽手上,见她呼痛,又笑得更灿烂了些。

  “还真是和你家主子一样,认不清现实。”

  卿羽仰起头,看着顾筱菀那张故作柔弱的脸就忍不住犯恶心,她啐骂道:“你不过是个妾,日日矫揉造作哄得王爷多看你两眼,来日里王爷认得你真面目,定然会把你变卖为奴!”

  “妾?哈哈,”顾筱菀咬牙冷笑,“放心吧,你家主子这个王妃的位置,坐不了多久了。”

  说完,顾筱菀甩袖,在青果的搀扶下径直离开。

  影一照旧面无表情地禁锢着卿羽,对一切都视而不见。

  此时,屋子里。

  沈宜安蜷缩在地上,受伤的那条腿直挺挺地伸着,鲜血已经渗透了裤子,大片大片洇开。

  她仰起头来,满眸都是仇恨凝成的坚冰。

  “楚和靖,当年,我是你八抬大轿娶回来的,我一没有用家族势力逼迫,二没有请求皇上赐婚,一切都是你自愿,入府以后,我沈家尽心竭力帮你,不然你以为,当今圣上多疑,你还能稳坐靖王的位置?可是我沈家败落,你非但不帮忙,还推波助澜落井下石,楚和靖!你忘恩负义,宠妾灭妻,无心无情无耻!枉为人也!”

  “骂完了?”楚和靖淡淡看着她,“当年你虽然没有明面上逼迫,可是整个京城谁不知道你心仪我,我喜欢的女子不能迎入府中,万般无奈只能‘自愿’娶了你,你沈家帮我,还不是为了控制我,沈宜安,你做出这样大义凌然的样子,就当真觉得你无辜吗!”

  “哈哈哈哈!”沈宜安抱着肚子,大笑出声,泪水却随之而下。

  三年夫妻,他原来就是这样想她,这样想沈家的。

  此时,“吱呀”一声门响,大夫小心翼翼迈进门来,“王爷,东西都准备好了。”

  “拿进来吧。”

  楚和靖面无表情开口,将沈宜安打横抱起,不顾她的拳打脚踢,直接就放在了床上,抬手将床单撕裂,绑住她的手脚。

  沈宜安如同一条躺在砧板上的鱼,等待死亡。

  “楚和靖,你这么恨我,为什么不干脆休了我,为什么不让我死!你若不杀了我,早晚我要杀了你!”

  楚和靖冷冷扫了她一眼,“等菀菀等病好了,会有你如愿的那一天的。”

  一旁的大夫将要用到的器械一样一样摆出来,手却忍不住颤抖。

  楚和靖扫了他一眼,冷声道:“本王亲自来。”

  这真的是楚和靖的亲生孩子吗?

  就算这孩子是仇敌的,一般人也下不了这样的狠手吧!

  沈宜安咬破了下唇,凄厉的喊声惊起树上的飞鸟,茫然侧头看着世间惨状。

  由于挣扎得太剧烈,那布条甚至勒破了沈宜安的手脚。

  她猩红着眼睛抬起脖子,喘着粗气一字一顿道:“楚和靖,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楚和靖却抬起手中玉瓶,对她轻轻摇晃,“多谢你的药。”

  “楚和靖那是你的孩子,楚和靖你不是人!”

  沈宜安整个人都被泡在血泊里面,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一旁的大夫早已吓呆了去。

  楚和靖歪了歪头,“沈宜安,你在做什么春秋大梦,你以为,不为了这个孩子,我会愿意碰你吗?”

  言罢,他又看向大夫,“别叫她死了,过几天还要取骨髓给菀菀入药。”

  沈宜安张了张嘴,不知道是要笑还是要哭,而后两眼一翻,径直晕了过去。

  沈宜安醒来的时候,已经分不清自己的疼痛都来自哪里了。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难受。

    她抬手,缓缓抚上了自己的小腹。

    三个多月的孩子,已经成型,有心跳了。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了。

    沈宜安躺在那里,目光空洞地望着帐顶。

    她原是想哭,可是眼睛胀得生疼,竟是一滴泪也流不出来。

    过了半晌,她忽而笑了出来。

    汲汲营营二十年,到头来,大梦一场空。

  这时候,屋外头忽然传来卿羽的声音。

  “你们做什么!这是夫人的房间,你们不能进去!”

  话音未落,门却已经被人一脚踹开。

  本就不结实的门咯吱响了两声,骤然倒落。

  溅起的灰尘引得青果以帕掩面狠狠咳嗽了两下。

  “什么破地方,比茅房还不如,你以为我没事会愿意到这里来?”

  她抬了抬下巴,后头的小丫鬟就端着一个托盘,弯腰走上前来。

  “这是我们娘娘赏赐的,王妃今天辛苦了,所以叫王妃好好补补身体,”青果一脸的倨傲,“王妃可要领娘娘的情,都吃了,不然过两天取骨髓的时候要是不顺利,王爷心疼娘娘,朝王妃发火,那可就不好了。”

  “你说什么呢!”卿羽憋了一肚子的火,要和青果拼命。

  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卿羽。”沈宜安轻声开口。

  卿羽站定,红着眼睛看她。

  “帮我谢谢你家娘娘。”沈宜安道。

  当年京城第一闺阁小姐、连公主都要让她三分的沈宜安,今天却给自己低了头。

  青果内心无限畅快。

  她转过头,把手放到汤碗里搅了两下,又随手拿起一块排骨来,直接扔到了地上。

  “王妃要吃下了,奴婢回去才好如实禀告,叫娘娘放心啊。”青果捡起那块满是泥土的排骨,端着汤朝沈宜安走过去。

  “王妃!”卿羽气得恨不能杀了青果。

  可是沈宜安却只是含笑接过了那块排骨,直接咬了一口。

  砂砾在她牙齿间咯吱作响。

  她喝了一口汤,把嘴里的东西都咽下,惨白着一张脸朝青果笑,“好了,你可以回去复命了。”

  青果见沈宜安如今只知道逆来顺受,也觉得欺负她没什么意思,甩袖离开。

  “王妃,您何苦这样作践自己啊......”卿羽哭着道。

  “作践?”沈宜安面无表情地继续吃着,“不吃不喝才叫作践自己。”

  “你过来。”沈宜安吃了两口,忽而抬头对卿羽道。

  卿羽带着几分疑惑走上前去,眼眶还是红的。

  沈宜安没什么力气,勉强探身,拉过了她的手。

  “嘶——”沈宜安抚上她被顾筱菀踩过的手指时,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沈宜安垂眸,从前,卿羽的手,也是十指纤纤。

  如今,却尽是冻疮和伤口,粗糙无比。

  “王妃,您别担心,奴婢没事的。”

  沈宜安吸了吸鼻子,泪水顺着眼角缓缓流下。

  她擦了擦眼睛,握紧卿羽未受伤的那只手,“卿羽,我要好好养着身体,我们还会有机会的,我们一定要逃出去。”

  “嗯!”卿羽也狠狠点头。

  之前看沈宜安绝望到要撞墙的时候,她也跟着揪心,不管怎么说,现在沈宜安总算是有了求生的期望了。

  是夜,在沈宜安的坚持下,卿羽将她扶到了院子里。

  失子之后受不得风,卿羽将所有剩下的衣服都裹在了她的身上。

  沈宜安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小小的坑,内里埋的是一双红色的小袜子。

  那是她亲手为她未出世的孩子缝的,只是,她却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孩子穿上这双袜子了。

  卿羽帮她填平了土,又插了一块小小的木片,算是立碑了。

  沈宜安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孩子,对不起。

  是娘亲没有能力保护你。

  但是你放心,今日之仇,娘亲一定会为你报的!

  最后一个头磕完,平地忽然起了风。

  乌云沉沉压了下来,挡住了全部的月光。

  大朵大朵的雪花从天而降,落在沈宜安的手上,却未化掉。

  “王妃,下雪了,快些进去吧。”卿羽担心她的身子,搀扶着她往里走。

  这屋子四处漏风,冷风直往人骨头里面钻,他们的炭火不多不说,点起来还十分呛人,卿羽只得把所有的被子都抱到了床上,又给她灌了个汤婆子,稍微能暖和一点。

  而这时候,顾筱菀所住的蔷薇院里,却暖和得好像春天一般。

  屋子里烧了十余个炭盆,用的都是上好的银丝炭,半点都不呛人,顾筱菀只着了一件薄薄的罗裙,捧着一碗汤药慢吞吞地喝,额上还出了一层浅浅的汗。

  楚和靖坐在一旁,怔怔地看着她手里的那碗药。

  那是他和沈宜安的孩子,是沈宜安的骨血。

  顾筱菀忽然抬起头来,一双眸子里似是含着春水,柔情万般,“王爷是不是心疼姐姐,觉得菀菀不好?菀菀也只是......只是想养好了身子,多留在王爷身边几年而已......”

  她泫然欲泣,柔若无骨的小手往旁边一搭,等着楚和靖握在手心里安慰。

  “怎么会,”楚和靖只当是没看见那只手一般,“本王早就说了,能救得你,是她的荣幸。”

章节在线阅读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冲冲冲! 火火火火火!

  • 耽美网友

    我,是,沙,发,?????开坑不告诉我揍你一万年。

  • 耽美网友

    大大加油!!

  • 耽美网友

    打call打call 加油!挺你

  • 耽美网友

    小姐姐有文社吗?我们文社现在在招新详细可以找社长聊聊3167596893

  • 耽美网友

    下章 魏无羡大杀四方 ,夕瑶也将回归

  • 耽美网友

    小雪你要的分割线,挑一个吧

  • 耽美网友

    更了??

  • 耽美网友

    哈哈,宝贝这么用心的长评肯定置顶啊。还有啊,铠皇没完结,只是因为被昭君牺牲的氛围感染心情有点沉重,所以皮了一下?要真这么完结了,粉丝不得打洗我。凌辰现在还不算是大佬,不过以后肯定会的。郁欢宝贝的文我看了,文笔很好,描写很到位,预祝郁欢宝贝大火?,mua~

  • 耽美网友

    跟着相思来催更

为您推荐

综合类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