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尽在耽美小说网!耽美小说网手机版

耽美小说网综合类型 → 联姻承流无广告全文最新

联姻承流无广告全文最新

联姻承流无广告全文最新

承流

连载中免费

《联姻》是承流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嘉陵郡主林映晚生的貌美多姿,只可惜是个命苦的,父母早逝,绝代姿容被当做筹码,送入京城联姻,一时之间京中高门子弟求娶无数,对此林晚晚很是头疼,面对向自己求亲的王孙贵胄,林映晚不明白,自己何时招惹的他们?

446人气更新:2021/11/23

在线阅读

《联姻》是承流所著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嘉陵郡主林映晚生的貌美多姿,只可惜是个命苦的,父母早逝,绝代姿容被当做筹码,送入京城联姻,一时之间京中高门子弟求娶无数,对此林晚晚很是头疼,面对向自己求亲的王孙贵胄,林映晚不明白,自己何时招惹的他们?

免费阅读

  “这位郡主气派也忒大了些,让咱们大家等许久都不见人影,拿咱们当什么人呐?”

  “长公主消消气儿,消消气儿,可不值得生气。”

  “不止长公主生气呢,谁人能不气恼,咱们巴巴等了大半晌,结果人还是没到,真是……”说话的妇人冷哼一声,“有其母必有其女!”

  “人死如灯灭,把人家过世的父母拿出来嚼舌根怕是不太好。”

  “安王妃说的是,她爹娘早八百年就死了,不过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可不值得生气。”

  “行了,都别吵吵了,陛下要我们等着她进京入宫,让有心人听去,以为我们对陛下不满……”

  “我们可没这个意思,安王妃别瞎说。”明淑长公主扬头,笑着摸自己的指甲,“那位郡主不过是个异姓王府的女儿,却要我们一群宗室贵妇等着她,我还不能说说了?我好歹也是长公主,一大早巴巴等个小辈儿,抱怨两句怎么了?”

  “抱怨归抱怨,拿人家过世的父母说话像什么样子!”安王妃怒道,“都是读书知礼的人,何至于说话这般难听!”

  “我说话难听?”明淑长公主亦发了怒,重复道,“我说话难听?真真好笑,陛下派我儿子去接这个克父克母的女人进京,我说话难听怎么了?我还不能心疼我儿子了?”

  “你心疼你儿子,难不成过世的嘉陵王夫妇不会心疼女儿?”安王妃不甘示弱,“就你儿子是爹生父母养的,旁人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再者说,此次前去嘉陵的也不独有骠骑将军一人,太子殿下亲自前往都没说什么,你儿子比太子殿下还尊贵吗?”

  明淑长公主争辩不过,咬牙道:“安王妃为她说话,处处维护,莫不是心里头还惦记着……”

  “惦记着什么?”安王妃站起身,冷冷盯着她,“我身正不怕影子歪,长公主把话给我说清楚,平白无故侮人清白,真有一国公主的风范!”

  “我配不上做公主,独她云皎月配得上,可惜不先去护国寺算算自己有没有这个福气,压不住的福分可不是一早就丢了性命。”

  “都住口!”上头终于传来一个声音,面色苍白如纸的妇人在金黄凤袍的映衬下更显得病弱不堪,“都给本宫坐下,不得胡闹。”

  “是。”明淑长公主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地坐下,嘴里尚且嘟囔着难听的话。

  过了好大一会儿子,门外匆匆忙忙跑进来一个小太监,跪在正中。

  “皇后娘娘,嘉陵郡主到,在殿外请见。”

  “宣。”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转到门口。

  只见得汉白玉石的台阶上缓步走上来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子,遥遥望去只可见她纤腰一把,袅袅婷婷。

  走的近了,她衣衫上的花纹都一清二楚,精致秀丽的衣裳却被容颜压的黯淡无光。

  那张脸不足以用言语来形容,如花似月,花月又不及她灵动绝艳。

  满室寂静。

  林映晚缓步走进大殿,衣袖中的手紧紧攥成拳头,在大殿中央三跪九叩:“嘉陵郡主林氏映晚,拜见皇后娘娘。”

  她一出声,才唤回众人的思绪,柔软的声音里有嘉陵当地的口音,软绵绵的,如同二月春草,让人心生柔软。

  皇后轻咳几声,温和道:“免礼吧。”

  映晚从地上站起身,低头盯着脚下光滑的地板,抿紧唇,似乎将头低下去就能忽视四周不善的目光。

  这座宫城里汇聚全天下最尊贵的人物,妃嫔公主命妇们,衣香鬓影,珠光流溢。她们享受着全天下最好的衣食住行,也拥有全天下最不善良的心。

  映晚知道,这些人都在等着看自己的笑话。

  从嘉陵到皇城,名为郡主,实乃为质。

  更何况自己为联姻而来,这些妇人只怕更加看自己不顺眼,毕竟……谁都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娶一个没有任何助力的女子。

  映晚深吸一口气,找回些许力气稳住身形,周围如同针扎的目光全然被她忽视,只听得皇后开口:“给郡主赐座。”

  皇家的宫女训练有素,不会当着主子的面儿做出不雅的举动,可是当引着她走向自己的座位时,映晚清清楚楚看见对方眼中的不以为意。

  那是一种,蔑视。

  被一个宫女蔑视,对贵族女子而言,没有更加屈辱的事情了。

  映晚紧紧握着拳头,压下心中的恼怒,乖顺地坐下。

  这个宫女没有做不规矩的事情,哪怕闹起来也是自己不占理,初来乍到,她没有这个资格去闹腾,哪怕真的闹了,也没用。

  从叔叔答应送自己入京联姻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将所有的路都堵死了。

  她只是嘉陵留在京城的人质。

  认清楚这一点,才能好好活下去。

  映晚压下心头的怒火和委屈,低声向皇后谢恩,“臣女多谢皇后娘娘隆恩。”

  皇后温声与她搭话:“郡主多大了?属什么的?”

  映晚乖巧地扬起笑脸,天真烂漫:“回皇后娘娘,臣女今年十六,属羊的。”

  “跟我们小六一般大,他六月生的,你是几月?”

  映晚心头一跳,不敢耽误皇后的问题,“臣女是八月的生辰。”

  她心里已经有些惊慌了。她入京的名头便是联姻,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嘉陵郡主未来的夫婿会是某位宗室子弟,可这位六皇子……

  映晚下意识咬唇。

  皇后的话不可能是平白无故说的,将她和六皇子联系在一处,定是有想法。

  可这位六皇子的名声在全天下都极响亮。溜猫逗狗的头一号人物,小小年纪不学好,逛遍京城的花街柳巷,乃至于每当叔父教训堂兄弟的时候都被婶婶拉出来当借口。

  如果联姻的对象是这位,那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映晚这一下子是真的慌起来了。

  皇后笑了笑,温柔道:“八月好,秋天生的孩子漂亮,怪不得郡主一幅好样貌。”

  她转头看向明淑长公主,微微一笑:“长公主觉着,这孩子好不好?”

  明淑长公主听皇后的话头,连忙接上去,“郡主好样貌,咱们小六也是好样貌,都是好孩子,皇后娘娘可不许厚此薄彼,对两个孩子不一样。”

  能把林映晚甩给六皇子,自然是皆大欢喜的,明淑长公主巴不得多说几句天作之合的好话。

  毕竟最开始皇帝钦点她儿子去接人,大家都觉着联姻的对象八成就是他,结果喜从天降,竟是要给六皇子拉郎。这简直是天大的喜讯,反正和纨绔的六皇子天作之合,也算不得是夸赞。

  映晚捏着衣袖,默默咬紧牙齿。

  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很差劲儿,憋屈的难受。

  若被嫁给那位六皇子,两人相安无事只当对方不存在也就罢了,只是……怎么可能呢?

  透过酒盏中清透的液体看见自己的容颜,映晚唇角扯起一抹苦笑,小时候人人都说嘉陵郡主容色绝姝,将来有大福气,长大后才晓得,绝色容颜并不是件好事儿。

  若自己貌若无盐,现如今哪儿至于前途渺茫?

  映晚垂眸,听着皇后继续说话,“陛下昨儿跟本宫说,郡主一个人上京来,可怜巴巴的,京中的府邸太久没住人,只怕奴才们欺负她,要本宫留她住在宫里。”

  明淑长公主掩唇一笑:“陛下和娘娘宽厚,留郡主住在宫中,郡主安稳,更省的咱们忧心,可不就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儿。”

  两个人一唱一和,极快地就将她给安排的明明白白。

  映晚很想拒绝。住在宫中她没有任何资格拒绝六皇子靠近,也没资格拒绝皇帝皇后的安排,连借口都不能找,只能按部就班顺从他们的安排。

  可是她不能拒绝。

  皇后看上去病弱不堪,可进殿之后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足以证明,她并没有表面上这般柔弱无害。

  映晚闭了闭眼睛,腼腆笑道:“皇后娘娘折煞臣女了,臣女卑微,多谢娘娘隆恩。”

  皇后很满意她的识趣,笑着嘱咐一侧的女官:“将绛芙轩收拾出来给郡主住,记清楚了,不许怠慢郡主!”

  映晚相信她是真心实意不让人怠慢自己的,可也是真心实意要将自己嫁给六皇子的。

  人啊,就是这样子,只要不伤到自己的利益,都可以做个好人,一旦触犯了他,个个都青面獠牙宛若厉鬼。

  自从父母去世后,映晚对此感受深刻。

  她顿了顿,笑容天真:“多谢皇后娘娘照顾我,我一个人进京害怕极了,没想到大家都这般和善。”

  “嗤--”

  映晚好似听不见人群中的嗤笑,感受不到众人的恶意,抬眸浅笑着,艳丽绝伦的脸天真的好似婴孩儿。

  “好孩子,你乖乖的,本宫就疼你。”皇后温声道,“本宫喜欢漂亮姑娘,这满京城的女儿家,谁都比不得你。”

  映晚心里苦笑,皇后一句话就把全京城的贵族千金给得罪了个遍,恐怕在座的公主郡主们都要将她视作眼中钉肉中刺,除了乖乖听话,不给她半点儿活路了。

  她羞涩一笑:“臣女说句不好意思的,我以往也觉着自己好看,直到今儿见了在座的诸位。”

  “个个气度高华,着实非我能比。”映晚眨巴着眼睛看皇后,“皇后娘娘见我初来乍到心疼我,我先谢过娘娘。”

  明淑长公主笑起来,夹枪带棒地来了句:“郡主可真是好口才!”

  “长公主,人家郡主好好的夸你,你干什么呢?”安王妃道,“我觉着郡主极好,年轻漂亮,比我家那几个丫头强多了。”

  她身后坐着安王府几个女儿,这会儿齐齐抬头看向映晚,□□味儿刹那间弥漫整个大殿。

  明淑长公主安闲地摘下自己手上的护甲,慢悠悠道:“安王妃这话,你们能忍,我却是不行,我们沈家是皇族,姑娘们个个都是掌心里的宝贝儿,天底下再没比她们好的,什么猫儿狗儿都能强她们一头不成?”

  映晚抬起头,衣衫包裹下的身体气的颤抖。

  猫儿狗儿……

  这四个字带来的侮辱意味,简直令人无法容忍。

  若换在她父母俱全的时候,早就与明淑长公主争吵起来了,可现在却只能忍,完全忍下去。

  在京城孤身一人,无亲无故,远在嘉陵的叔叔婶婶更不会为她出头,若今儿跟这位长公主吵起来,吃亏的还是自己。

  映晚深吸几口气,却还是无法心平气和与她讲话,只低下头不言语便罢了。

  情势不如人,忍一时风平浪静。

  可不想明淑长公主却不肯放过她,笑吟吟地问:“郡主该不会真觉得……自己比安王府的郡主要强吧?”

  映晚着实不明白,她几时得罪了明淑长公主,让她一遍又一遍羞辱自己?

  难道前生是自个儿刨了她的坟?

  映晚沉默片刻,垂眸道:“我不过区区一个异姓王府的郡主,又无父无母的,哪儿比得上在座诸位的教养。”

  紧盯着明淑长公主,映晚亦干脆破罐子破摔了,笑吟吟道:“长公主气度高华,风华绝代,一言一行皆是天下表率,映晚着实比不上呢?”

  不就是比谁更加阴阳怪气吗?

  难不成我还会输给你吗?

  映晚笑吟吟地看着她,柔声道:“映晚日后定当以长公主为表率,尽心竭力向长公主学习。”

  一退再退,反而让明淑长公主越发咄咄逼人,早就听闻这位长公主骄横跋扈,为人泼辣,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映晚忽然就不怕了,说一千道一万,长公主也只是公主,不是皇帝,一个坏脾气的女人能做什么呢?

  自从进了这个大殿的门,映晚就一幅逆来顺受的小媳妇儿样,活脱脱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下子忽然阴阳怪气地开口,竟然惊呆了众人。

  明淑长公主更是一愣,指着她顿了半晌,才恼羞成怒道:“谁稀罕你学习?”

  映晚故作天真道:“方才长公主问话,我还以为长公主是要教导我,原来竟是我自作多情?”

  她就差直说明淑长公主不看自个儿的教养品行,就没脸没皮教训别人了。一句话说完,把明淑长公主气的脸色都变了。

  “你什么意思?”明淑长公主霎时翻脸,怒火冲冲地盯着映晚,“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跟我叫嚣?”

  映晚抿唇,歪头一笑,眸子里便闪烁了万颗星辰,“我几时与长公主叫嚣了?”

  明淑长公主还欲说话,皇后忽然咳嗽两声,这轻咳声在殿内并不起眼,却使得满屋子都安静下来。

  皇后好似没看见下头的争端,不以为意地偏头看向身侧的钟漏,“时辰到了,本宫要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你们自己走动吧。”

  她又招呼映晚:“好孩子,随本宫一同去慈寿宫,给太后看看你。”

  明淑长公主跟着站起身,“皇后娘娘稍候,我也准备去给母后请安,不如一同吧?”

  映晚恭敬地行礼,软声道:“臣女遵命。”

  明淑长公主瞪她一眼,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胸有成竹地跟着皇后朝外走,看映晚时的眼神越发轻蔑。

  映晚默默跟着。

  太后……

  她无声叹息,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太后走到今日这一步,应当在不至于和自己一个小姑娘过不去。

  映晚安慰自己。

  慈寿宫离皇后的宫殿不远,几人走了半刻钟就看见了宫门,见着皇后和明淑长公主,慈寿宫门口的太监连忙跪下行礼,“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摇着扇子,声音温婉:“今儿嘉陵王府的郡主进京,本宫带着给太后请安,你去通报吧。”

  那小太监却犹豫片刻,低声道:“皇后娘娘,太子殿下在呢……”

  似乎是非常为难。

  清晰可见,皇后的脸色僵硬了一下,一直温婉柔和的笑容也差点儿绷不住。

  映晚想起这一路上那位皇太子殿下冷冰冰的脸,很是理解皇后的反应。对上那样一座冰山,谁能面不改色呢?

  毕竟……皇后并未太子的母亲,元后之子和继后是天生的仇敌。

  “既然太子在这儿,那本宫待会儿再来就是,别打扰太后娘娘和太子共聚天伦。”皇后顿了顿,依然温婉如玉,“不必说本宫来过。”

  “皇后娘娘留步。”从二门处转出来一个老嬷嬷,“太后娘娘传您进去。”

  “可……”皇后犹豫不决,“怕是不太好?”

  “太子殿下亦同意了的。”那嬷嬷只微微一笑,“皇后娘娘请吧。”

  被逼无奈,皇后只得道:“进去吧。”

  语气也淡了些。

  皇帝是给孝顺的儿子,慈寿宫的摆设装置比皇后的清宁宫不知好了多少倍,处处都是珍宝,一脚下去就能踩碎千金,映晚有些拘谨。

  转过一道屏风,进了内室,映晚还未来得及低头,便对上一双冷冰冰的眼睛。

  那双眼睛她太熟悉了,从嘉陵到京城这一路上,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天天都能看见,每次都被冻的心惊胆颤。

  她看见那人从座位上站起身,不咸不淡地行礼:“皇后娘娘,姑母。”

  语气平平,没有起伏,没有波澜。

  皇后和明淑长公主对太后行了礼,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映晚身上。她头一次见太后,本就应当行大礼,映晚心里没什么感觉,自觉地跪在地上,三跪九叩,“臣女拜见太后。”

  太后上下打量她一番,好久道:“你和你母亲生的很像。”

  却不说叫她起来,只端了杯茶放在手里慢慢晃着,茶雾氤氲中,妇人的脸模糊隐约,映晚背后出了一层冷汗。

  不知为何,她心慌的厉害。方才在大殿上面对那么多恶意的目光,她都没有丝毫惊慌,这会儿却有种全身上下都被看透的感觉。

  男人的声音淡淡的,喊一声:“皇祖母。”

  太后叹口气,低头看着映晚,“你起来吧。”

  “谢太后娘娘。”映晚起身,乖乖站在一旁,一个字都不敢说。

  皇太后和明淑长公主是亲生的母女,段位却差了十万八千里,她若知道太后如此高深莫测,刚才就不该与明淑长公主争执。

  实在是下下策。

  映晚的头越发低了。

  行完礼,太后眼里就像没这几个人似的,又拉着太子的手嘘寒问暖:“这一路回来,瘦了不少,你父皇真是……”

  “母后,我们家文舟也辛苦,您就不关心他吗?”明淑长公主蹭在母亲身边撒娇,“他哪儿吃过这种苦头,现在也没个人心疼?”

  “你是他母亲,你都不顾着回去看他,还指望谁呢?”太后转头看自己的女儿,一针见血道,“我问你,你来我这儿做什么?”

  明淑长公主哼了一声,“母后你不疼我了,每次阿阑在这儿你眼里就没我,女儿要伤心了。”

  “你多大岁数,还跟阿阑争宠?”太后眼里慢慢染上笑意,可见对女儿的撒娇十分受用,甚至温柔的拉过她的手,“你啊,回去看看文舟,别闹了。”

  “母后……”

  “听话!”太后瞪她一眼,“别的事情,哀家自有计较。”

  明淑长公主被迫站起身,不高兴地嗯了一声:“女儿告退。”

  映晚看的很是羡慕,身处皇家贵族,场面话谁都会说,一个赛一个说的漂亮,可若说有人能直言你的不对,处处提点你,才是真的为你好。

  从父母去世后,她身边再也没有这样的人。

  而明淑长公主这把年纪,还有母亲能够给她撒娇,教她为人处世,当真是极为幸运的。

  映晚眨眨眼睛,太后的目光却转过来,先看看皇后,又看看映晚,淡声道:“赐座。”

  她终于分了些眼神过来,上下打量着映晚,问:“你今年几岁了?”

  “臣女今年十六,属羊的。”映晚连忙回答。

  “十六……”太后顿了顿,侧头瞧了太子一眼,“是个齐整孩子,你可读过书?”

  “臣女在家里随着兄弟们上学。”映晚声音不高,越发显得温柔乖巧,“认得几个字罢了。”

  “不必过谦。”太后淡声道,“读书识字是好事儿,皇家不兴女子无才便是德那套,你别被那些闲话忽悠瘸了。”

  字字句句,倒是真心话。

  映晚眼眶微酸,“是。”

  太后看上去冷冷的,不怎么搭理她,可说出的话却发自真心为她好,没有刻意害她,更不曾流露出敌意。

  这样,就足以令她感动了。

  太后瞧着她,忽然笑了,没头没尾说了句:“还是个小丫头呢。”

  皇后坐在那儿一直没说话,闻言接了一句:“才十六,可不就是小孩子?”

  “皇后今儿看着气色不错。”太后淡淡寒暄,“老二呢,怎么不见他过来?”

  “阿桓在御书房替陛下分忧,不敢随意走动,还望太后娘娘恕罪。”皇后柔声道,“阿桓不比太子殿下能力卓绝,能办大事儿,只能尽心竭力罢了。”

  “阿桓是不如阿阑。”太后不理会她话里的机锋,随口道,又将目光转向太子,“阿阑最近瘦了许多,你嘱咐内务府给他送些好的补品,若有不好的给哀家看见,定不轻饶。”

  皇后勉力扯了扯唇角,柔声道:“臣妾明白。”

  太后总将她当作管家奶娘般的存在,除了给太子送东西,再也想不起来她。

  皇后也是个人物,斗不过太后,便笑着看向太子,问他:“太子可还有什么需要的,尽可与本宫讲。”

  按照太子往常的性格,定不会理会她,如此太后也就无话可说了。这一招皇后每次都用,百试百灵。

  说完这话,她便老神在在地坐着,笑容完美无瑕。

  “南海珍珠。”太子淡淡说了四个字。

  虽然只有四个字,却让皇后的表情龟裂。

  果不其然,太子的四个字,很快就被太后发散成一大段,“说起这个哀家想起来了,前些时候南海进贡了好些珍珠,既然阿阑想要,全送去东宫就是。”

  “是……”皇后憋屈应了。

  太后又将皇后和映晚弃之不顾,问起太子:“你要那珠子干什么?”

  “烧。”太子面不改色地说出这个足以令人觉着天怒人怨的字。

  烧?

  映晚惊呆了,不禁诧异的抬头看着他。

  对皇室贵族而言,那南海珍珠算不上特别珍贵,但也绝非能轻易弃之不用的东西。烧掉……就是皇帝恐怕都没这般奢侈。

  就连太后也愣了,惊愕地看着他,却还是道:“烧就烧,你喜欢干嘛就干嘛,随便烧,没了哀家再给你找。”

  映晚就很想知道,太后为何不问他为何要烧珍珠?就不觉着奇怪吗?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耽美网友

    嘻嘻嘻更新更新

  • 耽美网友

    余光满满都是你,亿万星辰不及你 学姐是一个超级宝藏的女孩纸,也是一个非常温柔(沙雕)的女孩纸,她真的好阔耐的,总是喜欢在自己圈名里面加生僻字然后有的字我还不认识(好尴尬),有一次我把我在揽星的群名片改成“宝藏肆易爱亓亓”她就次醋惹。hhhg,还不让我撩小姐姐,其实我们俩是同学,我以前和学姐关系没有现在辣么好,就一直以为她是个超级高冷的女孩纸,没想到关系好了以后她实力打我的脸。现在毕业惹以后我们俩的···

  • 耽美网友

    求收藏评论花花~

  • 耽美网友

    我来了,我来了,我踩着七彩祥云来了,给阿馨比个大爱心❤加油冲!!!

  • 耽美网友

    很棒哦

  • 耽美网友

    喜羊羊又退回以前的腹黑性格了…??

  • 耽美网友

    打call!!!打call!!!

  • 耽美网友

    打call啊啊啊啊啊,仙女我爱宁

  • 耽美网友

    姐妹们赶紧来报道喽!

  • 耽美网友

    谢谢!后面一定会更好看的!

为您推荐

综合类型小说排行

人气榜