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科幻穿越 → 追星逐月纪葱葱司马琛全文最新

追星逐月纪葱葱司马琛全文最新

追星逐月纪葱葱司马琛全文最新

沈画词

连载中免费

穿越古言漫画《追星逐月》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漫画改编自作者沈画词所著同名长篇小说,主角是纪葱葱司马琛,讲述的是:狂热追星女孩纪葱葱在演唱会上保存着一丝理智被不理智的粉丝挤下了高台,从而穿越古代,掉进了与偶像长得十分相似的司马琛怀里,从此在古代开启了一系列爆笑又甜蜜的故事…

486人气更新:2021/12/05

在线阅读

穿越古言漫画《追星逐月》正在火热连载中,该漫画改编自作者沈画词所著同名长篇小说,主角是纪葱葱司马琛,讲述的是:狂热追星女孩纪葱葱在演唱会上保存着一丝理智被不理智的粉丝挤下了高台,从而穿越古代,掉进了与偶像长得十分相似的司马琛怀里,从此在古代开启了一系列爆笑又甜蜜的故事…

免费阅读

  纪葱葱回到厢房,双腿发软,后背起了一层层汗。

  说不害怕是假的,她不敢想象,如果昨晚司马琛没有阻拦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脑海中浮现出停尸房的画面,阴森森的寒意从背后浮上来,她没出息的再次打了个冷颤。

  幸亏有司马琛,不然她早就凉凉了!

  纪葱葱抿了抿唇,头一回觉得,那臭男人好像不是很坏。

  不过,虽然他救了自己,但她心中的男神还是冰漪,这是无论如何不会改变的。

  靠着房门缓了会,纪葱葱扶着双腿,挪到床边坐下。

  逃跑是不可能逃跑的了,宫墙又高又厚,侍卫又凶又狠,为了保住小命,她最近还是安分点的好。

  纪葱葱身份卑微,又没有皇上宠幸,她不上蹿下跳,就属于完全被人遗忘的存在。

  对于其他有心争宠的美人来说,被冷落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但对于一心想跑路的她来说,越是没人注意,她越是满意。

  纪葱葱将进宫之后的事情,翻来覆去的想,深深的认为,宫斗游戏太难了,光是一言不合就处死,就吓得人心慌,她是坚决不能留在宫里的。

  可逃跑一事,实在凶险,目前她应该做的就是韬光养晦,观察大局,再从长计议……

  啊!

  事情太烦,令人头大,还是先玩会手机吧!

  纪葱葱窸窸窣窣的摸出手机,随即又是一阵绝望。

  没有WIFI生无可恋啊……

  她手指在屏幕上戳了几下,略感欣慰,还好还有单机游戏可以打发时间。

  纪葱葱玩的是一款益智的游戏,名叫消消乐,之前在朋友圈大火过一阵,她就是那会跟风下载的,后来玩过几次,觉得考验智商,就再也没点开过。现如今她的处境,有得玩就不错了,哪还敢要什么自行车啊……

  她长吁短叹,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

  没过多久,正玩的起劲之际,屏幕上忽然跳出来提醒:您的手机电量不足20%!

  “……”

  要不要这么虐,看在她穿越的份上,连手机都可劲的欺负她!

  纪葱葱心塞!

  她抱着手机亲了口,就差给它磕个头,希望能过支撑的久一点。

  正闭眼祈祷的时候,从院子里传来嘈杂的脚步声,紧跟着一道尖细的嗓音响起,“诸位美人请往前院集合!”

  好端端的去前院干嘛?

  不会是老色鬼皇帝要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纪葱葱心中警铃大作,她深吸口气,整理好衣衫,这才拉开房门,提步往前院而去。

  大院里共住了六位美人,除了她之外,还有隔壁上演过活春宫的两位美人,剩余几个,她都不熟悉。

  纪葱葱到了后,低眉顺眼很自觉的站到人群之后,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反倒是其余几位美人,叽叽喳喳,兴致勃勃的聊个不停。

  距离纪葱葱最近的,是两位活春宫的女主角,那二人容貌妩媚,身段窈窕,身上香气缭绕,熏的有点喘不过气。

  她悄悄向后退了几步,拉出点距离,却依然能够听到窃窃私语声。

  其中一个捂着嘴巴,笑的娇媚,她凑近道,“王美人,一定是皇上对你念念不忘,想要给你晋升名衔吧!”

  她语气带着试探,还有几分明显的嫉妒。

  王美人以手掩唇,得意洋洋的回,“那还用说嘛!肯定就是此事,皇上之前亲口答应你我的!”

  “肯定是!那妹妹就在此,提前恭喜姐姐了!”

  “就你嘴甜!”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的不亦乐乎,纪葱葱听的尴尬癌都犯了,只能嘴角抽抽,强忍笑意。

  日头渐渐升高,清晨的凉意退散,充沛的白光照下来,不多大会,额头上便渗出细密的汗。

  纪葱葱皱着眉头,四下看了眼,恰在此时,通报声响起,“魏姬夫人到!”

  魏姬夫人是谁?

  在场的美人面面相觑,其中有知道情况的,忙高声请安道,“夫人安好!”

  纪葱葱眼皮子活络,跟着请安过后,小心翼翼的看向门口,几个女婢款款而来,为一名女子开路。

  那女子身着一袭嫩黄长衫,发髻挽起,精致的五官一览无余,她相当年轻貌美,只不过气质薄凉,行走之间,自有一番威严,令人望而生畏,不感亵渎。

  纪葱葱悄悄问身边的人,“这位是……”

  “这你都不知道?”对方翻了个白眼,压低声音同她科普,“宫中没人娇娥众多,按照后宫规制,所有人归皇后管理。皇后管理妃嫔,妃嫔管理姬妾,姬妾就负责管教我们这些美人。我们这四个院子的美人,都归魏姬夫人管理!”

  原来如此。

  感情魏姬夫人,就是她顶头上司呗!

  纪葱葱默默的垂下睫毛,本以为是没人管的小白菜,只怕以后日子大概不太好过了。

  “咳咳!”

  正出神之际,大领导忽然发话了。

  魏姬夫人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只见立在她身后的小太监,缓缓上前,手上端着个托盘。

  所有人望过去,好奇不已,不知道装了什么好东西?

  “拿去给美人们比比。”魏姬夫人将众人表情看在眼里,依旧不动声色的吩咐,“前日晚上皇上说在月下遇到了一位脸蒙面纱的月下美人,令他心驰神往念念不忘,所以命画师画了画像,在各院寻找。”

  纳尼?

  纪葱葱惊的下巴往下掉,这么大张旗鼓的阵势,原来是在找她?

  不行不行不行,千万不能被找到,她可不想被那么猥琐的老皇帝看上啊!

  现在该怎么办!

  必须得想个办法蒙混过关!

  纪葱葱着急上火,像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的来回环顾。

  几个太监拿着画像,正挨个比对,马上就要轮到她了!

  怎么办怎么办佛祖救命啊!

  对了!

  纪葱葱灵光一闪,忽然有了主意。

  古代的画像应该画不到十足像,况且那晚的她,面纱又遮盖住了下半张脸,只要她努力改变眉眼的形状,说不定就可以蒙混过关!

  就这么干!

  纪葱葱打定主意后,仍然有些紧张,她手心都是汗,使劲往衣服上蹭了蹭。

  等几个太监到跟前时,反而平静下来。

  她努力让眼珠往一块凑,抬头时,漂亮的眼睛俨然成了斗鸡眼!

  太监们看她身段,认定是美人,哪想美人正脸如此醉人,当即吓得低呼出声。

  魏姬夫人见状,也吓的一咯噔,不悦的呵斥道,“这新来的丫头怎么是个对眼!”

  所有人都朝着纪葱葱看去,顷刻间,到处都是低低的哄笑声。

  一片嘈杂之中,清脆夸张的男声,格外突出。

  那人哈哈大笑,乐的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哈!这真是太好笑了!父皇的后宫真是滥竽充数,连这等丑女都能混进来,哈哈哈哈!父皇好生重口味!笑死我了!”

  纪葱葱只觉得声音耳熟,皱着眉头看过去。

  在西侧高高的院墙上,一名穿着明黄色长衫的美人,正稳稳的坐着,他捧腹大笑,画面动人。

  春风吹动柳树,树梢随风轻扬,夹杂着飘摇的柳絮,竟别有一番意境。

  纪葱葱无心欣赏美景,她感到相当震惊!

  怎么会是小哲!

  她正疑惑无解,却听魏姬夫人冷淡的声音,不轻不重的响起,“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

  人群中传出窃窃私语,与此同时,众人毫不犹豫的纷纷跟着行礼。

  “见过太子殿下!”

  司马哲笑的差不多了,逐渐收敛起笑意,一张俊美的小脸,因为紧绷,少了几分柔和,多出几分凛冽,倒是让纪葱葱觉得陌生。

  他眉眼清冷,不疾不徐悠悠扫过众人,口吻一改之前的天真无邪,缓慢又慵懒的说,“你们玩你们的,我玩我的,我的‘金皇后’丢了,出来找找,没成想遇见斗鸡眼,哈哈哈!太好笑了……”

  嘴上说着好笑,面上表情硬邦邦的。

  纪葱葱很难把眼前的小哲,和昨晚抱着她胳膊撒娇的那个小家伙联系起来。

  如果不是她确定昨晚不是梦,她甚至要怀疑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个小哲…居然是男的,居然还是当朝太子!

  有点厉害。

  她居然认识如此了不得的人物。

  纪葱葱刚要美滋滋,忽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昨晚一气之下,似乎对着太子吐槽了当朝皇帝。

  当时气火攻心,说的都不是好话,什么皇帝又老丑啦,什么昏庸不务正业之类的啦……

  救命!

  她是不是要完!

  纪葱葱悬着的心,又往上挪了几寸,她紧张兮兮的看向司马哲,对方从院墙上跳下来,几个太监小心翼翼的半跪着接住他,司马哲一身贵气,落地后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径自吩咐道,“拿笔来。”

  众人不知道这位小祖宗要干嘛,但都很清楚,他是皇帝皇后的心肝宝贝,不管要干嘛,照着吩咐做就是了。

  很快笔墨纸砚被送到跟前。

  司马哲执笔,又命人将画像铺开,他端详片刻后,优雅落笔,在画像的女子眼睛下,左右各点了两个黑痣。

  向来面无表情的魏姬夫人,见状嘴角微抽,踟躇着开口,“太子殿下,您这是……”

  “我看这院子里都是些庸脂俗粉,定然是没有画上的女子,父皇乃是九天上的真龙,微醺之时遇到的美人,想必是寻常见不到的仙女,众所周知,仙女不仅容貌昳丽,而且各有各的特色。刚才本太子在画上点了两笔,让画像女子显得更有特点,这样也更好找,魏姬夫人,您说是吧?”

  司马哲静静立在那里,平静的发问。

  他抽条的相当挺拔,颀长的身姿在春.光灿烂的院子里,略有几分单薄与纤瘦,但他微微上扬的眼角,和似笑非笑的唇线,让整个人看起来矜贵和高不可攀,哪怕有耳朵的都听出来,他刚才一顿言论,简直是胡说八道。

  “魏姬夫人?”得不到回应的司马哲,声音压低,再度沉沉发声。

  “是!”魏姬夫人福了福身子,“太子您说的是。这院子里没有仙女,咱们这就去下一个院子,美人们都回屋歇着吧,剩下所有人都跟我来。”

  魏姬夫人事情办得漂亮,眨眼之间,院落里只剩下纪葱葱和太子。

  她憋了许久,总算找到机会,气鼓鼓的走到司马哲跟前,用手指着他道,“你你你!你个骗子!”

  司马哲笑的天真懵懂,他轻描淡写将她的手推开,反而不明所以的问,“我怎么骗你了?”

  “你居然是个男人!”纪葱葱又道,“还是当朝太子!怪不得我逃不出去,之前你指引我离宫的地图,根本就是在耍我!”

  “姐姐!”司马哲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他冲她眨眨眼睛,“第一,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是女人了?我本来就是男人啊。第二,你没问我的身份,我总不能一见你就告诉你我是太子,那有装逼显摆的嫌疑。第三,那张图可不是假的哦,你没逃出去,那是自己本事不到家。”

  纪葱葱被对方一番话说的目瞪口呆。

  她以前是小看了司马哲,人家才是真正的绝地诡辩金牌选手啊!

  “那你现在又来干嘛?是不是还想整我?”纪葱葱换了个话题,警惕的问道。

  司马哲闻言,摆出一副受伤的表情,“我来看看你被抓了没有,没想到你命挺大的。”

  “呵呵。”纪葱葱咬牙,“你先前说的没错,你们父子都挺坏的,哼!”

  司马哲啧啧两声,他的手慢条斯理的整理长袖,赞同的点头道,“谁说不是呢!”

  “你!”

  他要是反驳的话,纪葱葱还能继续往下斗嘴,偏偏人家直接承认了,她先前想好的台词,全都没有了用武之地。

  阴险狡诈的小坏蛋!

  纪葱葱暗暗磨牙,就在这时,远处传来脚步声,她深吸口气,抬头望见一个小太监,匆匆赶来。

  “太子殿下!找到金皇后了!”

  司马哲一反刚才的严肃,再度变成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瞪圆了眼睛叫道,“快帮我抓住他!”

  他阔步往外走,没几步后,忽然顿住,向后转过身。

  纪葱葱蹙眉,“你干嘛?”

  “姐姐再见。”他咧唇笑道,见到她憨傻的小模样后,乐的轻笑出声,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

  居然被一个小孩子捉弄了!

  十几年来的奇耻大辱啊!

  纪葱葱对着司马哲离去的方向,又是吹胡子又是瞪眼睛,终于泄气一般,闷闷不乐的往回走。

  她心里明白,司马哲突然好巧不巧的出现,其实是帮了她。

  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出于什么心思,是觉得逗弄她好玩,还是又给她挖了什么陷阱……

  纪葱葱摇摇头,头一次觉得,小孩子心思沉,实在不是好事。

  算了算了,不想了。

  反正她躲过一劫,就是不知道哪位可怜人,会被当成月下美人。

  寻找月下仙女的事情,浩浩荡荡进行着。

  隔天中午,依照画像上的“特点”,西宫角院的柳芝美人,便成了柳姬。

  皇宫之中,有人须臾跌落泥土,也有人骤然平步青云。

  柳姬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事迹,被传得沸沸扬扬,在好长一阵子里,众人对此都议论纷纷。

  “那柳姬一定很美吧!”

  “一定是!”

  “都说是月下仙女,真想见见柳姬夫人!”

  “我看你见柳姬夫人是假,想见皇上才是真的吧!”

  “哎呀!姐姐你胡说什么呢!”

  “哪有胡说,姐妹们进宫为的不就是伺候皇上嘛!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吃饭的时候,一群美人叽叽喳喳的互相打趣调笑,话题除了艳羡柳姬美人,就是渴望被皇上临幸。

  纪葱葱自觉不是同类人,全程乖巧的低头吃饭不说话。

  她听着尺度越来越大的聊天内容,思绪却不由得飘到了那个晚上。

  当时正是深夜,皇帝根本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大张旗鼓的寻找美人,无非就是想找个漂亮的顺眼的。

  由此可见,先前的昏庸等结论,一点没错。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朝聊得热火朝天的女人们看过去,各个都花容月貌,哪想各个眼睛不太好使。

  锦朝皇帝又老又胖,有必要争着抢着侍寝的吗?

  反正她只要想想,就一阵恶心。

  皇上有了柳姬,着实厮混了许久,听说他日日夜夜待在柳姬那里,寻.欢作乐,把酒言欢,已经有多日没有上朝了。

  纪葱葱唏嘘之际,又暗暗感到庆幸。

  有柳姬哄着皇帝,他应该不会再寻找新的美人,那她就可以不用担心被挑去侍寝了。

  美滋滋。

  然而很快,纪葱葱就被打脸了。

  皇上和柳姬热恋阶段,眼里自然容不下他人,但过了热恋阶段,心浪的皇上不改喜新厌旧的本色,重新开始左拥右抱的奢靡生活。

  不得不说,做个千古大帝需要天赋,就连做个混吃等死的皇帝,同样需要天赋。

  锦朝的当朝皇帝,就是个难得一见的好料子,虽然是昏君,但人家昏的别树一帜,与众不同,就连和美人们嬉戏游乐的花样,都每天不带重复的,各有各的乐趣。

  纪葱葱靠在窗户边,见隔壁房的美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准备外出。

  她叫住美人,“姐姐,今天您们又玩什么啊?”

  那美人虽然不算倾国倾城,倒也有小家碧玉的精致,她回头笑着道,“皇上在捕蝴蝶呢!放出了一百只蝴蝶,说是蝴蝶落在谁身上,皇上就要临幸谁。”

  这玩法新鲜刺激牛逼啊!

  纪葱葱尴尬的笑着道,“那就不耽误姐姐了,祝姐姐一切顺利!”

  美人夸赞了她一句嘴甜,就迈着小碎步,拎起裙角匆匆跑远。

  纪葱葱无语,这样的种马,到底有什么好,一个个的前仆后继,勇气实在可嘉!

  身在皇宫之中,朝不保夕,别人有别人的追求,反正她只要不被皇帝玷污,一切事不关己,都高高挂起便是。

  纪葱葱穿越过来时,随身携带着包包,里面背了些常用的生活用品。

  她找出驱蚊水,对着房间各个窗户外就是一顿乱喷。

  “你在干嘛?”纪葱葱过于专注,以至于司马琛什么时候出现的,她都没有注意到。

  听见声音后,她抬头瞥过去,见到来人,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嘲讽道,“哟!小美人见过祈王殿下!”

  “……”司马琛听出她话音里的不悦,没有理会,只是看她手中东西,“这是什么?”

  纪葱葱看他满脸好奇的模样,被大大满足了虚荣心,她摇头晃脑,冲他挑眉,“想知道?”

  “想。”

  “知识可是有价的。王爷如此好学,就得看你有多少诚意了。”她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头来回搓着,暗示含义很明显。

  “……”司马琛无语,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子,再度刷新了他的认知。

  她居然同一个王爷,大言不惭的要钱?

  这什么骚操作?

  他嘴角抽了抽,仗着身高优势,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瓶子,扫了眼,口吻带着他自己不曾察觉的幸灾乐祸,“不告诉我,我就不还给你!”

  “你!”纪葱葱气结,她哪里想到,冰山脸会来这么一招,当即要伸手去夺,哪知道她动作太大,身子越过窗户,差点向下灾区,司马琛眼疾手快,一把捞过她,女人的小脸撞上了他的胸膛,二人都是一愣。

  男性的气息瞬间萦绕在鼻尖,清冽而霸道,一如他这个人。

  纪葱葱没来由的红了脸,哪怕她对司马琛并没有任何旖旎的想法。

  到底是和男人的亲密接触……

  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忙一把推开他,撑着窗台,站直了身子,又赶紧抓回来驱蚊水,随后砰的一声,关上窗户。

  司马琛摸了摸鼻子。

  “驱蚊水不仅能驱蚊,还能驱赶各种昆虫!你赶紧走吧!”小女人的声音从里面闷闷传来,听在耳朵里,似乎是在害羞?

  这个认知,让司马琛没来由的心情好,只觉得这个女人,好像和别的都不太一样。

  她似乎更大胆,更有趣,更令他感兴趣。

  不然他不会,莫名其妙走到这里,看到了她,又莫名其妙的上来和她说话。

  有趣,当真有趣。

  司马琛笑着摇摇头走远了,房间里的纪葱葱却在上上下下吐槽。

  一会吐槽司马琛是个浪荡男人,一会又想到同出一根的皇帝。

  这皇帝忒会玩了,这么玩下去,早晚会王国,不过眼下这个朝代,真的跟历史上的晋朝很像。

  印象里西晋很短暂,好像是十年左右亡国的吧?

  纪葱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压根不知道,自己托驱蚊水的福,又躲过一劫。

  皇上整天玩的昏天黑地,她乐的清闲,呆在小屋子里,就是一片天地。

  只是一个人待久了,到底觉得无聊乏味。

  好在这天清晨刚过,日头冉冉升起,挂在东边的半空上,魏姬美人款款而来,带了一个消息。

  她依旧表情寡淡,例行公事般的传达道,“皇上要给祈王殿下举行凯旋庆功会,会邀请诸多王孙公候来朝庆贺,宫中杂役忙不过来,你们这些没有被皇上临幸过的美人就帮忙干一些轻活吧!”

  找点活干省的无聊,顺便可以熟悉熟悉宫中地形,方便做逃跑计划,纪葱葱暗暗的想着,同众人一道福身子,回答称是。

  未被临幸的美人分成好几队,每一队都在等待被分配工作任务。

  管事太监声音极细,做事倒是井井有条,工作任务分配的很快,直到要派人送彩带,才遇到小问题。

  彩带是用来装饰树木的,一个托盘上共有十六卷,重量方面,对于女人来说,略微吃力,所以没人应声。

  管事太监略有些不悦,再度重复问,“谁去将这些装饰树木的彩带拿去东宫巷?”

  东宫?

  纪葱葱灵光一闪,积极的举手,毛遂自荐道,“我去我去!”

  她记得不太清楚,只隐约记得,出逃那日好像就是经过那条巷子找到的废弃冷宫……

  不管怎么样,去看看,先熟悉下地形!

  纪葱葱将送彩带的活揽到身上,因为太监公公催的紧,她即刻就上路了。

  春日的皇宫,景色宜人,阳光温和而不灼烫,洒在人身上,无比舒服,拂面而过的风,吹绿了入目可见的花草树木,青葱嫩绿的枝芽,充满了新生的力量和喜悦。

  纪葱葱看见水面波纹潋滟,映照下的光像是夺人眼球的碎金,好看的挪不开双眼。

  她看得入迷,视线一路追随,向着远处看,忽然,她顿住了目光。

  前面那个人,是姜伯候。

  虽然明知道不是她钦慕的爱豆,纪葱葱还是没出息的感到紧张。

  握着托盘的手,逐渐用力,她深吸口气,看着姜憧越来越近,下意识的挺直了腰身。

  “姜……”

  话刚开口就卡在喉咙里,姜憧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阔步越过她,冲着她身后叫道,“璇宝!”

  “……”

  纪葱葱心塞,他好像不记得自己了。

  “璇宝!”

  “越人,可等到你来了!”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直钻进她耳膜,纪葱葱缓慢的转过身,顿时惊住——

  两个大男人居然用如此亲密的姿势?

  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沙发!傻妞快夸我!

  • 耽美网友

    还可以继续加油

  • 耽美网友

    注意啦,有位也写佣空的作者大大,发福利了: 西米露作者的宣传时间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虽然有很多人说的话我听不懂……ky什么的,不懂 那么,有木有和西米露一样是浙江省宁波市奉化的? 可能这种几率非常的小…… 通告1:十月一号国庆节放假,想出去蹦迪……有木有人陪我一起去哇~表示想和读者小可爱们见面。要求在上面,是要浙江省宁波市奉化的嗷,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那么……如果是初三及以上的小可爱,很···

  • 耽美网友

    今天已双更

  • 耽美网友

    老夫掐指一算,此文不久后焚音自会登场

  • 耽美网友

    接着更

  • 耽美网友

    作者大大我给你送花你再更一篇呗

  • 耽美网友

    我靠,哎!

  • 耽美网友

    作者你写的是什么小说?我有点看不懂。

  • 耽美网友

    谢谢小可爱们的??,一定要记得收藏哦。

为您推荐

科幻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